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爱情、创业 50、适合就好(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州男人 书名:日久生情
    我一直把陆萍当成小姑娘,她来上班后,渐渐熟悉了,听她说的话,便知她确实不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她的心智是成年人,她见我没有老板架子,对我少了一份敬畏,有时也和我开开玩笑。我这人吃软不吃硬,同弱小是我的本,陆萍在我这里工作愉快,我也高兴。她的哥哥陆健,在新区的华硕公司上班,有时她哥来看望她,我会请他们一起吃饭。不过,我感觉他们兄妹格不同,陆萍比较温顺,而陆健似乎有点狡猾。虽然我没和陆健打过交道,但我发现他的眼神游离不定,说的难听点,有点贼头贼脑。当然,他是什么样的人跟我无关,只要他妹妹在我这儿好好工作就行。



    



    我给顾小红和陆萍买了盒饭,小红一边吃,一边在薄子上核对帐目。我笑道:“先吃饭吧,边吃边做容易出错,也不利于肠胃消化。”顾小红说:“票据要按期、科目记清爽,我会多加几天班,把以前的帐整理好,以后我一周来一次就行了。”我说:“那就拜托你了。”顾小红说:“这是我应该做的,我们都是本地人,不用客气。”陆萍在一边说:“你们这是歧视外地人,我们外地来的,你们就另眼相看,不真心相待吗?”我笑道:“陆萍,我亏待你了吗?小孩子别掺和大人的事,你现在的任务是,多多吃饭,快快长大。”陆萍委屈地说:“老板,你老嫌我小,怎么没看到我的优点呢?我体形小,饭量也少,你不表扬我,还取笑我,这是不公平的!”顾小红和我都笑了。



    



    徐美兰在公司是我的左膀右臂,在我心里,现在她是最懂我的人了。别看我外表随意,对人对事很看得开,其实我也有烦恼也有压力,一个普通打工者面临的生存、发展、婚姻等问题,同样困扰着我,只是,我不会像某些人那样闷在心里,我会寻找方法调节自己,舒解紧绷的神经,徐美兰不但是很好的倾听者,还能提出富有建设的意见。有她在,我很放心,我可以睡到很晚去公司,徐美兰除了做好她的设计工作,还能帮我处理公司的常事务。我和她的友谊,在积月累中不断升温,她晚上加班,我就留下来,下班后送她回家,徐妈妈煮的汤圆,我也照吃不误。



    



    徐小红和陆萍在公司加班,我约了徐美兰出来喝茶。徐美兰上穿一件圆领衫,下穿一条白色半裤,很简洁,也把材自然地秀了出来。我笑着说:“美兰,你真漂亮。”徐美兰浅浅喝了口茶,笑道:“形容女人漂亮,李哥,你太没新意了吧?”我笑道:“大俗既大雅,说一个女人漂亮,是最简单直接的赞美。”徐美兰笑道:“你就会口吐莲花,其实,相对于被赞美,我更喜欢被欣赏,赞美出于嘴巴,而欣赏发自内心。”我笑道:“跟你聊天的感觉真好,你的观点与众不同,但总能说服我。”



    



    喝了会儿茶,我说:“天气开始了,今天我去了趟观前街,想给父母买衣衫,找来找去,商场里卖的都是年轻人的,没有中老年款的,真是怪了。”徐美兰说:“商场追求高利润,因为年轻人的钱好赚,他们忽略了中老年人穿衣这个需求,李哥,如果你想给父母做衣衫,我妈妈就会做,她穿的衣服裤子都是自己做的,你哪天把你父母衣服的尺寸告诉我……”我笑了笑说:“别,我父母的衣服,怎么好意思麻烦阿姨?”徐美兰笑道:“李哥,你就是见外,我们不是朋友吗,跟我客气什么?”



    



    我和徐美兰轻声笑语,心舒服得就像被温泉泡过一样。我们在公司里也要说话,也要开玩笑,但毕竟场合不同,在优雅的茶室里,更有一种浪漫的调。我说:“美兰,你怎么不找个男朋友?”徐美兰笑道:“不是想有就有的,我也不急,相信世界有我,必定还有一个他。”我说:“真没想到,你一直是单,我本以为,凭你这么出众的条件,追求你的人,该是从石路一直排到观前街吧?”徐美兰笑道:“你太夸张了,我有那么大的魅力吗?我只想找个真心我的人,平平淡淡地相伴一辈子,这就是我期盼的幸福。”我惊异道:“是吗?你的要求这么简单,那还不好找?我以为你要求高,要什么英俊潇洒、洋房豪车呢。”徐美兰淡淡道:“条件太好的男人,边的女人一定很多,我要的是踏实、真诚、长久,只有适合我的我才喜欢,太绚丽太复杂的不适合我,我喜欢平平淡淡、心心相印。”



    



    不知不觉,已是晚间九点多了,我想回去看看顾小红和陆萍下班没有?我还得赶回小镇,虽然现在城市的夜生活很丰富,但我向来有节制,从不去嘈杂的歌舞厅和暧昧的酒吧,不过就是喝喝茶,去金鸡湖畔吹吹风,有时一个人,有时约上徐美兰,既经济又开心。我送徐美兰到她家楼下,我说:“美兰,今天不陪你上楼了。”徐美兰轻笑道:“今天不想吃汤圆了?”我笑着摇头,揉揉肚皮说:“这里灌满了茶水,走路都晃,实在吃不下了,不过,我很回味和你的拥抱,可以吗?”徐美兰微笑着拒绝:“不行,我怕陷入你的怀抱,出不来了。”



    



    我开车回到广告公司,发现室内还亮着灯,但空无一人,外面的卷帘门也没拉上,透过玻璃门,屋子里的电脑、打印机、复印机等办公设备,一目了然。我心说:陆萍也太大意了,下班怎么不拉卷帘门?我走到门口,发现玻璃门也没锁上,一推就开了!我心里格登一下,莫非小偷在里面?

重要声明:小说《日久生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