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爱情、创业 37、祸从天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州男人 书名:日久生情
    19、祸从天降



    



    我感到了危险,想挣脱他们控制,那两个男人把我的手臂扭得紧紧的,让我动弹不得。他手起刀落,白光一闪,我听到“哎哟”一声惨叫!刚开始以为是我自己在叫,可我没感到疼痛,却看到陆老师跌倒在我前,她的一只手鲜血淋淋!我惊呆了!可以想象,刚才一定是陆老师奋不顾地扑过来,用手挡了他的匕首一下!她的手受伤了,而我暂时保全了。



    



    拿刀的男人见误伤了陆老师,有点慌张,呆愣在那儿,另两个男人的手也放松了。我使出吃的力气,猛然冲向门,他们来不及阻拦我,我就把门打开了,冲着外面声嘶力竭地叫喊:“救命啊!杀人啦!”那三个男人见状,顾不得我和陆老师,夺路而逃。我回扶起陆老师,见她手掌上全是鲜血,紧张地问道:“陆姐,伤得怎样?我打120吧?”陆姐一只手揽住我的脖子,另一只受伤的手在她的衬衫上擦了下血迹,说:“没事,擦破点皮。”我拿起她的手仔细检察,发现她手掌的虎口被匕首划伤了,幸好伤口不深,就是流了不少血。有可能那男子见陆老师用手挡刀,中途收了力,不然,陆老师的伤势就不会这么轻了。



    



    两名保安闻讯跑来,可那三个份不明的男子已不知去向。保安看到房间内杂乱的形,问道:“发生了什么事?要报警吗?”我刚想据实相告,陆老师说:“对不起,刚才我俩为了点小事吵架,现在没事了。”一名保安说:“怎么能乱喊乱叫?我还以为抢劫杀人了!”另一名保安对陆老师说:“看你手上都是血,要叫急救吗?”陆老师说:“谢谢你们,我们自己会处理的,不用麻烦了。”星级酒店对客人比较尊重,尽管他们看出我和陆老师关系不一般,房间里发生的也不像小吵小闹,但客人不要求报警,他们也不会多事,如果叫来了警察,会惊扰到其他客人,对酒店的经营不利。



    



    我给陆老师擦干了手上的血,陆老师叫我从她的包里拿出一包卫生巾,说用来临时包扎一下。卫生巾有杀菌、止血、消毒作用,薄薄的卫生巾,又干净又柔软,像是一个特大型的创可贴。陆老师说,过几天就是她的月经期,她把卫生巾预先放包里,有备无患,因为有时会提前,没想到派上了这个用场。



    



    我们重新穿戴整齐,靠在背上,再也不敢睡了。陆老师小鸟依人似的,靠在我的上,笑道:“你那个还在,要是没了,我可怎么办?”我心有余悸地说:“多亏了你,要不然,我就是个新太监了。”陆老师笑了下,说:“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我摸了一下她受伤的手,说:“疼吗?”陆老师微微摇头,说:“佳明,你说句真心话,陆姐对你好吗?”我点点头,由衷的说:“陆姐,我知道你对我好,你都救过我两次了。”在我危急的时候,陆老师总是而出,我觉得用“感激”两个字来形容,份量太轻了。陆老师幽幽地说:“佳明,也许是我前世欠你的,为你做什么我都心甘愿,哪怕让我为你去死,我也愿意!”我说:“陆姐,你别这么说,我们不会有事的,你对我的意,我心里有数!如果没有你,我也不会有今天!”



    



    我们就这样半躺着,相互偎依。我说:“陆姐,刚才保安要报警,你怎么不让?他们那会儿还没跑远呀。”陆老师说:“我们这个样子,警察来了,不是要出丑了?还要跟警察去做笔录,如果有人知道你跟远方公司的会计夜宿酒店,恐怕要登上苏城报纸的社会新闻版了,我倒不怕,我是怕影响你的前程。”陆老师想得比我周到,使我感动不已。我说:“不知他们是什么来路,怎会闯到我们房间来行凶?”陆姐沉默一会,说:“我怀疑他们是受人指使,是张总派来的人。”我一惊,说:“陆姐,你见过他们几个吗?”陆老师说:“没见过。我认识张总边的保镖,这几个人可能是他从外面请来的。”我说:“他们好像是冲我来的?”陆老师说:“我也看出来了,那张总对我不错,如果是他叫来的人,估计不会对我怎么样,但对你就说不定了,你以后要多加小心。”



    



    天亮以后,我和陆老师离开了酒店,她把包房退掉了。陆老师说:“这里他已经知道了,我们不能再来了,佳明,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如果有危险就及时报警!”我说:“我会注意的,陆姐,你手上的伤最好去医院看一下,不要感染了。”陆老师点点头,说:“那我们保持联系,保重!”看着她的车从我的视线中慢慢远去,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种空落落的感觉。



    



    我回到公司,处理了一些事,四五天后,想起这几天没和陆老师联络,不知她怎么样了?她怎么没打电话来?这几天我想了很多,我感觉,我和陆老师之间,亲要胜过,我对她的牵挂,不是那种世俗的人间的牵挂,经过这些年的交往,在不知不觉间,她似乎已成为我的亲人,就像我的亲姐姐一样,我不能失去她。我拨通了她的电话,可是,话筒里传来的是她已关机的语音提示。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担心她会从我的生命中消失。我去她工作的远方公司的办公楼附近守候,我到我们去过的很多地方找她,我的车子在园区、新区、金鸡湖、太湖等周边穿梭,我在找她那熟悉的车牌号码,我在找她那饱经沧桑而依然美丽的影,可是,几天几夜,我一无所获。



    



    我说不清找她的原因是什么?我也很难说服自己将来和她结婚生子,我相信她不会故意躲着不见我,因为我知道她我!她用她的智慧、体、能力,甚至生命,为我解惑,为我解危,为我铺设了一条通向成功的道路!虽然她也过我,我和她约法三章,但这都是因为她痴迷地着我,离不开我!她得很辛苦,她没有错,错的是我,是我没有珍惜,是我辜负了她!陆老师,你在哪里?你知道我在找你吗?



