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爱情、创业 57、鲜花凋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州男人 书名:日久生情
    29、鲜花凋零



    



    凌晨一点,我有点困,坐在边打起了盹。我不敢睡着,徐妈妈若是醒来,没有人服侍可不行,所以,每当睡意袭来,我就站起走动一会。徐妈妈仍然神志不清,我给她掖好被子,想坐下稍微休息一下,手机发出嘟嘟的震动,我一看号码,是南京来的,心里激灵了一下,连忙走到病房外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徐美兰泣不成声:“李哥……我,我的清白……被张总毁了!”我怒火中烧!张总这个禽兽辣手摧花,把徐美兰给糟蹋了!把我心目中最圣洁最完美的女人给毁了!这个时候我需要镇定,我说:“美兰,别哭,你快回来,跟他的帐回头再算!我等你!”



    



    刚挂了电话,我听到病里有人在叫唤:“兰兰,兰兰,你在哪儿?”我推门进去一看,又惊又喜!徐妈妈醒过来了,用手吃力地支起子四处张望。我跑过去,给徐妈妈披了一件大衣,给她的后背垫了一个枕头,我开心地说:“阿姨,您醒了,饿了吗?”徐妈妈笑了,苍白的脸没有一丝血色,但精神看上去还行。她点点头说:“是有点饿了,吃点也行。”我泡了一小碗营养米粉,端给了徐妈妈。我知道老年人和婴幼儿一样,需要悉心照顾。徐妈妈看来真饿了,她一边用汤匙舀着稀糊的米粉,一边问道:“佳明,兰兰呢?她去哪儿了?”我说:“她去南京出差了,马上要回来了。”徐妈妈说:“哦,现在几点了?我睡得沉,都不知道时间了。”我怕徐妈妈知道现在是凌晨,会担心女儿,就说:“刚天黑,大概六、七点吧。”



    



    徐妈妈把一小碗米糊吃完了,笑着说:“佳明,阿姨知道自己病了,这些天多亏你照顾,给你添了不少麻烦,阿姨对不住你了。”我说:“阿姨,您别这样说,在苏州城里,您就是我的妈妈,我吃了您那么多的汤圆,现在照顾您也是应该的。”徐妈妈的眼眶湿润了,有点伤感地说:“本来,我想把兰兰托付给你,把她交给你,我放心啊,我也懂,终大事是勉强不来的,阿姨想通了,你们做不成夫妻,但还有缘分,你们还像以前一样好,有你照应她,兰兰不会吃苦的。”我说:“阿姨,您女儿美兰那么好,能跟她在一起是我的福份,我是怕耽误美兰,那天才没答应,您不知道,我这人有不少缺点的,阿姨,您放心,我认真想过了,只要美兰同意,等她回来,我就向她求婚!”徐妈妈慈祥地摸着我的手,欣慰地笑了,说:“佳明,阿姨知道你是个懂事的孩子,阿姨活不长了,往后的子,全靠你们自己了。”我安慰道:“阿姨,您的体会好起来的,您今天的气色很不错啊,很快会康复出院的。”



    



    徐妈妈淡淡地说:“阿姨是明白人,我体不是康复,是回光返照,兰兰,我的兰兰,你怎么还不回来呀?”徐妈妈这么一说,我真有点担心,她要真是回光返照,恐怕等不及美兰回来。我安慰说:“阿姨,美兰很快就回来的,您放心吧,她刚才还给我打了电话,说马上动了,兰兰是您的好女儿,她到哪儿都想着您。”徐妈妈说:“兰兰这些年辛苦了,工作加班加点,辛苦挣来的钱,前些年都花在给她爸爸治病上,她爸走后没多久,我也得了那该死的病,又拖累了她,唉,兰兰她命苦啊。”我不住流出了泪,说道:“美兰她很努力,很坚强,她一直没对我讲家里的困难,阿姨,等你病好了,我们一起去旅游,看看中国的美丽河山。”徐妈妈嗯了一声,笑道:“不瞒你说,阿姨这辈子没出过苏州城,真有那么一天,到外面去走走看看,阿姨也去乘回飞机,到天上去看看,都说苏州是天堂,我就去比一比,是天上好看,还是我们苏州好看?”



    



    徐妈妈说话的声音慢慢低了下去,脸色和眼神,倏忽间黯然失色。我看到她的嘴张翕了几下,隐约听到她微弱的呼叫:“兰兰……”她的头缓缓地耷拉下去,手无力地松开了我。我知不妙,连声叫喊:“阿姨!阿姨!”徐妈妈没有动静,她的眼睛张开着,仿佛想看到女儿回来的影,但眼神已没了光彩。我伸手探了探徐妈妈的鼻息,呼吸也没有了。我一边按了病边紧急呼叫的铃声,一边跑到走廊里,大声叫唤着:“医生!医生!快来人啊!”



