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爱情、创业 62、难以言喻(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州男人 书名:日久生情
    那时正值下班高峰,路上车流很多,我头也不回,夺路狂奔,从轿车、摩托车和自行车的空隙中,飞快地穿梭,听到后发出一阵阵惊叫,我没有回头看,那几个男人可能在追我,要是被他们追上,我就危险了。我的公司距离十字路口不远,一会儿功夫,我就跑到了路口,那里有交警和辅警,我松了口气,停下了脚步。



    



    我回头一看,那几个男人没追我,路上倒了几辆自行车,几个人对我骂骂咧咧。交警向我小跑过来,说:“你在马路上乱窜,导致人家的自行车发生碰撞,请你到一边接受处理!”几个路人纷纷指证,有的说:“啥事体?跑得跟拼命三郎,在马路上窜来窜去,多危险!”我连忙解释:“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有人在追我,他们要杀我!我为了逃命才跑的!不信,你们到我店里去看看!”有的说:“别听他瞎三话四!他一个人跑得像神经病,后面根本没有人追,我们都看见的!”



    



    我哭笑不得,刚才差点半条命没了,他们哪知道?我说:“我说的是真的,刚才在我店里,确实有几个男人围攻我,他们还有刀,我不逃出来,恐怕被他们杀了!”一个路人讥笑道:“睁眼说瞎话!马路边上,谁会来杀你?”我说:“你们不相信,就跟我去店里看,他们可能还在我店里!”有人说:“要是你说的是真的,赶快报警啊!”我对交警说:“警察同志,那边摔倒的车和碰伤的人,由我承担好了。”我掏出钱包,抽出一千多元,塞到交警手里。交通警有点发愣,可能没遇到过还没处理就主动先赔钱的。有个围观的人说:“有钱就自以为了不起,哼,有钱人没一个好东西!”我没去争辩,因手机在店里扔了,就借了路人的手机报了警。



    



    我拉开玻璃门,只见里面一片狼籍,电脑桌被掀翻,电脑和办公用品散落一地,警察发现了那张沾血的纸条,但那个几个围攻我的男人,不见了踪影。看到那张纸条,我想起徐美兰还在远方公司,她处境危险,张总不会放过她。我对警察说了这个况,我说:“我有个朋友现在远方公司,况十分危急,她可能被远方的人关起来了,请你们快去解救她吧!”警察说:“请你说的详细一点。”



    



    徐美兰的事,涉及到一些机密,举报远方公司那么大的事,在没有真正落实之前,是不宜让外界知道的。我从地上捡起手机,拨打了徐美兰的手机,提示音说:“对不起,你拨打的手机已关机。”徐美兰被他们软起来了吗?我说:“我的朋友在远方公司上班,目前联系不上,肯定被那个张总关起来了,你们快点去救她吧!”几名警察一听,不相信地说:“你说的张总,是苏城房地产龙头老大的那个老总吗?”我点点头:“就是他!”一名警察说:“这个不能乱说,他怎么可能把你的朋友关起来?他是省人大代表,没有可靠证据,我们没法办案。”



    



    徐美兰已经暴露了,现在联系不上,她一分钟没有消息,就多一分钟的危险!我放心不下,明知张总派人盯我,我仍准备豁出去了,对付蛮横无理的小人,不拿出点视死如归的精神,没法和他们斗。我已报了警,如果徐美兰在远方公司出事,警方会查到远方公司的,张总再胆大妄为,也不敢把徐美兰杀人灭口,但可能会不择手段地折磨她,她屈服。那些有钱人把命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杀人要偿命,他们不会做这种蠢事,他们对付我也只敢把我弄成残疾,即使事发他们也有希望用钱摆平。我要尽快把徐美兰从他们手里解救出来,免得夜长梦多!



    



    我整理好徐美兰交给我的举报材料,复印了好几份,我要把材料亲手交给市委、纪委、检察院、公安局和人大的领导,争取以最快的速度解救徐美兰、处理远方公司和张总!我在车上备了一把水果刀,万一遇袭,我能用来正当防卫。本来,为了安全起见,徐美兰的举报是秘密进行的,现在被他们发觉了,我打算干脆把事搞大,把张总和远方公司的黑幕公布于众,使他们无处遁形!



    



    天色已晚,政府机关都下班了,我留在市区,准备明天找领导反映。当夜,我没回小镇,也没把我的处境告诉父母,我怕张总派人半路对我下手,更怕父母为我担心。虽然住在高档酒店,但我不敢合眼,我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领导们是否相信我的话?他们接过举报材料,是快速反应,还是漫长的等待?更让我揪心的是徐美兰,她和我失去联络,我真怕她发生陆老师那样的不测,要真那样,我就跟张总拼了,他“毁人不倦”,我就和他同归于尽!



    



    当然,我也不希望事态发展成那样,我的好子还没开始,我和徐美兰还没结婚,我的人生怎么能就此画上句号呢?张总是有钱,但他在我眼里算不了什么,我的命比他珍贵得多!我相信徐美兰的心理素质和应变能力,她不会跳楼自杀,她会想办法摆脱困境的,她也一定在等待我去救她!我不知道徐美兰现在哪里,经受着怎样的磨难?



    



    半夜时分,我忧心如焚,根本睡不着,头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吓了我一大跳!半夜三更有谁找我?是总台,还是张总查到了我的去向?我狐疑地拿起电话,一个陌生的女声说:“先生您好,我是酒店休闲中心的服务员,请问您需要服务吗?”我说:“你怎么知道这个房间住的是男人?”她滴滴地说:“服务台会提供给我们信息,哪个房间入住客人,是男是女,我们都了解,先生,需要我安排小姐来陪你吗?”我哪有心思找小姐?我没好气地拒绝道:“你找别人去,别给我房间打电话了,再来扰,我就报警了!”那小姐吓得赶紧把电话挂了。



    



    好不容易挨到天蒙蒙亮,我忍受不了时间的煎熬,一骨碌爬起来。时间还早,政府部门九点才上班,我还要等待三个小时。想想徐美兰,说不定她在哪个黑古隆冬的屋子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忍受着我难以想象的折磨!

重要声明:小说《日久生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