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爱情、创业 51、不怀好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州男人 书名:日久生情
    26、不怀好意



    



    看到公司大门敞开,里面人影全无,我非常吃惊。进去一看,室内没有乱翻的迹象,卧室和厨房都没人,我来到卫生间门口,要是里边没人,明天非得训陆萍一顿,哪能这么健忘,大门不关就走了,若不是我及时回来,东西被人偷光怎么办?



    



    我拉住卫生间的门把,轻轻扭动,把门推开了,与此同时,我听到陆萍“啊”一声惊叫!我朝她一看,只见她光着,站在浴缸前,慌乱地用手遮掩着下,我不从丹田窜起一股*!我一言不发地走向她,一把抱起了她,她轻得像只燕子。陆萍本能地挣扎,但她没有叫喊。我退出卫生间,进入卧室,把陆萍轻放到上。陆萍一跃而起,向房门口跑去。我拦住了她,反把门关上。陆萍涨红着脸,用力推着我,一边用很低的声音说:“老板,你别这样!让我出去,让我穿衣服!”



    



    人再怎么进化,还是脱不了动物。我好久没碰过女人了,体内积蓄了能量,*的小不点陆萍,激起了我原始的冲动。她也真是粗心大意,打烊不关卷帘门,洗澡不关浴室门,不出事才怪。她的反抗无济于事,在我眼里,她的挣扎,就像是那些武打片里的女演员,只有招式,没有力气。如果她强烈反抗、大喊大叫,我想我会放弃的。



    



    也许冥冥之中,我和姓陆的女有缘。陆老师对我的影响,不言而喻;护士陆小凤,我和她有一段短暂缘,我回苏州后换了手机号码,再无联系;我和陆萍,是否也逃脱不了彼此的瓜葛?陆萍的反应,在我的意料之中,她在我手下工作,我平时对她不薄,她对我应该是有好感的,至少不反感,我侵犯她,她最终会顺从我的。陆萍有没有恨我?我不知道。我能忍受别人的责难,就是不能忍受别人心里藏着对我的怨恨。我轻声说:“陆萍,你恨我吗?”陆萍微微摇头,低语道:“不恨。”我说:“你需要什么可以对我说,我会尽量满足你。”陆萍还是摇摇头:“我不要什么。”陆萍把我推开了,坐起来整理头发,忽然偏过头说:“你是个大坏蛋!”我笑道:“我是大坏蛋,你就是小坏蛋。”



    



    星期天,顾小红还来帮我做帐,我依然叫陆萍陪着她。下午五点,顾小红对我说:“李总,帐都做好了,你要不要过目?”我说:“不用了,我相信你,公司要补交多少税款,你明天帮我办一下。”顾小红笑道:“你真不像是商人,人家挖空心思想逃税,哪有你主动补交的?”我笑道:“我要合法经营,文明经营,我要护梅雅的品牌,逃税的事不能发生在我上。”



    



    晚上,我请陆萍和顾小红到凤凰街吃饭,她们喝着橙汁,我一人喝一瓶啤酒。席间,我向顾小红问起远方公司开盘的事,顾小红说:“今天早上我去公司,听说张总已同意给受伤的群众报销医药费,但赔礼道歉他没答应。我们公司对新楼盘的宣传,向来是大张旗鼓的,不会因为出点意外就取消活动。”我说:“你们公司有没有委托广告公司作发布会?”顾小红说:“这个我不知道,不过,我听说过一阵才会开发布会,梅雅公司在苏州鼎鼎有名,李总不妨去试试看,说不定能拿下这笔业务。”



    



    我想接近远方公司,接近张总,以便了解他们可能涉及的黑幕,陆老师不明不白的死,我一定会调查清楚,这是对陆老师生前给我巨大帮助的唯一报答方式。远方公司的深厚背景,传闻已久,搞房地产要跟很多部门打交道,每一道交卡都可能滋生*,我不想看到房地产兴旺发达,而老百姓却望房兴叹,买不起房。不过,那个张总可能认识我,如果我去找他谈生意,有可能自讨没趣,还会让他提高警惕。我想,我需要徐美兰的帮忙,由她出面,去和张总谈有关售楼方案的新设计,只要能打动张总,那我们就有机会接到远方的大批业务,并接触到他们的一些核心内容,借机查找我需要的证据。



    



    我和陆萍,后来还在公司的休息室睡过几次,我只是就近解决生理需求,不可能对她产生感。但我不想让徐美兰看出破绽,她要是知道我和陆萍发生那种关系,说不定会离开我,离开公司,那我的事业,我的努力,就半途而废了。我对陆萍说了,在公司里必须尊敬我,不能表现太随便。陆萍没有向我提什么要求,我暂时也没给她什么。我考虑送她一些东西,比如衣服、首饰、甚至房子。当然,我不想一下子给她太多,不是我吝啬,而是我知道,如果一下子给她太多,会让她的**膨胀的。



    



