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爱情、创业 60、春光无限(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州男人 书名:日久生情
    下半夜,徐美兰睡得很香,我的心陷入兴奋之中,一点睡意也没有。我和徐美兰从相识到今天,相伴走过的点点滴滴,过电影一样在我脑海闪现。她去张总边“无间道”,我差点误会了她,要不是想起她的生,还不知哪天我才能明了她的良苦用心?哪天我们才能真正生活到一起?我真想劝她放弃,不要去和张总这种人作对,我们过我们的生活,就让坏人去坏吧,但仔细想想,却是我自私了,她已经做出那么大的牺牲,也掌握了非常有利的证据,现在劝她放弃,那不是功亏一篑吗?那不是纵容蛀虫们的危害吗?



    



    早晨,我恢复了体力,徐美兰也醒了,她揉揉眼睛说:“很久没睡得这么沉了,有你在边,我睡得安心,天塌下来也不怕。”我笑着说:“那让我们再来一次晨练,好吗?”徐美兰笑道:“男人就得寸进尺,还是留到下次吧。今天还要去公墓,我们再那样,是对我妈妈的不敬。”说到徐妈妈,我不敢轻举妄动了。尽管我不信世上有鬼神,但我毕竟在她家里,要是放浪形骇的话,徐妈妈在天有灵,肯定是看不怪的,我还是规矩一点好。



    



    徐美兰起来烧了清粥,我吃得很香,一下扒拉了两碗。徐美兰笑道:“你可真能吃。”我坏笑道:“有收入才有产出,要是没吃饱,干活哪来的力气?”徐美兰红了脸,笑着说:“李哥,你真是色得不得了。”我笑道:“美兰,怎么还叫我李哥?”徐美兰不解道:“不叫李哥叫什么?”我笑道:“要叫李郎了。”徐美兰一边收拾碗筷,一边说:“去去,你一说李郎,我想起了《杜十娘怒沉百宝箱》里的那个李甲,他是个薄负义郎,你要学他吗?”我忙说:“李甲是我们李家的败类,为了点钱,把一心跟他的杜十娘卖了,最后是人财两空,这种孬种,我哪能学他呀?”



    



    我们去了凤凰公墓,墓园环境幽静,背山面水,确是人生最后归宿的好地方。我去找墓园的负责人,不巧他去民政局开会了,但里面的工作人员认得我,因为我以前给墓园送过树,他们地陪着我们去挑选墓地,徐美兰订了个双人墓,到清明节时,她要把父亲和母亲的骨灰盒合葬在一起。现在的墓价格涨得厉害,跟活人住的商品房差不多的价位呢,唉,人去万事空,我们在亲人活着的时候,对他们好一点,尽一点孝道,更有实际意义,至于后事倒可以从简。



    



    我们吃中饭时,张总给徐美兰打来电话,叫她马上回去,为南京的宏景花苑策划一下新方案。徐美兰无奈地看了我一眼,说:“李哥,那我走了,有空我们再联系,尽量不要打我电话。”我把徐美兰送到市区,不舍地说:“我们现在像是地下党员,见个面都不方便。”徐美兰乐观地说:“地下党总有一天会翻解放,我们会光明正大在一起的。”我有点担忧,既担忧她的安危,也担忧我和她的未来,但愿不会像我从前交往的那些女孩那样,一个个地离我而去。



    



    远方公司在南京开发的宏景花苑,虽然位置优越,销量却不景气。**刚过去,东南亚又爆发了禽流感,看似禽流感和卖房子没啥关系,但各种新闻媒体充斥着禽流感的报道,售房广告无人关注。房地产是利润很高的行业,不过,投入成本巨大,若销售不佳,承载的风险也很大。有的房产公司因资金链出现问题,导致破产清盘。远方的实力雄厚,但同时开发几个楼盘,有时也会出现资金周转不灵。宏景花苑的销售,张总听取了徐美兰的意见,没有大张旗鼓地开展宣传和促销,暖花开季节,张总请徐美兰好好策划一下,把房子尽快卖掉才是硬道理。



    



    徐美兰公私分明,工作归工作,举报归举报,她并没因为痛恨张总,而故意不负责任。她建议,销售部要在细节上做功夫,不但免费接送有意向的群众去看房,还要免费给他们提供午餐,报销他们的交通费,另外,送他们一些精美实用的小礼品,比如便笺、水笔、指甲钳、电子表等,别小看这些小恩小惠,人都有“无功不受禄”的心理,他们得到了好处,就会回报公司,格爽快的可能当场就会敲定买房意向;假如房价每平米降一二百元,购房者可能感受不到,因为总价仍然很高,但要是公司送给他们几样新房子必须的生活用品,比如公司免费给购房者安装窗帘,或者赠送空气清新器,买房人就能体会到公司的人化服务,如此口口相传,销售效果就会逐渐好起来。



    



    远方公司的公关部和销售部,对徐美兰的建议很赞同。徐美兰还说,现在整个房地产行业很平静,越是平静越没有人气,没有新闻,我们可以想办法制造新闻,比如以公司名义向某位见义勇为受伤者捐款,或者每年拿出慈善资金去慰问敬老院和儿童福利院,这样做的社会效应大,不用做广告,就会吸引新闻媒体的注意,义务给你宣传,但我们不要把房子送给哪位影视明星,人家本来不缺钱,你再锦上添花,就没多少效果了,甚至会起反作用。公众对远方公司产生了好感,这个时候再在电视上做售楼广告,房子就好卖多了。



    



    徐美兰一番话,让张总赞不绝口,这么才华出众的美人在他边,他着实有面子,也正因为徐美兰的优秀,使张总对手下十分不满,骂他们是饭桶,跟自己那么多年,还不如刚来不久的徐美兰出力。张总拜访了南京相关部门的领导,请他们吃饭,还请他们到夜总会娱乐消费,张总还让徐美兰给他们每人一张银行卡,卡里存有二十万元。张总对她很信任,放心让她参与他的社交圈子,一些很机密的事,也交由她去办理。徐美兰利用这些机会,把对方的姓名、单位和帐号,记在随手携带的便笺上。有些况,是她在张总跟朋友聊天时听来的,她也做了笔记。早些时候,她已把先期了解到的况,写信向市纪委和检察院举报,暂时还没什么答复。



    



    张总很喜欢徐美兰,原先他以为徐美兰和她老板李佳明有染,那晚趁她醉酒强暴她时,他才发现自己破了徐美兰的处子之,这让他喜出望外。徐美兰报警后,他怪她不知好歹,有点恼羞成怒,本想找她的麻烦,听说她的母亲刚去世,也就缓了下来,他做梦没想到的是,没过几天,徐美兰竟然主动找上门来,要到他边工作,开始时,张总还有点疑虑,怕她有什么企图,但几个月接触下来,觉得她做事尽心尽力,帮公司策划出手不凡,他就彻底放心了。

重要声明:小说《日久生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