    



    值班医生和护士闻讯赶来,他们对徐妈妈进行了一系列的紧急抢救,半个小时后,他们宣布抢救无效,确认病人死亡!我的心里万分悲痛,亲眼见到徐妈妈离开人世,我就像失去了一位至亲的亲人!我看到过自己的爷爷去世,那时我还小,不懂得生命的珍贵,当时的悲痛并不强烈,可是今天,我已三十多岁,经过了人生的许多风雨,当我看着徐妈妈走完生命最后的历程,倒在了病魔的脚下,我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哗哗地往下流淌,一下子模糊了我的视线……



    



    徐美兰回到苏州,已是凌晨三点多,当她在病房看到已离开人世的妈妈,顿时昏厥过去!苏醒过后,徐美兰扑在母亲的遗体上,哭得伤心绝:“妈妈!女儿不孝啊!你怎么丢下我一个人就走了啊!妈妈!女儿对不起你啊……”我站在旁边,感到十分悲痛和愤怒!遗憾我没能完成徐妈妈最后的心愿,没能让她见到我和徐美兰喜结连理,没能让她见到她一生中最盼望的一幕!让我强烈愤怒的,正是张总这个王八蛋,不但使徐美兰的心受到摧残,还使徐美兰来不及赶回来见妈妈最后一面!总有一天,这些新帐旧帐,跟他一块儿清算!



    



    徐美兰家只有很少的几个亲戚,我帮着她料理了母亲的后事。自徐妈妈去世后,徐美兰憔悴了许多,她在悲痛之余,还一直自责,说那天要是不去南京,她就能陪在妈妈边了。我把公司的事放在了一边,还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工作忙,最近就不回家了。爸妈通达理,他们要我在城里保重体,照顾好自己,要是遇到合适的,就早点找个对象成家。我理解父母的苦心,答应他们,适当的时候,我会带女朋友回家,我会结婚生子,安心地过子,全家人住在一起,享受家庭的温馨。



    



    我陪着徐美兰,渡过了许多不眠之夜,有时,她就依偎在我怀里睡着了,看着她沾着泪痕的美丽脸庞,我百感交集。人生真是命运无常,我要是早点和她好,和她结婚,我要是不跟远方公司合作,徐美兰就不会跟张总打交道,也就不会发生意外了。徐美兰很珍惜她的贞,这么些年来,她一直洁自好,想把处子之留给最的人,没想到这个美好的夙愿,被无耻的张总破坏了,践踏了!有的女孩,把贞看得比生命还重,前几年发生过一件事,有个女浴室起火了,里面有几个女浴客宁愿被烧死,也不肯光着子逃出来,这是有点迂腐了,生命远比贞更重要,我相信徐美兰不是那种迂腐的人,她虽然有传统的道德观念,但她的思想很开明的,只不过,一个坚守的梦被无摧残了,她感到忿懑和委屈,这是很正常的绪。我不怕她会想不开,她不至于那么脆弱,她刚失去了母亲,绪容易激动,我怕她去找张总算帐,她一个弱女子,哪是张总的对手?报仇需要策略,也需要时间,轻举妄动,只会作无谓的牺牲。



    



    我通过在南京工作的同学,辗转了解到张总侵犯徐美兰的事发经过。当夜,喝醉酒的徐美兰发觉张总侵犯了她,随即报了警,告张总*她,警察到酒店后,把张总带走了,可当天夜里就把张总放了,说是证据不足。由于张总一口咬定和报案人是人关系,发生关系是双方自愿,徐美兰是他张总从苏州带往南京的,两人又睡在张总的客房内,只不过徐美兰临时反悔,报了假警。我听了同学的介绍,恨得牙痒痒!这个张总简直是人渣!信口雌黄,满嘴胡说八道!



    



    过了徐妈妈“七七”祭,我看徐美兰绪稳定了,体状况也恢复了,公司积累的一摊子事需要处理,我就回了公司,嘱咐徐美兰多休息几天,她想什么时候来上班都可以。这段时间,我已推掉了一些业务,没有徐美兰在我边,有的生意接了也做不来,还是让其它公司去做吧。我从顾小红那儿,了解到远方公司财务上存在的一些问题,比如帐外帐、小金库、拿钱向有关领导贿赂等。我向顾小红保证,不管将来发生什么,都不会说出她的名字,更不会把她牵连进去。我还给了她一张卡,里面存了三万元钱。我对她说,我不是想收买她,只是对她的帮助略表一点心意。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顾小红感激地说:“李总,你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我一定尽力!”



    



    一天下午,我接到顾小红的电话,她说,这几天,她看见张总和徐美兰在公司里出出进进的,两个人亲密,还不避讳,当着公司员工的面,徐小姐搂着张总的腰说说笑笑,据说,张总正式聘请徐小姐当他的助理。我大吃一惊:竟有这事?徐美兰对张总恨得咬牙切齿,怎么会主动投靠到他边?难道她被张总的财富收买了?难道她原谅了张总的兽行?难道她因为受到伤害而大变?不行!我得问问她!



