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爱情、创业 41、试验疗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州男人 书名:日久生情
    21、试验疗效



    



    “人”本是美好的词汇,“有人终成眷属”,这是全天下男女的共同愿望,而今,“人”、“小姐”、“同志”之类称呼,已和它们的本义大相径庭,不知是时代的进步还是退步?在出租车上,小凤对那售货员的话耿耿于怀,说:“她不了解况就瞎说,真是拎不清。”我笑道:“人家出于好心,你就别在意了。”小凤疑惑道:“她怎么是好心?分明是无中生有呀?”我笑道:“她见我们关系不错,大概想撮合我们,这不是好心吗?”小凤白了我一眼,半是玩笑地说:“乖乖,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啊?想我做你女朋友,拿一百万来!”我没有接茬,没说我有这个钱,在我心目中,钱和不能混为一谈,真正的女朋友,岂是花多少钱能换来的?



    



    我们去了外滩。看车水马龙,看黄浦江,看浦东的高楼大厦,我没感觉这些景色有什么稀奇?外滩边有不少欧美风格的建筑,这是洋人侵略中国留下的见证,这些建筑,令人感慨万千。我们痛恨洋人侵略中国、欺凌中国人民,那些飞扬跋扈的洋人早已离开,但那些留存下来的西洋建筑,却成为上海外滩一景,历经百年,它们的设计风格和建筑质量,比矗立在周围的新建筑毫不逊色,不能不值得我们反省。



    



    小凤告诉我,外滩的风,不在白天,而在夜晚。她说:“以前外滩有一堵防洪墙,每当夜幕降临,青年男女喜欢到这儿来谈,因此,那堵墙也叫墙,这是外滩一道独特的风景,现在防洪墙拆了,来这儿谈恋的人少了。”我笑道:“早知如此,我们应该晚上过来。”小凤说:“晚上轮到我值班。”我笑道:“那我一个人过来呀。”小凤笑道:“你还是识相点吧,夜里有许多不三不四的女人在这边招徕生意,你又不行,来了也是白来。”我笑道:“我在你们医院做过手术了,要是还不行,我要找你们医院退钱的。”小凤说:“不可能百分百包好的,不过,杨教授医术高明,他做的手术都非常成功,有个患者那儿有点畸形,杨教授给他矫正修复后,出院后他生了个双胞胎,他高兴得不得了,给杨教授送来了锦旗,给我们护士发了好多喜糖。”我笑道:“是吗,治疗效果真有那么好吗?”



    



    出来大半天,要回医院了。我住独立病房,跟值班医生说一下,离开一会病房没关系,但护士是不许离岗的,我不想让小凤遭到批评。在回去的车上,我把装有真丝衬衫的袋子塞给了小凤,我说:“这件衬衫送给你。”小凤把袋子还给我,说:“这是你送给女朋友的,我可不能要。”我笑道:“我还没女朋友,送给谁呀?男人又不能穿,你拿着吧,我看你穿上好看。”小凤的脸红了一下,瞅了我一眼,说:“谢谢你!今天让你破费了,真不好意思。”我笑道:“我愿意,只要你开心就好。”



    



    夜里,我做了个梦,梦见我和一个女孩睡觉,那女孩的模样似乎是护士小凤。梦醒之后,我还在回味梦中的激,很久没那么酣畅淋漓了。我觉得丹田有点空虚,就像一只盛满水的杯子,一下把水倾倒干净了,留下空的感觉。我伸手摸到被子内,有粘糊糊的东西,掀开被子一看,大喜过望!原来,粘糊糊的是我的遗精,昨晚我“满招损”了。我恢复正常了,我又是一个健全的男人了!我抑止不住内心的兴奋,我找回了做一个真正男人的尊严!更重要的,我有望实现父母梦寐以求的愿望,咱李家的香火有救了!



