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爱情、创业 59、春光无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州男人 书名:日久生情
    30、光无限



    



    父母一直催我考虑终大事,但我觉得,别的事可以马虎,唯独婚姻须慎之又慎。人生三件大事:出生、结婚、死亡,一前一后我们不由己,唯独结婚才由我们自己做主,岂能草率了事?父母看到张燕生了个儿子,十分羡慕,对我说:“张燕也是离婚又结婚的,她都生儿子了,你还不行动?儿子,你要争口气啊!”父母盼孙心切,当儿子的能理解,但我跟谁结婚?总不能在街上随便找一个吧?



    



    我在南园饭店订好了包厢,等徐美兰来,一来为她庆贺生,二来想和她商量我们的未来。约好晚上六点见面,直到七点多她也没有出现,等得我心焦,频频给她发短信,她一条也没回。七点半,徐美兰匆匆走了进来,一见我就歉意地说:“有点事走不开,你等急了吧?”我笑着说:“是啊,我憋着尿不敢上厕所,怕你来了没看到我,转就走了。”徐美兰笑道:“我现在来了,你去新陈代谢吧,憋出了毛病我可担当不起。”分开了几个月,我感觉她更美了。我心里有点不舒服,她本是我边的一枝梅花,却被别人摘去了,我的那个懊悔和窝囊,好比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唉,对于自己喜欢的、心仪的,下手真不能慢,稍一迟疑,就会后悔莫及。



    



    我要叫服务员上菜,徐美兰却说:“我吃过了,张总晚上请客吃饭,我敬过一杯酒后,推说要去美容,打的过来见你的。”我酸溜溜地说:“他把你看得紧呀,你太不自由了,以前他对人很松的啊。”徐美兰瞪了我一眼,说:“我不喜欢你说人这两字!”我笑道:“好好,我把这两字从我的词典里删除。”徐美兰说:“李哥,你最近在做什么?”我双手一摊,说:“没有你帮我设计,我的公司只能宣布破产了。”徐美兰说:“没有破产啊,梅雅和远方的合作协议还有效,他们不会少给你一分钱的。”我无奈地说:“我不吃嗟来之食,我不给他设计,也不会拿他的钱。”徐美兰笑道:“不是有我吗?我还在帮他们策划呀。”我尴尬地说:“你现在是他们的人了。”徐美兰正色道:“谁说我是他们的人?我还是我自己!”



    



    我把桌上的蜡烛点燃,说:“我们好久没见了,美兰,我祝你生快乐!”徐美兰笑道:“谢谢!我以为你会恨我,没想到你还记得我的生。”我抱歉地说:“你说吃过了,酒菜我也没叫。”徐美兰说:“不是有蛋糕吗?我们可以吃蛋糕啊。”我笑道:“好啊,美兰,你赶紧许愿吧,我可是有点饿了。”徐美兰双手合什,闭上了眼睛,似乎在念念有词,过了一会才睁开眼睛,歉意地说:“真对不起,你为了等我,晚饭还没吃。”我笑道:“能不能透露下,你许的什么愿?和我有没有关系?”徐美兰笑道:“只可意会,不能言传。”



    



    蛋糕切开后,徐美兰吃了一点点,我把剩下的都吃光了,用纸巾擦擦嘴,说:“蛋糕都是我吃的,好像今天是我过生,美兰,我给你准备了一份小礼物,你猜猜是什么?”徐美兰笑着说:“别太贵重,贵重的我拒收。”我笑道:“你闭上眼睛,一会儿就知道谜底了。”徐美兰依言闭上了眼睛,我从口袋里掏出准备好的礼物,走到她边,轻声说:“不要偷看啊。”我把它戴在了她的脖子上,系上了扣。徐美兰笑道:“是珍珠项链吧?”我笑道:“你可以看了。”徐美兰睁眼往头颈下看去,露出惊喜的神色:“红豆项链!真漂亮!”我笑道:“这是我前几年从广西采回来的红豆,请人打好孔后我亲自串起来的,你喜欢吗?”徐美兰笑道:“喜欢!”我说:“红豆生南国,此物最相思,美兰,你现在知道我对你的心意了吧?”徐美兰微笑道:“李哥,谢谢你!”



    



    我关切道:“美兰,你现在这么做,是不是太傻了?”徐美兰说:“我决定了,就不会退缩,希望你能理解我!如果我不是他的秘书,真的很难想象,省里建设厅的有关领导,市里的副市长等干部,都和他暗中有来往,他的强大关系网就是靠金钱铺路的,公司的偷税漏税,拆迁过程中的非法手段,项目报批中的弄虚作假等等,真是触目惊心啊!张总手下还有一帮打手,这几年惹下不少事端,拆迁户就被打伤几个,张总有个儿子在国外开公司,远方有不少巨款流向那个帐户,张总无意间说过,他有国外的护照,随时可以出国。”



    



    听到徐美兰了解到的这些内幕,我感到愤慨!某些有权有势的,趁着经济建设的大好形势,钻法律的空子,做下很多见不得人的坏事,他们是蛰伏在树皮里面的蛀虫,吞噬着大树的营养,侵蚀着大树的健康,在蛀虫没被曝光之前,它们的破坏行为很难被发现!我在为徐美兰的收获叫好的同时,也在为她的安危担心,她在张总的眼皮底下展开调查,获得他们的犯罪证据,谈何容易?若是被张总发觉,她的处境将十分危险!