    



    我给徐美兰打电话,可她不接。我实在不明白,难道她因为**而破罐子破摔吗?她是那样的人吗?我在徐妈妈临终前,答应要照顾好她,我做到了吗?她在我的心目中,一直是个非常优秀的姑娘,尽管我和她没有婚约,但我喜欢她,正因为喜欢她,所以我希望她过得好,过得安全、舒坦、快乐,不委曲求全,不被人欺负。我以为她与众不同,是这个现实社会中“凌寒独自开”的一枝梅,万万没想到,她的妈妈去世才两个月,她竟然会去张总边当什么贴秘书?贴到上的秘书,那不就是人的代名词吗?



    



    张总是有钱,多得几辈子吃用不完,做他的女人能享受优越生活,再也不用绞尽脑汁为设计费心,再也不用早出晚归看人脸色!但张总是什么货色,美兰你应该清楚呀,怎么能自投罗网呢?人的份,社会再怎么宽容,还是不光彩的,你甘愿放弃自己的好和尊严,去做他炫耀的花瓶吗?张总不是一个可靠的男人,你愿意帮他出谋划策,助纣为虐吗?如果你在意贞节,更不能这么做,那是精神的枷锁,女人的贞不在于那层膜,而在于她的心灵,难道你被人抢劫一次,还要送上门去做押寨夫人吗?徐美兰啊徐美兰,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



    



    我越想心里越难受,不是因为她的离开导致我公司开不下去,只要肯出高薪,这方面的人才有的是,就算我不开广告公司了,那也没关系。我心里难受,是因为觉得徐美兰没有任何理由那么做,是因为觉得她把自己这颗无价之宝的珍珠卖了!当别人的秘书或人,根本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在她的生活中,她应当是主角,而不是配角。她想要的生活,哪怕平淡,那也是充满阳光的,是问心无愧的!虽然,她有选择生活方式的自由,但作为她的好朋友,我能眼睁睁看她迷失和沉沦吗?



    



    她不接我电话,那我就去找她!我去了她家,门锁着,门缝里塞了几张花花绿绿的广告纸,可以想见,她几天没回过家了。我搞不明白,她在干什么?连家也不要了吗?我甚至有点气愤,她好比六月里的天气,变得也太快了吧?我们平时相处得那么好,她居然连电话也不给我打一个,真有点过分,哪怕我们走了不同的道路,那也没必要一刀两断呀!一个气质出众、美颜如玉的姑娘,居然和一个五十多岁其貌不扬的老头,成双作对地出入于各种社交场合,一想到那个画面,我就感到头疼,感到失望,感到愤怒!



    



    我把车停在远方大厦出口处,在这里守候。临近中午,我看见她和张总从楼上下来,走到停车场。我小跑过去,拦在了他们面前。张总看见我,一脸不悦。徐美兰一愣,说道:“你来干什么?”我一把拉着她,对张总说:“对不起,张总,我找她谈点事。”张总看看我,又看看徐美兰,说:“小徐,要叫保安吗?”徐美兰说:“不用,你等我一会儿。”



    



    我把徐美兰拉到一边,问道:“你怎么啦?”徐美兰不以为然地说:“没怎么呀,我不是很好吗?”我有点大声地说:“你这叫好?你变得我不认识了!你到底怎么想的?”徐美兰笑笑道:“李哥,我真的很好,你回去吧,不用担心我。”我一把拉住她的手,叫道:“跟我回去!你别这样糟蹋自己了!”徐美兰说:“我不回去!我干嘛回去?我干吗要听你的?”我说:“你真的不想回去吗?”徐美兰坚决地说:“我不回去!你做你的,我做我的,你凭什么来管我?你放手,我要陪张总去吃饭了!”



    



    我看着眼前的徐美兰,这位曾让我自惭形秽的姑娘,这位曾让我无比欣赏的姑娘,如今却让我感到深深的难过。我说:“你变了,变得那么陌生,你还是我认识的徐美兰吗?”张总从那边走了过来,说道:“小徐,时间不早了,快走吧,我们是主人,不能迟到。”徐美兰甩脱了我的手,说道:“你是我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说三道四?你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别在这碍手碍脚!让开!”徐美兰这几句话,刺痛了我的自尊,我叹息一声,让到了一边,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不妨碍你了,你好自为之吧!”张总在一边得意地看着我。在陆老师的面前,我赢了;可是在徐美兰面前,我输了。看着他们亲地挽着胳膊钻进小车,我气得一跺脚,恨不得冲上去把他们推翻在地,再解气地踩上几脚!



    



    我倾注了和希望的梅雅广告公司,业务大量萎缩,我不得不正视一个现实,我将失去一个得力助手和亲密朋友。人对于某个地方的好感,很大程度是出于屋及乌,我对苏州的无限眷恋,随着徐妈妈的去世,随着徐美兰的变节,已慢慢淡出我的视野。我梳理了这一年的经历,似乎经历了很多,又好像一无所有。我原地踏步,又剩下了自己。

重要声明:小说《日久生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