    



    早晨,护士小凤来例行查房,我心里有点异样的感觉,毕竟夜里梦见的是和她在一起。她问我有无不适?小便是否正常?有无晨勃反应?问到的况,她都记录在值班志上。随后,她整理被子。一般的被是两天一换,如果发现脏了,会立即更换。当她把我病的被子翻开,她注意到了那滩污迹,凑近看了一下,又闻了闻,笑着问:“这是你的吗?”我嗯了一下。小凤的脸上现出了一抹喜色,说道:“这么说,你好了?”我笑了笑,说:“或许吧?”尽管东西长在我上,但是否完全康复,需要经过医生的认定。



    



    看得出来,小凤也很高兴。她说:“估计没什么问题,你很快就能出院了。”我笑道:“真好了,我有点舍不得出院了。”小凤别过脸说:“为什么?哪个患者不想早点康复出院?”我笑道:“我怕出院后,很难见到你了。”我说的不是假话,在这里一个多月,小凤对我照顾很细致,彼此有点熟悉,有点好感了。小凤看看我,说:“我也有点舍不得,你格蛮好的,可你家在苏州,总归要回去,要是你在上海,我们就能经常见面的。”我诚恳地说:“你要愿意,做我的妹妹吧,我们可以保持联系,你也可以来苏州玩。”小凤笑道:“好啊,有个有钱的哥哥是我的梦想,我没钱花了就跟你要。”我笑道:“没问题,那我们说定了,你往后要叫我李哥了。”小凤甜甜一笑:“是,李哥。”



    



    小凤给我换过被子后,查病房的医生也来了,我对他讲了一下梦遗的况,医生说:“哦,你出现这种况的话,差不多可以出院了。”医生走后,我给家里打了个电话。住院期间,我每个星期都给家里打电话,我知道父母惦记我。接电话的是爸爸,我说:“爸,我治好了,再过几天就能出院了,你们在家里好吗?体怎么样?”爸爸说:“真的治好啦?能生育吗?”我说:“医生说没问题了,你们放心吧,我很快就回家了。”



    



    一个人是否幸福,有感和物质方面的原因,而生活是否和美,益成为幸福的重要指数。现在的变和离婚事例,因为福欠缺而出现问题,占了很大比例。地球有月辉映,才变得生机盎然,人类有阳调和,才能生生不息,一旦阳失调,心就会受损,即使是和尚也有欢喜禅,即使是尼姑也有*心经,就是这个道理。



    



    我办理了出院手续,结算了医药费用。二十三万的治疗费,不是一笔小数目,但远低于我的预算。我很感谢杨教授,是他助我找回了男人的自信。如今的医生,有一些沾染了不正之风,比如收红包、开贵药,但更多的是洁自好的,杨教授就是其中代表,他不但在医院里当主任医师,还在研究所当教授,研究前沿的医学课题,造福于患者。我也感激陆小凤的精心护理,给病人带来好心,有助于治疗效果,经过我住院期间的交往,我和她成了朋友。



    



    我离开医院,并没马上回苏州。小凤今天上白班,很快就下班了,我约了她,晚上请她吃饭。小凤告诉过我,她住在黄河路的老宅,她的父母住在卢湾区,跟她的哥哥住在一起,那边是新房,空间大,嫂子新生了儿子,小凤的爸妈住过去帮忙照看孩子。凭着我过来人的经验,小凤的感生活比较贫乏,谁对她体贴一点,就可能掳获她的芳心。



    



    上海姑娘和苏州女孩不同,苏州女孩有点矜持,比如有人约会,答应的吞吞吐吐、扭扭捏捏,让人摸不着头脑;上海姑娘接受邀请比较大方,去不去都会爽快回话,对你不满,立马起跟你拜拜。苏州女孩素面朝天的多,要化妆也是略施薄粉,不着痕迹;上海姑娘出门都要化妆,上班也不例外,涂脂抹粉,精心打扮一番。我知道任娟也在上海,但不知她在何处,纵然是相遇,又能说什么?有的人,错过就永远错过了。



    



    我在医院门口等小凤下班,和她一块儿上了一辆的士。我说:“小凤,你想去哪儿?”小凤笑道:“客随主便。”我说:“在上海,你是主人哦。”小凤笑道:“李哥,今晚你请客,自然你是主人。”我说:“离你家近一点的吧,回家方便。”小凤说:“没关系的,就是去浦东也没关系。”我笑道:“你就不怕我把你拐跑了?”小凤笑道:“不怕,你要拐跑我,就得负责养我,我落得轻松。”我对司机说:“去西藏路吧。”西藏路靠近黄河路,吃过晚饭,可以陪小凤走回家。



    



    

重要声明:小说《日久生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