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老家

    大山,绵延不绝,峰峦迭嶂,到处郁郁葱葱。那远处的山峰顶上终年雾气缭绕,朦胧中给人一种仙境般的感觉,一条条清澈的溪流就似大山的血脉隐藏在大树林中,那潺潺的流水声像是人体的脉动。总之,它就是给人无限的遐想···

    如果说它宛如久居闺中的少女一点也不为过,恬静,幽美,高雅而又略带几分羞涩!

    而与它相对应的另一座山却是截然不同的面貌:高而陡峭的山崖,怪石嶙峋,绵延悠长,真是横看成岭侧成峰,令人望而生畏,山上的岩石缝里偶尔长着几丛杂草,就像男人上的体毛,除此之外,再也看不到绿色。露的山体被风雨侵蚀而变色,形成各式各样的图案,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无不囊括其中,整个就一天然壁画艺术宝库。

    对岸的山带给人们的是灵动、秀雅的柔美,而它以粗狂、豪放和些许洒脱带给人们阳刚之美。与其说它是山,倒不如说它是一个放不羁的风流才子正在对心的女人**地表达意。

    这不,两座山中间那条奔流不息的大河便是见证,那轰隆隆的流水声就是它们缠绵的话。我想,共浴河这个词也许就是从这里来的吧。

    这就是樊城市A级自然风景区——百里峡的侣峰。

    在河堤上是一条足有十三米宽的马路,可马路上的车辆依旧如蚂蚁搬家,缓慢地向前爬行。因为马路有一半是留给旅游者停车观光用的,再加上距市区只有五十公里,车流量之大,又受交通管制,限速行驶,所以这种现象就不难理解了。

    道路靠河堤的观光线内,各式车辆停的满满当当,到处是簇拥的人群,七月的樊城本来很炎,但丝毫没有影响到游客的兴致。‘啧啧’的称叹声和‘咔咔’的拍照声响不绝耳,这又构成一道人为的风景亮的。

    当然来这里的不一定都是来旅游的。就说这辆黑色的丰田RV4吧,开车的是一个二十岁左右,体型魁梧结实,一名牌运功服的青年,那张黑黝黝的脸被白色的上衣一衬就更显黝黑了,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个酷运动的家伙。他就是樊城大学考古系二年级的学生骆晓宾,同时他也是樊城市探险俱乐部的成员,更是一个出色的个人摄影师。此时的他既不是来观光摄影的,也不是来探险的,倒不是他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对这些景色麻木了,而是他今天代表全家人去看望仍住在乡下的爷爷。再说已经有半年没见到爷爷了,要不是因为要读书他早就跑到爷爷家去了,这次他可是下定决心,这个暑假就在爷爷家过了。

    望着前面如长龙般的车队,“‘啧’像这样什么时候才能到爷爷家呀,”骆晓宾不由皱起了眉头,心里暗骂了好几回。

    风景区绵延六十公里,也就是侣峰的尽头是一片不算太大的平地,一个环形的村庄就建在这平地上,外表上看这村庄和其它的相比也没有什么特别,老式青色砖墙和泥瓦,当然也有不少小洋楼伫立其中,高低错落,层次分明。各种果树掩映其中,枝头的果实琳琅满目的挂着,咋一看,活脱脱的一果园。

    可走进村里,就会令人大吃一惊:村里停满豪车,楼房里灯火辉煌。那农家乐、KTV、桑拿浴广告牌被色彩缤纷的霓虹灯映着,耀眼夺目,走进里面,那装饰又是各有特色,古代版的、现代版的,中西结合版的,各种娱乐行业在这里都能看到,一片堪比都市的繁华与闹,只叫人耳目一新。农家乐里的喝酒猜拳声、KTV里虽有隔音墙但仍传出小分贝的杀猪般的嚎叫声,还有那些知名的不知名的虫叫声,构成一曲独特的人与自然的交响曲。

    这就是有着第二樊城之称,也是骆晓宾的老家,他爷爷至今还居住在此的平坝村。平坝村也正是凭借百里峡的旅游产业给它带来了丰厚的利润,这里的消费比樊城的星级宾馆和那些高档的娱乐场所有过之而无不及。原因很简单,这里空气清新,环境怡人,有着农家特色,还有那无公害的果子是免费的,那可比市场上买的美味多了。在城市住腻了的有钱人们都争先恐后的订票,来这里享受一下这世外桃源般的生活。

    夜色渐浓,村口站着一个老人,说他是老人是因为他满头银发,如果单从炯炯有神的眼睛、没有一点皱纹如同少年般光泽红润的脸和那高而笔直的子来判断,你绝对不会想到他是一个年过七旬的老人。

    老人在众多不解的目光中依旧倔强地站在村口,而且脸上保持着一贯的微笑。因为今天中午他的儿子打电话来说,他最疼的孙子今天下午会来看他,这个消息可比送他好几件国宝级的礼物都要令他兴奋。连平时最在意的生意也交给服务员去打理了。

    随着一辆黑色丰田慢慢地驶近,老人的笑容更加灿烂了,如三月绽开的桃花。

    “爷爷。”车门打开,黑黝黝的青年跳了下来,他赫然就是骆晓宾。此时的骆晓宾像个三岁小孩,蹦蹦跳跳的扑进了爷爷的怀里。

    “呵呵,我的乖孙子,你怎么才来呀?你看把我等的···”老人抚摸着骆晓宾的后背,慈祥的脸上除了笑容还是笑容,哪有一丝责备的意思。

    “对不起,爷爷,今天百里峡的车特别多,六十公里居然走了四个多小时。”骆晓宾嘟着嘴,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

    “看把我孙子急的,呵呵,哎呀!半年不见你有长高了,居然比爷爷都高了,只是脸好像比以前黑了。”爷爷松开骆晓宾,接着汽车的灯光像看某件大商品一样,围着他转来转去地瞧,还不是东摸摸,西捏捏。搞掉骆晓宾怪不好意思。

    “嘿嘿嘿,爷爷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读的专业是需要经常到户外的,在加上我本来就喜欢运动嘛。太阳晒多了自然就黑了。”

    “嗯,也是。”爷爷不住的点头“走,回家,这会儿恐怕等得不耐烦了。”

    “是啊,我也有点饿了。”骆晓宾摸了摸肚子,扶爷爷钻进了车里。

重要声明:小说《死亡探险之探秘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