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爱情、创业 53、正面交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州男人 书名:日久生情
    27、正面交锋



    



    真是冤家路窄!我想起来了,那几个人,就是在新世纪酒店殴打我和陆老师的人!也就是在楼梯上下毒手砍断我命根的歹徒!切根之仇,岂能不报?他们就是烧成灰,我也认得,没想到在这儿碰上了!我顿时心里窜起一股火,恨得咬牙切齿,别转车头就想追上去。徐美兰看出我跟他们有仇,劝道:“李哥,你别冲动,现在咱们有事要办,再说,你冒冒失失追上去,不是送死吗?”



    



    我和陆老师的事,曾与徐美兰聊天时说过一些,以她的冰雪聪明,当然知道我和陆老师的暧昧,我提过有人围殴我和陆老师,至于他们曾砍掉我的命根,我是不会说的。徐美兰的话提醒了我,我现在追上去,奈何不了他们,即使报警,现在也没有证据,“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跑得了初一,跑不了十五,总有一天我会找他们算帐的!



    



    我和徐美兰上楼时,遇到了顾小红,我们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我不想让人知道,顾小红在我公司兼职,远方公司要是知道了,对我以后开展调查不利,对顾小红也不利,她私自去别的公司兼职,可能会被公司开除。顾小红虽不是我安插到远方公司的,但她在远方的财务部工作,又在我那儿兼职,对我非常有利。



    



    公关部的王先生和赵小姐,接待了我们。王先生说:“张总关照过了,合同文件我们都准备好了,就一些细节和代理价格,需要协商一下。”赵小姐说:“你们愿意全权代理,以年付费?还是代理一次结算一次?”我说:“不知贵公司有何建议?”徐美兰说:“这个全权代理,是代理远方公司正在开发的所有楼盘?还是分区域的?比如苏州、南京、昆山各自独立的?”王先生说:“当然是所有楼盘,包括以后要开发的楼盘,关于价格方面,你们有何要求?”



    



    这是一笔大生意,我们梅雅只要接下远方这单生意,以后就背靠大树好乘凉了。每做一次结算一次,就时间和自主权方面,对我们是有利,但和远方的合作缺乏延续,一次结束,他们可另聘其它公司代理策划。如果全年承包的话,生意和利润是保证了,但我们梅雅就像是远方公司的专业保姆,自主发展的空间会很小。我权衡利弊,有点拿不定主意。



    



    我说:“美兰,你看怎么样好?”徐美兰问道:“不知张总有何指示?”王先生说:“张总的意思,是我们公司每年给你们两百万,由你们全权代理远方的楼盘销售策划,当然,所需的材料费,另外结算。你们觉得怎么样?”我问道:“他没要求我们策划方案的成功率吗?”王先生说:“我们公关部和销售部商议决定,万一你们的策划不成功,我们的楼盘卖不出去,你们要承担一定的责任赔偿。”我说:“责任赔偿?具体怎么说?”王先生说:“如果一年之内,标的楼盘的售房率低于80%,那每房子你们要赔一万块。”我倒抽了一口冷气,这标准太离谱了吧?要是一没卖出去,我们不赚钱不说,还要赔钱。



    



    我说:“这不太合理吧?市场是不可预料的,我们的责任风险太大了。”王先生说:“要想赚钱,都是有风险的。我认为没什么不合理,真正的损失是我们公司,卖不出去房子,我们的投资怎么收回?银行贷款怎么还?”我说:“卖不掉房子有很多原因,比如房型不好,周边环境不太理想,建筑质量存在问题等,并不都是销售策划的责任。”王先生说:“那两百万是干什么的?请你们来做什么?就是希望你们拿出真本事,帮我们把楼盘炒炒火!”徐美兰看看我,说:“我看问题不大,按现在的房地产行,一年销售80%的业绩,应该能达到的。我们先签一年的合同,明年根据况考虑要否续约?”