    



    我不希望陆老师的悲剧在徐美兰上重演,我说:“美兰,你现在掌握了不少证据,那就赶快脱吧,以免夜长梦多,我真担心你在他边,安全无法得到保障。”徐美兰说:“你放心,我把那些证据刻了盘,还复印了一份,等会儿我就给你,万一我出事了,你就继续向有关部门举报!李哥,我现在还不能离开那儿,我要随时关注他们的动静,一旦他们知道被人举报,就会销毁证据,建立攻守同盟,那我的心血不是白费了?我留在那儿,我就是有力的人证!”我说:“坏人想不到好人有多好,好人也想不到坏人有多坏,美兰,你千万要注意安全,我盼着你回来和我结婚呢!”



    



    徐美兰切地看着我,说:“李哥,谢谢你!我的任务还没完成,结婚的事,等我平安回来再说。起初,我假装和张总好,主动接近他,是想找点他违法的证据,报复他对我的伤害,但我发现他的问题,不仅仅伤害到我个人,还伤害到我们这个社会,伤害到众多的老百姓,所以我下定决心,要让远方和张总的问题暴露在阳光下,我相信邪不压正,他们迟早会受到法律的制裁!”我叮嘱道:“美兰,不管你能不能举报成功,都要保护好自己,知道吗?”徐美兰点点头:“我知道。”



    



    时间不早了,我说:“美兰,你晚上还回远方吗?”徐美兰说:“今晚不去了,我回家住。我对他说过,还有10天左右就是清明节,我要到凤凰公墓去一下,帮我妈妈订一个墓,让我妈妈入土为安。”我说:“哦,那我明天陪你去,我做绿化生意时和那里有过合作,认识那儿姓孙的负责人,我去说说,挑个好点的位置。”徐美兰说:“李哥,那麻烦你了。”我笑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阿姨生前就想看到我们成家的,你还跟我见外吗?”



    



    我送徐美兰回家,进门后,徐美兰在放置她妈妈骨灰盒的桌台上,点了两根蜡烛和一柱佛香,我和她站一块儿拜了几拜。看到徐妈妈遗像上的微笑,仿佛她就站在我们面前,没有离开我们,但我再也吃不到她煮的汤圆了。我和徐美兰进入她的卧室,她去漱洗,我环顾这个熟悉的房间,心里微微发。徐美兰回到房间,整理了一下被,说:“我要睡了,李哥,你回去吧。”我望着窗外的路灯,佯装没听见。徐美兰接着说:“不好意思,我真的要睡觉了。”我收回视线,盯着她的眼睛,说:“我可以不回去吗?”徐美兰摇摇头:“不行。”我说:“你不喜欢我吗?”徐美兰低声说:“不是。”我说:“既然不是,那就让我留下来好吗?”徐美兰犹豫道:“你说真心话,你真的不嫌弃我吗?”我笑了,说:“美兰,你在担心什么?除了你,我到哪里去找这么好的人?”徐美兰微微摇头,低语道:“我不好,我有污点了,我……”我打断道:“谁说你有污点?美兰,在我心目中,你一直是那个白玉无瑕的你,从来没有改变过!”



    



    徐美兰幽幽地说:“李哥,你是在安慰我吗?我想把完美留给你,可惜我不是了,你为何不早点娶我啊?我……”我双手把她环抱,在她耳边低语:“不,美兰,你是最美的!你要是同意,五一劳动节我们就结婚,好吗?”没等她点头,我捧起她绯红的脸,不停地亲吻着她的脸颊。徐美兰的体渐渐放松、柔软,开始烈地回应我。在这个风沉醉的晚上,我们不尽地缱绻、欢唱……



    



    想到徐美兰近期的行为,好比古代的美女西施,为了完成心中的使命而忍辱负重,甘愿把自己当成饵。作为男人,当然不愿意自己喜欢的女人,睡在别的男人边,何况还是我痛恨的那个张总!徐美兰的为人我知道,她是“在曹营心在汉”,我相信她心里有我的位置,我要叫她尽快脱离那个鬼地方!徐美兰依偎在我怀里,一言不发,脸上漾着甜蜜的笑意,似乎还在回味刚才的风起云涌。我抚摸她光洁的背,把她搂得更紧一些。我的心里涌起柔,我希望她是我真正的人,我们携手步入婚姻的堂,共同面对今后的人生。



    



    我轻声说:“美兰,你愿意嫁给我吗?”徐美兰在我怀里嗯了一声,说:“我的心早就属于你了,是你没有接受我。”我说:“不是我不接受你,我离过婚,还有很多事没告诉你,是我觉得配不上你。”徐美兰说:“不要说配不配的话,我们能相识相知就是缘分,不管你以前发生过什么故事,我喜欢的就是现在的你!”我笑道:“女人的心思真难猜,在梅雅上班时,你对我客客气气,害我不敢大胆地追求你。”徐美兰用手指轻柔地点了下我的额头,说:“你还说呢?那天你拒绝了我妈妈,看到病重的妈妈,想到孤独的自己,我伤心了好几天。”看来,我内心还有自卑心理在作祟,我应当早点和她好,徐妈妈就能含笑而去了,我和徐美兰如果成了家,还会有后面的意外和她的大胆计划吗?

重要声明:小说《日久生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