    几天后,我对徐美兰说:“美兰,我听顾小红说,远方公司因上次开盘发生事故,有可能请广告公司代理策划,重新举行开盘发布会,我想请你出面,跟远方的张总见次面,谈谈我们梅雅对他们楼盘的销售设计方案,你看行吗?”徐美兰笑着说:“为你办事,为梅雅办事,我理当效力,就是那个张总,人家是远方公司的大老板,会同意见我吗?”我说:“见面的事,我来联系安排,你只要把构想初步设计好,然后去向张总演说,尽可能打动他,要是没有成功也没什么,就当是我们的一次尝试。”徐美兰说:“好,我听你的安排。”



    



    考虑到时间比较紧,我说:“美兰,你大概什么时候能拿出设计初稿?”徐美兰笑道:“不用稿子,直接对他们开讲好了。”我笑道:“我相信你的才华,但全靠临场发挥,你有把握吗?”徐美兰笑道:“要打动他们,不用长篇大论,一个点就可以了。”我说:“什么点?小数点吗?”徐美兰笑道:“不是小数点,而是新闻点。远方公司上次的打人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影响了远方的声誉,这个时候,先不考虑开什么隆重的发布会,应当想方设法尽快消除上次的不良影响,这叫危机公关。”我说:“亡羊补牢行得通吗?远方公司也未必肯接受。”徐美兰说:“远方公司有公关部,但他们没把突发事件处理好,就上次的开盘打人事件,虽是负面新闻,但公关部可以采取有效措施,把不良影响扭转过来,反败为胜。”我笑道:“反败为胜?有这个可能吗?”徐美兰一本正经地说:“只要那个张总同意我的方案,我有把握使他们挽回颓势。”我好奇地说:“能具体说说实施方案吗?”徐美兰说:“远方公司在这个节骨眼上,要高姿态地处理这件事,不但要报销伤者的医药费,还要向他们诚恳道歉,最重要的是,公司要做出决定,给那几个受伤者,优先和优惠购房的照顾,使那些没有受伤的人,反过来羡慕受伤者得到的好处,远方的这个处理方案,还会吸引媒体的关注和议,获得良好的新闻效应,销售也就不成问题了。”我不得不佩服徐美兰的独到见解,她的想法简直无懈可击。



    



    第二天上午,我把徐美兰送到远方大厦的楼下,看着她自信地走进大楼,我放心地回了公司。我在等待她的喜讯,我希望那个张总能够接受她的方案。可是,直到中午,徐美兰没有回来,也没打电话给我。下午,我焦急地等候她的消息,依然杳无音信。我打电话给徐美兰,提示音说“你拨打的手机已关机”。我打电话给顾小红,顾小红说,她把徐美兰带到了公关部,由公关部的人带徐美兰去见张总,后来的事她就不知道了。我的心揪了起来,有种不祥的预感:徐美兰会不会出什么事了?她要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该如何向她的妈妈交待?我该如何面对自己的良心?



    



    我坐立不安,提心吊胆。徐美兰下落不明,唉,我真是太傻了,张总是什么人我早有领教,我怎么能把边最优秀最宝贵的徐美兰送到他跟前?我懊悔不已!陆萍见我对徐美兰如此在意,妒忌地说:“老板,你和她是啥关系,这么心疼她?”这个时候她还说风凉话,我生气道:“你住嘴!她是我的员工,我的助手,我的朋友,我难道不应该关心她的安危?”陆萍见我发火了,害怕地不吱声了。



    



    顾小红打电话来说,在公司里没见到徐美兰,但她安慰我说:“她和张总在一块儿,你放心,不会有事的。”我苦笑,她和那个张总在一起,会没事吗?夜晚八点半,我的手机铃声响了,我一看号码,是南京的区号,我说:“谁呀?”里面传来的声音,正是我望眼穿的徐美兰,她说:“李哥,是我!”我说:“你怎么跑南京去了?手机也关机,害我急死了!”徐美兰说:“对不起,我手机没电了,我马上就回来了,明天和你详谈。”我说:“不行,我要去你家等你回来,听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徐美兰急忙说:“不要,你不要去我家,我给妈妈打过电话了,说我在加班,你一去不露馅了吗?你在公司等我吧,我一回来就去见你。好了,我要挂了,那边车子在等我了。”我说:“好,再晚我也等你。”



    



    我翘首以盼,等到夜里十二点,一辆黑色轿车停在公司门口,徐美兰钻了出来。我疾步迎上去,她看到是我,一把抱住我,抱得很紧很紧!一天不见,我真的感觉她仿佛离开了很久,那种惦念和担心,我前所未有。我闻到了她嘴里散发的淡淡的酒味。过了好久,我们松开了手臂。我说:“我让你去见张总,怎么跑南京去了?也不对我说一声,我还以为你失踪了,真是急死我了!”徐美兰笑道:“我哪能这么容易让人拐跑呀?这不,我好好地回来了吗?”我说:“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说呀!”徐美兰笑道:“没什么啊,一切顺利啊。”我说:“美兰,你不要卖关子了,直接说吧,你见到张总没有?谈得怎么样?怎么会到了南京?”徐美兰笑道:“好啊,李哥,你这是审问我呀?那我偏不讲了,让你心里难受。”我求饶说:“好好,亲的美兰,求你把今天发生的事快告诉我吧。”

重要声明:小说《日久生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