    



    我相信徐美兰,相信她的才华、能力和判断,只要她说有把握,我就是她的拥护者,就是最后赔钱,我也心甘愿,毫无怨言。她虽是我的手下,更是我的朋友,朋友之间当然要充分信任,而且,她现在所做的一切,不都是为了我、为了梅雅的利益吗?随后,我和公关部签订了合同,还拿到了十万元预付款的支票。眼下的策划任务,就是上次开盘未成的“天云家居”。赵小姐交给我们一些彩印资料,以备我们策划时参考。



    



    赵小姐接了一个电话,回头对徐美兰说:“徐小姐,我们张总邀请你共进午餐,他在凯莱大酒店等你。”徐美兰和我交换了一下眼色,说:“张总请我一个人吗?”赵小姐说:“是的。”徐美兰说:“请你转告张总,如果请我一个人吃饭,我是不会去的。”王先生忙说:“请放心,李经理的午餐,我们已经安排好了。”徐美兰当着他们的面,挽住我的胳膊,不卑不亢地说:“我们俩一块儿来的,要吃饭也是一块儿吃,张总如果不邀请我的老板,说明远方公司待客太小气了,请转达我的谢意,我就不去打扰了,走,我们回去吃盒饭!”



    



    徐美兰拉着我,转就要走。我的心里涌起一股暖流,她的这番表态,既表明了她和我要共进退,还对远方这样的大公司,在待客不礼貌上表现出了藐视,简直是大快人心。赵小姐见我们要走,连忙说:“请你们稍等,我向张总请示一下。”赵小姐打通电话后,笑容可掬地走过来说:“好了,李经理,徐小姐,现在你们就去凯莱大酒店,张总在那里宴请两位。”徐美兰和我露出了胜利的微笑,我们愉快地离开了远方大厦。



    



    凯莱大酒店是一家四星级酒店,接待过许多知名人物,有港台明星、外国总统、中央领导等,没想到,今天我和徐美兰能在这里就餐。步入餐厅,张总在门口笑脸相迎。他大腹便便,红光满面,头发稀松,比前几年更发福了。他握着徐美兰的手,笑道:“欢迎欢迎!欢迎徐小姐!”握了好一会儿也没放手,我看不下去了,说:“张总,你准备握到什么时候?”张总不好意思地放了手,和我象征地握了握,不经意地看了我一眼,目光中有一丝排斥和冷漠。



    



    进入一个优雅的包厢,服务员送上了红酒和丰盛的菜肴。我对吃并不讲究,工作便餐即可,今天是沾徐美兰的光了,张总请的贵宾是她,我只是陪衬。果然,张总对徐美兰表现出超乎寻常的,就像一个小伙子在对心仪的姑娘大献殷勤。他不停地给徐美兰挟菜,说这个美容,这个营养,劝她多吃点。席间,张总不停地赞美徐美兰,说她美貌又能干,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若是早点认识,来远方公司上班就好了。



    



    张总目中无人,当我没存在,我也对他无视,只管大快朵颐,一饱口福。徐美兰表现落落大方,对张总的溢美之词,微微一笑,并不回应,张总给她挟的菜,她一个也没动,只吃自己挟的菜。但徐美兰并没有让气氛冷场,她不时给张总灌**汤,说他能力超群,不同凡响,把远方公司经营得这么出色,堪称是苏州的潘石屹,请张总今后多照顾梅雅等等。张总眉开眼笑,连声称好。



    



    酒菜吃得差不多了,带着三分酒意,我说:“张总,我们以前见过面吗?我觉得有点面熟。”不管他是不是认出我,我故意这样说,想试探他一下,我当初和他的人暗渡陈仓,他派人跟踪和殴打我,还指使人对我下毒手,不会对我没印象吧?如果他否认认识我,说明他心里有鬼。张总说:“是吗?我见的人多,想不起来了。”我笑道:“要么是我记错了,要么张总贵人多忘事啊。”张总笑道:“小李,你那广告公司真是藏龙卧凤,手下竟有徐小姐这样的人才。”我笑道:“是徐小姐看得起我,愿意帮小弟一把。”



    