    



    陆老师对我说过,那个张总很宠她,但他背景复杂,人际广阔,谁要是得罪他,是没好果子吃的。十多天来,没有她的任何消息,我很不放心。我守在远方公司外面的路口,我想,陆老师是主办会计,不可能不上班,就算有事请假,时间也不会太久。陆老师曾怀疑闯入酒店房间的人是张总指使的,那我守在这里,如果能见到那几个人在此出没,就能证实和张总有关。然而,我守候了几天,没见到陆老师和那个张总进出公司,发现有人似乎在跟踪我。



    



    我通过电信查号台,查询到了远方公司财务科的电话。我拨过去,是一个女的接的。我说:“麻烦你叫一下陆会计。”她说:“陆会计去九寨沟旅游,有好几天了。”我说:“她大概什么时候回来?”她说:“不知道。”我又问:“我是你们公司的客户,我想问一下,陆会计不在的话,你们财务上谁负责?”她说:“由沈会计负责,沈会计是张总的弟媳妇。”原来陆老师和张总去旅游了,那她怎么会关机呢?酒店分手时,她还说要保持联络的,没理由这么长时间不给我打电话,我担心她出了什么事。



    



    最近,我感觉有人在对我盯梢,在我开车时,从反光镜里,总觉得后面跟着的车子有点可疑;在我步行时,总感觉人群中有目光在盯视我;回到住处,开窗通风,感觉有望远镜在某处窥探我。以前从没这种奇怪的感觉,最近不知怎么啦,有点疑神疑鬼,但愿是我的幻觉。



    



    一天傍晚,我开车离开小镇,向苏州方向驶去。车子快到苏州时,手机铃声响了,我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是个陌生的号码。我怕影响开车安全,又不知道是谁打来的,就没接。我刚把手机放下,铃声又响了起来,我有点不耐烦,又没接。那个人很固执,紧接着又打过来了。我想,人家没急事不会这样,就把车停在路边,接通了电话。我说:“你哪位?找我有事吗?”电话里没有人说话,但我真切地听到了呜呜的哭声。我有点奇怪,说道:“喂,请你说话,好吗?”



    



    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既在我意料之外,又在我期盼之中!陆老师一边抽泣一边说道:“李佳明,是我啊,我是陆姐啊!”我抑制不住心的激动,急切地说:“陆姐,真的是你吗?你好吗?” 不知怎么的,我的泪忍不住就流下来了。陆老师说:“我刚从九寨沟回来,他收走了我的钱包和手机,还派人看着我,我没法和你联系啊!”没想到张总会对陆老师那样,限制他人人自由,那不是软吗?我说:“陆姐,你体还好吗?”没想到,陆姐哭了,她在电话里泣不成声地说:“他现在好变态,每天吃了药折磨我!我的体不太好,有点头晕。”我着急地说:“陆姐,你现在哪儿?我马上去见你!我要把你救出来!”陆姐说:“佳明,你别过来!他这里有很多人守着,我听他说过,他不会放过你的,你千万要小心啊!现在他在洗澡,我才有机会偷偷给你打电话。”张总太过分了!太可恨了!他仗着有钱,就可以为所为吗?我愤然说道:“陆姐,你告诉我,你在哪儿?我马上去!”陆老师在那边劝阻道:“别!我……”陆老师话未说完,我就听到“啪!啪!”两声脆响,第一声像是有人打了陆老师耳光,第二声好像是手机摔在地上发出的声音。我在这边疯狂地叫喊道:“陆姐!陆姐!”可是,再也没了回应。



    



    我把车开到园区的住处,飞快地跑上楼,从桌上拿了把明晃晃的水果刀,我决定去找那个张总。我带把刀,当然不是想去杀人,主要是用来防,迫不得已的况下,也用来吓唬吓唬那个张总!管你什么远方公司,管你什么亿万富翁,你要是今天不把陆老师放了,我跟你没完!我把刀藏在裤兜里,匆匆地下楼。我想去远方公司找张总讨个说法!



    



    当我走到二楼和一楼的楼梯交界处,突然从下面冲上来三个人,我认识他们,他们就是那天凌晨在酒店袭击我和陆老师的人!我知不妙,急忙把手插进裤兜想把水果刀抽出来,可是,已经晚了!为首冲上来的那个男人,朝我口打了一拳,打得我一连后退了几步,站立不稳。后面那个跟上来的男人,举着根木棍,朝我头上打来,我把头本能地一偏,木棍打在了我的肩膀上,我“哎哟”一声刚叫出来,他第二次又朝我头顶抡下来,我只觉眼前一黑,体像掉进了黑色的深渊,四处不着力。我扶着墙壁,艰难地想站起来,还没等我站稳,就传来裤子“哗啦”一声撕裂的声音,随即大腿根部一阵酸麻,我的心里格登一下,发出了一声惨叫:“啊……”

重要声明:小说《日久生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