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爱情、创业 38、祸从天降(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州男人 书名:日久生情
    等我醒来,已是第二天的上午。我无力地躺在病上,头上缠着纱布,我感到阵阵胀痛。我明白过来,自己非但没能见到陆姐,还被人打伤了,住进了医院!除了头痛,我怎么感觉下很不对劲,有点酸痛和空的感觉?我掀起被子一看,不由我心里一紧,想起昨晚发生在楼梯上的事,难道我的命根子,真的被他们残忍地切割了?他们真是好狠毒啊!苍天,叫我以后怎么做男人啊?



    



    我没能去搭救陆老师,不知她现在怎样了?我晕过去后,不知是谁把我送到了医院?我真的成了一个废人了吗?那可是男人顶天立地的定海神针啊,我不能没有它啊!过两天就是五一劳动节,是张燕结婚的子,我这个样子,怎么去参加她的婚礼?值班医生进来查病房了,我问道:“医生,我这是怎么啦?我下面还有救吗?”医生检查了我的伤,又翻看了我的病历,说道:“你头部的伤势问题不大,有点轻微脑震,过几天会好的,你下的伤比较严重,小便功能会恢复,但输精管和神经已被破坏,极难复原,恐怕不能有正常的生活了。”我无言以对,难道这是老天爷对我的惩罚吗?不,这不怪老天爷,应该怪那个张总!是他毁了我!医生接着说:“昨天,是你小区的保安打的急救电话,民警根据你手机上的通话记录,已经通知了你的父母,他们今天会来看你。”



    



    中午,父母就赶了过来,当他们得知我的况,母亲流着泪说:“儿啊,我们前世作的什么孽,今世要遭这样的报应?”父亲叹息说:“哎,在家平平安安过子,就不会这么倒霉了,做生意容易招惹人,把你弄成这样,咱李家的香火怎么办啊?”是儿不孝,长了这么大,让父母如此失望和心,儿子对不起你们!我有过几个女人,却没有留下一个骨,以后想要也不行了!唉,任娟曾怀上一个,却被我无地扼杀了;苏欣和我结婚多年,一直不肯生育,说好30岁以后生育,没料到双方离婚了,竹篮打水一场空;我和陆老师保持了四年的暧昧关系,这种地下是不被世人理解的,如果我不和她结婚,是不可能生孩子的,如今她被人软,连人影也见不到了。我不能做真正的男人了,这种打击,比我生意失败变成穷光蛋还要严重一千倍,我愧对李家列祖列宗啊!



    



    我安慰父母道:“爸,妈,我没事的,我问过医生,我的能治好,能恢复的,我保证,将来一定给你们生个白白胖胖的大孙子!”做人要诚实,但有时也需要善意的谎言,安抚绝望的心。母亲抹了抹泪,说:“还以后啊?我和你爸年岁大了,等你出院后,你还是赶紧找个新媳妇,不要漂亮的,能安份就行,一家和和睦睦过子,再给我们生个孙子,要是再拖下去,我们老俩口就抱不动孙子了。”父亲说道:“你妈说的对,结婚生孩子,宜早不宜迟,从前的你都耽误了,往后一定要特事特办啊!”



    



    我想好了,等我出院后,就把苦心经营的公司转让了,然后去做三件事:第一,我要把陆老师救出来,无论她在何方,都要想方设法找到她,我还要告诉她,我理解了她的感,我愿意真正地接受她,不再顾及别人的看法,我要和她登记结婚!第二,如果陆老师真的和我结婚,我要去找最好的医院,找最好的医生,希望他们能帮我恢复男人的雄风,我要和陆老师生个健康活泼的孩子,延续咱们李家的命脉!第三,我要起诉张总,起诉他雇人行凶、侵犯公民人自由,要让犯罪分子得到法律的惩处!



    



    我出院的那天,阳光灿烂,我和父母走出医院大门,准备搭计程车回家。我看到大门旁有一个报摊,就说:“你们等我一下,我买份报纸。”我站在报摊前,买了一份《名城早报》,一边随手翻看,一边往回走。头版一条新闻吸引了我的注意:《远方会计跳楼亡,自杀背后扑朔迷离!》我呆住了,赶紧往下看:“本报讯:今天凌晨,远方大厦楼下的草坪上,发现一名血模糊的女子,警方根据死者上的证件证实,跳楼者系远方公司原财务科长陆雅琴,警方还从死者上发现一封遗书,对于自杀原因,目前警方正在调查之中……”



    



    泪水瞬间模糊了我的双眼,巨大的悲痛向我袭来!我难以置信,我亲的陆老师,她就那么离开了我?我茫然地向前走着,仿佛看到她就站在前面,微笑地对我说:“佳明,我在这儿,我在等你啊!”我扔下报纸,不顾一切地向她跑去!我的耳畔,似乎听到了父母声嘶力竭的叫喊:“快回来!危险!”可我没有听,我要去找她,我要把世俗抛在脑后,我不能辜负一个深我的人,我要和她创造属于我们的幸福!我要听她说,这些天她所遭受的磨难和痛苦!我要拥抱她,我要亲口告诉她,我她!我要和她在一起!



    



    我还在往前跑,所有的声音都抛在了脑后,我听到了“砰”地一声巨响,我的人整个飞了起来,重重地落在地上,随即失去了知觉……

重要声明:小说《日久生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