    吃过饭,我推说公司有事,要回去了,徐美兰起站我旁边。张总说:“徐小姐,下午能请你喝茶吗?”徐美兰笑道:“不行啊,您公司的天云家居,我们要尽快拿出策划方案,时间就是金钱,耽搁不起呀。”我说:“是啊,到时要完不成80%,恐怕我扒光衣服也赔不起,到时就只能奔了。”徐美兰笑道:“那你就变成新闻人物了。”我摇头笑道:“我出丑不要紧,只怕会连累远方公司,因为远方的房子不好卖我才奔的。”张总说:“既然你们有事,我也不挽留了,慢走。”我笑道:“谢谢张总的盛款待!”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我去新区一家单位结算业务款,回来时,在三香路上,偶然看到了陆萍的哥哥从一家网吧出来。我心生疑惑:他怎么没回家?陆萍不是说,他妈妈生病住院吗?怎么还有心思上网?我回到公司,把陆萍叫到一边,说道:“我看见你哥了,他没回家吗?”陆萍的神色有点紧张,说:“是吗?他说要回去的,那我问问。”当着我的面,她给她哥打了电话,我听到她用湖南话讲了一通,我一句也没听懂。陆萍挂了电话,说:“我哥说已经把钱寄回家了,妈妈暂时请亲戚帮着照料,他公司里忙,请不出假。”我说:“陆萍,你没骗我吧?你需要钱用,对我说一声,但你不要骗我。”陆萍信誓旦旦地说:“我说的都是实话,老板,我把子都给你了,你怎么还不相信我?”



    



    陆萍有点变了,徐美兰让她做什么,她磨磨蹭蹭,一副老大不愿意的样子,还在我面前没大没小,不时对我有些亲昵的动作,好像有意让徐美兰知道我和她的隐密关系。陆萍还买了很多时装和化妆品,打扮得花枝招展。晚上下班后,她不肯回去,说出租屋太偏僻,路上不安全,要让我陪她回去,到她那儿,她就撒似地拉住我不让走。有时,她看见我和徐美兰在一起有说有笑,露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徐美兰叫她,她也不应。这个小姑娘的心眼变了,我有点后悔,我不该碰她的,我不该改变她的生活,我们都有自己人生的轨迹,一旦脱离了原来的轨道,就可能面目全非。我不想陆萍变成虚荣、庸俗、投机取巧的女孩,我要和她好好谈一次,在事没有变得不可收拾之前,也许一切还来得及。



    



    经过我们夜以继的努力,天云家居的策划,做得非常成功。徐美兰设计的唯美风格,整个构图,体现了“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意境,祥云瑞照,亲水家居,令人赏心悦目,美不胜收。并且,电视、报纸、户外广告,同步开花,吸引了购房者切的目光。张总还邀请省内的多家新闻媒体,以及市政府有关领导,前来参加新闻发布会,为楼盘销售造势。开盘几天来,销售相当红火,据说,头三天,就签约出售了150,几乎占了天云家居一期的一半房源。



    



    第一炮打得如此漂亮,主要是徐美兰的功劳,我这个老板,不过是给她打打下手,跑跑腿。远方公司的张总,不时的打电话来,邀请徐美兰去参加什么庆典呀,酒会呀,订房会呀,被她通通谢绝了。徐美兰明确告诉张总,她和远方公司的往来,只出于工作关系,没有义务参与其它活动。远方公司的管理层,几乎都知道他们的张总,看中了梅雅广告公司的女设计师。人们好像对老总的出格行为,甚少谴责,反而有人认为徐美兰不领张总的,是在摆臭架子。徐美兰讨厌张总的扰,但顾及梅雅的利益,她又不能发作。



    



    我不想见到陆萍打扮得稀奇古怪的样子,她穿上那种又短又露的上衣,嘴唇抹上口红,眼睛画上眼影,简直像个站街女,她以为这样打扮能吸引我吗?她根本不懂,艳丽的女人,男人不过是玩一玩,端庄的女人,男人才会真心去。我准备给她一笔钱,让她离开公司,甚至离开苏州。有一天,我对她说:“陆萍,你别这样打扮好不好?你现在让我看着很不舒服,你就规规矩矩地做人做事,好吗?”陆萍满不在乎地说:“我都那样了,还怎么规规矩矩做人?你为什么不理我?是不是因为徐美兰?”我说:“我和你之间的事,和徐美兰有什么关系?你快变得我不认识了,你醒醒好不好?”陆萍说:“你答应还和我好,我就都听你的。”我说:“我不想再那样了,陆萍,请你谅解。”



