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爱情、创业 网络编辑和李明诚的访谈实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州男人 书名:日久生情
    网络编辑和李明诚的访谈实录



    



    飞鱼飞语:你的《久生》、《上小偷》、《毕业当村官》和《女按摩师手记》,各有风格。你曾是一个商人,也曾是一名教师,是否把你的一些经历和想法带到作品里面了?



    



    李明诚:这是自然而然的,写作需要想象,也需要经验。



    



    飞鱼飞语:几部作品都有?



    



    李明诚:《久生》,写的不只是男女之,也有对生活、对环境、对的种种感悟。作品中描写的创业过程,也融合了我的经营理念和经商心得。《上小偷》,是我的一个良好的愿望,因为人做小偷也是有原因的,不是生来如此,如果我们哪天遭遇小偷,希望那个小偷是好心的,他的本质不坏,就会有改邪归正的可能,如同《水浒传》里的人物,既是绿林大盗,又是江湖好汉,既打家劫舍,又替天行道。《毕业当村官》有我对大学生就业与创业的思索,也提出了新农村建设需因地制宜发展现代农业的构想,有一些实践经验富有参考价值。



    



    飞鱼飞语:《上小偷》让我想起电影《天下无贼》,两个比较你觉得如何?



    



    李明诚:《天下无贼》拍得很好,事实上不可能天下无贼,我们只能希望小偷没有坏到骨子里,良心未泯,这便是大幸。我的《上小偷》还没有打磨,是粗成品,但故事还是很好看的。



    



    飞鱼飞语:读你的作品,感觉很有人味,但对坏人仁慈,是否也是一种纵容?



    



    李明诚:我们都不是单一的格,好坏不是定的,不是一成不变的,环境和朋友都有可能改变一个人,我觉得,文学作品需要有一个抑恶扬善的精神导向,简单看,消灭坏蛋比转化的成本要低,但对长远的社会和谐来说,转化比消灭更富有人,更有普世价值。



    



    飞鱼飞语:这几部作品,你自己喜欢哪一部?



    



    李明诚:作者创作的不同作品,如同生育的不同子女,从感上来说是一视同仁的,当然也有偏,我个人比较喜欢《久生》和《女按摩师手记》。



    



    飞鱼飞语:读者对这两部作品的点击和评价都很高,其它的作品可能稍微逊色一些,说明你很有自知之明。



    



    李明诚:写的时候我是作者,写完后我也是读者,我也看自己的小说,哪个看起来更舒服,是有感觉的。



    



    飞鱼飞语:你如何看待点击率?



    



    李明诚:网络读者的阅读趣味跟实体书的读者还是有区别的,网上看书大多是消遣来的,一些带有蛊惑的暧昧标题,以及带有*、暴力、**类的网络作品,可能会吸引更多的眼球,但点击多并不代表作品的质量好,作为网络写手,当然很重视点击率,如果一部作品放在网上没人看,那出版成书很可能也没多少人关注。因此,我们既要平常心对待点击率,也不能自鸣清高、看不起网友的阅读水平,俗话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飞鱼飞语:你在写《女按摩师手记》时,是否去体验过生活?主人公是否真有其人?很多网友说你写得很真实很感人,他们甚至喜欢上了女主角。



    



    李明诚:坦白说,在写之前从没去过按摩房,正因为没去过,所以我把主人公的人刻画得很美好,至于里面的细节,有的来自于朋友的介绍,有的来自于按摩女的诉说,因为我在写作过程中,有好几个按摩技师主动加我的QQ,向我诉说她们的经历,所以我能写的那么真,而在写完这部小说后,我倒真去按摩过几次,是去正规的按摩店,了解到更多的况,这些素材,将来有机会可以用来写续集。这部作品,别看题材边缘,主题其实是健康向上的,是宣扬人心向善的。



    



    飞鱼飞语:向网友介绍一下你的其它作品。



    



    李明诚:人民出版社2009年出版了我的《环保局长》,2010年又出版了雷厚国老师和我合著的《我是老师》,今年,花城出版社出版了我的《毕业当村官》,几本书分别涉足了环保、教育和村官几个不同的题材,都是现实中与老百姓息息相关的领域,基本是正面的描写,我希望自己的小说,在发现问题的同时,在解决问题上能有一些有益的探讨,促进社会的健康发展。有趣的是,我个人看好的《久生》和《女按摩师手记》,至今尚未出版,也许,一部作品的问世,正如一个孩子的出生,是需要时机的吧。



    



    飞鱼飞语:对,一部作品的成功是有机缘的,所谓的瓜熟蒂落、水到渠成吧。你生活在人间天堂苏州,这样的生长环境,有无影响你的创作?



    



    李明诚: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生活在苏州一个叫甪直的水乡古镇,小镇历史悠久,人文荟萃,唐朝诗人陆龟蒙曾隐居于此,明代的文学家许自昌就是甪直人,近代的名人有出版家王韬、“一大”党员金家凤和同盟会会员沈柏寒等,著名的教育家和文学家叶圣陶先生曾在小镇执教,我受到先贤的熏陶,会不自觉地把苏州和家乡的生活景,随手写入文章,这已是一种习惯。



    



    飞鱼飞语:平时喜欢看什么类型的书籍?哪个作家对你的写作帮助较大?



    



    李明诚:我看书较杂,就像吃菜一样,不挑剔,我喜欢的作家比较多,只要写得好看,能感动我,我都喜欢,印象最深的是钱锺书和路遥,钱锺书的智慧和幽默,路遥的朴实和真诚,都深深打动了我,但我没有刻意学习哪个作家的风格,只以自己的书写习惯,记录下我的见闻与思考,希望有人共鸣,便是莫大的安慰。



    



    飞鱼飞语:你的大部分写作来源于生活,你如何理解“基于生活,高于生活”的创作理论?



    



    李明诚:生活是取之不尽的素材宝库,但创作不是照搬生活,不是事无巨细地记录柴米油盐,创作是需要想象力的,需要有所取舍的。一块石头从那个地方搬到这个地方,它还是一块石头,但经过能工巧匠的雕刻,就会成为艺术品,如果把石头粉碎,添加别的材料,它还能变成水泥、砖块、楼板,还能构建房屋。我们的目光不仅要向下看、向后看,更要向前看,才能同步或领先于时代潮流。



    



    飞鱼飞语:你写字是随而写,还是列好提纲,然后填充?



    



    李明诚:在创作之前,会有初步的构思,框架的,细节的,都记在纸上,通常不会列好完整的大纲,因为按大纲写作会束缚过程的快乐,边想边写,可以在写作过程中随时补充和调整,比较自由放松。



    



    飞鱼飞语:今天的访谈先到这里,谢谢你的坦诚!



    



    李明诚:这是一次愉快的交流,谢谢老师!谢谢网友!



    



    

重要声明:小说《日久生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