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爱情、创业 54、正面交锋(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州男人 书名:日久生情
    农历七月初七,是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子,也是中国的人节,我想请徐美兰共进晚餐,她不是我的人,但除了父母,我感觉和她最亲近。当我拨通电话,还没开口,就听徐美兰说:“李哥,你这个电话好及时。”我笑道:“莫非你知道我今晚请你吃饭?”徐美兰说:“我刚想给你打电话,请你到我家里来,你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你说巧不巧?”我笑道:“咱们心有灵犀啊,美兰,不会又是请我吃汤圆吧?”徐美兰笑道:“汤圆不好吃吗?今晚我亲自下厨,煮了一锅龙凤汤圆,你想不想尝尝?”我垂涎滴地说:“你煮的,我当然想吃了。”



    



    我去苏欣的花店,买了一大束玫瑰花。苏欣在店里忙得不可开交,她看到是我,笑着迎出来说:“哦哟,给谁送花呀,怎么不把她带来引见引见?”我笑道:“前夫来买花,你还要收钱,太不念旧了吧?”苏欣笑道:“这你就不懂了,我要是免费,这把玫瑰就没有价值了,送给人的花,是越贵越好啊。”我笑道:“你的生意经越来越厉害了嘛。”苏欣笑道:“我的生意再精,哪比得上你,和远方公司一份合同,就到手了两百万,多轻松啊。”我诧异道:“你什么都知道呀?我们不是离了吗,你还这么关心我,不会是想破镜重圆吧?”苏欣笑道:“都说衣服是新的好,朋友是旧的好,有时我还真想……呵呵,我才不想和你一起过呢,告诉你吧,远方公司公关部的赵小姐,是我阿姨的女儿,我是听她说的。好了,不耽误你了,赶紧去赴你的浪漫之约吧,别让人家等急了。”



    



    我推开徐美兰的家门,把一大束玫瑰送到她的手里,她开心地笑了。无论玫瑰是否代表,没有哪个女孩不喜欢它。城市的夜空,看不到牛郎织女星,但天上人间这份永恒的,感动了世世代代的人们。我、徐美兰、徐妈妈,我们三个高高兴兴坐在一起,像一家人一样拉着家常。徐妈妈说,自从丈夫去世后,要不是有这个女儿,这个让人骄傲的女儿,她几乎坚持不下去,女儿是她心里的太阳,她盼望着女儿有一天能快乐地出嫁,当个幸福的新娘,当妈妈的也就放心了。我说:“阿姨,我们都要好好地生活,美兰是个特别好的姑娘,她会得到幸福的。”



    



    我一边吃着又嫩又滑的汤圆,一边倾听徐妈妈讲美兰小时候的事,说她的调皮,说她的聪明,说她的争气,说她的勤奋,点点滴滴,如此温馨。有些事,甚至连徐美兰自己也是第一次听到。我也在她们母女面前,叙说着自己的童年,关于割草、放牛、开满田野的红花草,这些对徐美兰来说,是多么新奇。城市的孩子和农村的孩子,拥有的是不同的童年。我说:“今天是中国的人节,我们把它变成了忆苦思甜座谈会了。”



    



    汤圆吃完了,我和徐美兰东拉西扯,却有说不完的话。徐妈妈说:“我想问你们一句话,这句话,憋在我心里很久了。”我说:“阿姨,您说吧。”徐妈妈瞧了我一眼,又瞧了她女儿一眼,徐徐说道:“我想听句实话,你们两个关系这么好,为什么不结婚呢?”结婚?这是一个多么浪漫、多么美好的词语啊,徐美兰是个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姑娘,可是我配和她结婚吗?我能给她一个安稳幸福的家吗?我的心里还有杂念,甚至不住原始的惑,背着她和陆萍有私,我还有未做完的事,我还在为陆老师的不明死因耿耿于怀,我还将为自己被人砍伤的事讨回公道,我还隐瞒了许许多多……我在徐美兰面前没有做到忠诚,我有资格做她的丈夫吗?



    



    徐妈妈见我久久没有回答,就把目光转向她的女儿:“兰兰,你呢?你为什么不说话?”徐美兰静静地看着我,一声不吭。徐妈妈叹了口气,说:“兰兰,你怎么不说话?你不是常在妈妈跟前说他的好吗?你们要是有意,今天,妈妈就给你们做个现成的媒……”徐美兰打断妈妈的话,说:“妈,你别说了,婚姻是不能勉强的,李哥比我大,他还没结婚,我急什么?”徐妈妈说:“你老大不小了,不能再拖了,女的一过三十就难嫁了啊。”我说:“阿姨,我知道美兰对我的好,我不会离开你们的。”徐妈妈摇摇头,说:“我真是不懂你们,你们都是单,结不结婚不是一句话吗?有那么难回答吗?”结婚只有两个字,但它包含了义、责任、宽容、守护……我迟迟没有回答,因为我要为自己负责,更要为美兰负责,一旦承诺,就是一生的承诺。



    



    夜深了,徐妈妈略显失望地回了房间。我很抱歉,相信徐美兰能明白我的想法。我们来到小区门口的树荫下,我说:“美兰,原谅我没有给你答案。”徐美兰轻轻地说:“没关系,我只是担心我妈妈。”我觉察到了她的感伤,说道:“担心什么?”徐美兰说:“没什么,相信一切都会好的。”说完,她就转走了,没有和我握手,也没有拥抱。盛夏的夜晚,我孤单地站着,满天的量星眨着眼睛,似乎在替我惋惜。



    



    我拉开车门,忽然从暗处冲出三个影,他们手里拿着木棍,劈头盖脸地朝我打来!我躲闪不及,上挨了重重的几下,有木棍打在了车窗玻璃上,玻璃哗一下碎了,掉在了我的脚下。我没得罪谁,不知道是谁对我突然袭击?我想钻进车子离开现场,有两个男人扑过来,其中一个卡住了我的脖子,另一个把车门关上了。这时,还有一个男人走到了我跟前,手里拿着一把亮闪闪的小刀,恶狠狠地踢了我一脚,叫道:“哼,竟敢玩弄我妹妹,我今天饶不了你!”

重要声明:小说《日久生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