    



    有了远方公司的业务,我们不用那么拼命了,不用加班加点了。公司要发展壮大,需要一步一步来,一口吃不成胖子的。赚钱是为了生活,但生活不仅仅是为了赚钱,钱永远赚不完,我们不能为了赚钱而影响生活质量。荣华富贵,不过是过眼烟云,还是亲、友更重要。



    



    星期天,顾小红过来给我做帐,我一边翻阅报纸,一边和她闲聊。我说:“你在远方公司的财务科,知道公司的财务况吧?”顾小红说:“知道啊,远方欠你钱了?”我笑道:“没有,我只是随便问问,你上次应聘时,说有的公司要做两本帐,你们远方也不例外吧?”顾小红警惕地说:“这个我可不能说。”我说:“我又不是纪委的,有什么好紧张的?他们就是有偷税漏税,也有税务机关和公安机关查处,跟你我都不搭界,我相信善恶都是有报应的。”



    



    顾小红抬头看我。我笑着说:“我脸上有饭粒吗?”顾小红笑笑说:“你今天有点怪怪的,怎么突然关心我们公司的财务了?”我笑道:“我们现在代理远方的楼盘销售策划,和你们公司是利益共同体了,你们公司要是资金链有问题,我担心收不到余款,事先打听一下,没问题吧?”顾小红说:“可我觉得你打听我们公司的财务是有心的,不像是随便一问。”我笑道:“你太敏感了吧?”顾小红笑道:“我也说不上来,可能是女人的第六感吧?”过了一会儿,我说:“那个张总有老婆吗?”顾小红说:“大概有的吧,我们当小职员的,不关心这事。”我接着说:“那你知道张总以前有过人吗?”顾小红笑道:“现在我才发现,你这人好奇心特别强。记得我刚进公司时,看到张总和我们财务部的陆会计关系密切,后来不知为什么,陆会计跳楼自杀了。”



    



    我接着说:“你和陆会计一个部门,应该了解陆会计的为人吧?你相信她会自杀吗?”顾小红瞪大了眼睛,疑惑地看着我,说:“李总,你这里是广告公司,还是私人侦探所?我怎么有点摸不着头脑?”我说:“坦白告诉你,陆会计以前当过老师,我曾经是她的学生,你说,学生对老师的死因有所怀疑,是不是在理之中?”顾小红说:“是吗?怪不得听她说话有理有节,原来当过老师呀。”



    



    我说:“我只是想知道,她在远方公司的一些况,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会调查她的死因,我怀疑她是被人谋杀的。”“谋杀?”顾小红吃惊地说:“你别吓我啊,警察不是调查过了吗?他们都说陆会计是自杀呀,难道还会有错?”我说:“真相往往不是我们表面所看到的,小红,我需要你的帮助,你能帮我查找真相吗?”顾小红有点害怕地说:“我一个小会计,我能帮你什么?”我说:“把你知道的有关远方和陆老师的况,告诉我就行了。”顾小红说:“我进远方的时候,就是陆会计录用的我,不过,我很少看见她在公司,我也听说她和张总生活在一起,她曾去新区那边负责财务,那边的工程结束后,她就回来了,她自杀前几天,听说还和张总去旅游了,后来,不知怎么的,她跳楼了,我们都不敢相信……”



    



    我说:“你还记得陆会计回来的时间吗?回来以后有没有什么反常?比如他们吵架了?”顾小红摇摇头,说:“我们就看见张总回来了,没看见陆会计,我就知道这些,别的实在想不起来了。”我从抽屉里掏出一千元钱,放到顾小红的桌上,说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这点钱你收下吧。”顾小红连忙推辞:“陆会计是个好人,她有你这样的学生,一定很欣慰。李总,你给我的工资够多了,我哪能再收你的什么钱呢?”我说:“那好,我会记住你的好心,今天我们说的这些话,你千万别对其他人讲。”顾小红点点头。

重要声明:小说《日久生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