第四章 脱身

    早餐时的饭桌上多了三位十七八岁,可能是爷爷请的农家乐的服务员的美女,三个都是清一色的浓妆艳抹。深蓝色的眼影,脸上的粉几乎抹得看不到血色,不知道是否是为了掩饰那些小小暇弊。但那种冷漠还是显露无遗。

    不过,那火爆的材和高耸的脯,还是能令人遐想。虽然在城市,见过数不清的美女,而且还有个尤物般的女朋友的骆晓宾还是忍不住又瞄了几眼,只是是那三束仿佛在说‘都是你这个懒猪,害得我们现在才吃成早餐’的目光让骆晓宾很不舒服。

    不舒服归不舒服,美女还得照样看。因为他对美女一直都坚持‘宁可错过,不可放过’的作风。‘女人这种生物就是供男人欣赏的’,骆晓宾心里如是想着。不过,他的这种想法很快就被对方传来的:‘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还看?还看老娘就吃了你’的眼神所秒杀,吓得他赶紧低头扒饭。

    只是骆晓宾在心里暗骂了千百回:“老子见过大的美女多了,你们仨这也不过是还过得去而已,哼!抹的像个妖精,还那么凶巴巴的。你们仨不改你们的凶相,以后连人都嫁不出去。嘿嘿”想到此处,他心大为舒畅。

    “宾宾,你怎么啦?”爷爷见骆晓宾像中了邪似的,大为担心,还把手伸到他额头上摸摸有没发烧。当然,老两口只顾吃饭,根本就没注意几个年轻人的小动作。

    “我····我···我没什么呀”骆晓宾看着爷爷一脸担心之色,才想起自己刚才笑出声音了,不免有些尴尬。

    “你傻笑不说,碗都空了,还在那儿使劲扒,还说没什么。”脸上露出一幅不知是哭、是笑还是焦虑,反正是啼笑皆非,难看极了的表

    “啊···”骆晓宾低头一看,自己碗里的饭不知何时就吃光了,看着几个美女笑的前俯后仰,脸上乐开了花,仿佛是在嘲笑:小子,跟我们斗,你还差远了!骆晓宾就更加尴尬了,赶紧红着脸往厨房跑去。

    “的,我的‘探金计划’还没开始实施呢,就遇到这么尴尬的事。都怪那仨妞,看老子以后怎么收拾你们。”骆晓宾想起三个美女那笑得前俯后仰的样子,是越想越气。

    晚饭过后,爷爷像往常一样到书房看书去了。骆晓宾则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拿起电视遥控器,搜索了一个他最喜欢的旅游探险节目,津津有味地看着。就在他即将进入忘我境界的时候,画面突然一改,换成了一副儿童不宜的韩剧画面。

    “他···”骆晓宾正准备大发雷霆,可看见拿遥控器的是三位美女中的一位,硬是把‘妈的’两个字收了回去,‘噌’一下就坐了起来“嘿嘿,美女你一个人?她们两个呢?”

    “关你什么事?”美女一如既往的冷漠。

    “关心关心嘛。你们来这里多久了。”骆晓宾也不生气,反而把体往拢靠了靠,脑袋伸得像长颈鹿,眼睛死死盯住那两座山峰。

    “请把你的狼眼收起来,要不然我就你爷爷去。”美女对骆晓宾的猥琐大为光火。

    这招还真管用,骆晓宾立马就收起了色狼眼神,倒不是他怕爷爷骂,而是不想破坏自己好不容易在他们心中建立的乖乖男形象。

    “妈的,这女人吃火药了?要不然就是昨晚哪个客人逗得她内分泌失调了!”正在他暗骂不已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唱起了‘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

    “喂,绍祺,什么事啊?”他麻利地掏出手机并按下了接听键。

    “你要老子怎么说啊?”

    呵!这对方也真够奇怪的,打电话过来,还要问别人该怎么说。不过,骆晓宾倒是没有表现出感到奇怪的样子,而是反问“你说呢?”

    “喔!今天,我有一哥们的女朋友过生,要我们去给他撑场面,你快回来。”

    “知道了,我马上就赶回来。”骆晓宾挂掉电话就急匆匆地跑往书房找他爷爷。

    “爷爷,我有一朋友过生,要我过去,我就先回去了,过两天再来陪你。好吗?”骆晓宾对正聚精会神看书的爷爷说道。

    “什么?呃···朋友过生啊,嗯,那是得去···”爷爷对骆晓宾的没有礼貌并没有生气。

    “那我就先走了,爷爷”。骆晓宾说完就准备离开。

    “慢,我昨天怎么没听你说过?你小子是不是耍滑头呀?”爷爷站起来叫住了骆晓宾。

    骆晓宾只差没吐血当场,一脸委屈地说道:“爷爷,我耍什么滑头呀?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刚才阿祺打电话过来说的,再说,我怎么敢在你面前耍滑头呢!”

    “嘿,是吗?那可很难说,你小子肚子里的鬼主意多着呢,这我是知道的。”爷爷摆出一副就不放你走,你能奈我何的表

    ‘你这老头子,老顽固,讲点义气好不好,我鄙视你丫的’骆晓宾在心里已经用这话骂了好几遍了,不过,这大不敬的话是不能说出口的。还得尽量扮委屈“爷爷,真是我朋友过生,我没骗你!真的!我刚才接电话,那个美女也听见了,不信,你问她。”

    “既然是这样,那我就陪你一起回去,我要安安全全地把你交到你爸边,免得你偷偷溜去找金鸡庙。”

    爷爷那表绝对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比董存瑞炸碉堡时的表还要豪迈。彻底令骆晓宾无语。

    先答应你吧,要不然,恐怕自己的‘探金计划’就要落空了,反正你们不可能二十四小时守在我边吧,骆晓宾如是地想着,点了点头,装出一脸高兴的样子:“好吧”。

重要声明:小说《死亡探险之探秘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