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爱情、创业 35、祸福相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州男人 书名:日久生情
    18、祸福相依



    



    人怕出名猪怕壮,一些远亲近邻,知道我开公司挣了一些钱,有事没事就来借钱,只要数目不大,借钱的理由充分,我一般会满足他们,对于生活确有困难的亲戚,我会主动给他们一些接济。“穷则独善其,达则兼济天下”,这是我的追求。



    



    农历正月十五,苏欣竟然给我的父母打来了电话,说是最后一次给叔叔阿姨拜年了。怎么是最后一次?我父母追问原委,苏欣说了实话。父母一听我和苏欣离婚了,不住地唉声叹气。我爸说:“你们不是过得蛮好吗,怎么说离就离了,也不跟家里商量一下?”苏欣说:“过不下去了,早点分手也好,谁也不拖累谁,怎么,佳明没跟你们说?”我妈妈肚子里藏不住东西,立即打电话问我:“儿子,你好糊涂,离婚这么大的事,怎么不跟家里通个气?你太自说自话了!”我说:“又不是我想离婚,我也没办法。”妈妈说:“我看苏欣人不坏,是不是你做了对不起她的事?你在外面要学好,别惹事,啊!”我说:“我和她已经结束了,妈,你和爸等着我娶个新媳妇回来,再要是离婚,也得先叫她给咱生个大胖儿子。”妈妈笑道:“你怎么说话的,还没结婚怎么又提离婚?多不吉利!儿子,这次找个乡下姑娘,人实诚就好!”我笑道:“妈,你儿子可是要面子的,我把人家林琴花回了,结果还是找乡下的,不让人家看笑话吗?”        



    



    这天上午,我路过张燕的时装店,看到里面顾客盈门,我想快点走过,不进去了,但张燕看见了我,把我叫住了。她迎出来,手里拿着一张大红的请柬,我正纳闷呢,张燕笑盈盈地说:“我准备五一结婚,欢迎你和嫂子光临!”张燕并不知道我离婚了,我也没告诉她。现在我和张燕,除了偶然打个电话问候一下,也没什么来往了。我惊讶地说:“这么快就结婚了?”张燕笑道:“好男人不多了,看准了就要下手啊,不然,会被别人抢走的。”我笑道:“你是出嫁,还是招女婿?”张燕笑道:“只要两个人真心相,善待双方的父母,在哪儿安家并不重要。”我笑道:“你蛮想得开嘛。”张燕笑道:“那当然,吃一堑长一智嘛,离过一次婚,让我懂得了什么最重要。对了,我现在有这家店,收入不错,不需要备用金了,你那二十万,我想还给你。”我笑道:“不用还了吧,你要结婚了,那钱就当是我给你的贺礼吧。”张燕连忙摆手:“那不行!借你的就该还给你,借钱不还,我不成了诈骗犯吗?”我贴近张燕耳边说:“被你诈骗,我愿意。”张燕的脸红了,我转离开了。



    



    陆老师有时也回小镇,我们在一起吃饭,但不在这边过夜。我们都是本地人,认识的人多,若是让人知道了我俩的关系,肯定会闹得满城风雨,人言可畏,我和陆老师的名誉将毁于一旦,假设有一天,我真和陆老师谈婚论嫁,也不会在小镇上张扬,而会选择低调地生活。一个人的名誉,就像鸟儿的羽毛,是不能失去的,否则,一定会死得很难看。



    



    我和陆老师的幽会,仅限于下午或晚上,因为她还要去陪那个张总,她是张总的女人。自从我离婚后,陆老师有点贪心起来,每当我去苏州,她总想长时间和我待在一起,忘记了那个她必须回去的地方。张总是远方公司的老板,陆老师当年正是傍上了他,才当上远方公司的主办会计,拥有现在的舒适生活,她就是不喜欢张总,还是要陪他睡觉,这就是现实。女人往往会被感冲昏头脑,还往往自作聪明。有几次,我劝她:“陆姐,你回去睡吧,你不回去,会引起张总怀疑的。”陆老师却说:“不要紧的,没有我,他会找别的女人,现在当老板的哪个不花心?”



    



    陆老师虽然39岁了,可对那种事乐此不疲,就是折腾一晚,第二天她照样精神饱满。幸亏我体质好,要不然,我真担心有一天会倒在她上。对于她,我既感激,又害怕,还有点依赖。依赖她什么?我说不上来,她如同姐姐般的关怀,使我感到温暖、安慰和舒适。当我习惯了她的照顾,要是几天没见到她,还真有点期盼。她的份兼有老师、姐姐和人,她无怨无悔地关着我,使我生活得滋滋润润。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自从陆老师第一次没回她和张总的家,张总就怀疑她了。男人和女人的关系,有时无法用常理来解释,这世上就是一物降一物,张总边不缺女人,但他对她们只是玩玩的心态,唯独对陆雅琴动了心,他是真的迷恋她,陆雅琴上的女人味,把他给征服了。在张总看来,小姑娘的青涩,夜场女的放浪,都及不上陆雅琴的妩媚。张总派人跟踪陆老师,发现陆老师频频和我幽会,这下把张总气坏了:“小陆啊小陆,我对你百依百顺,没想到你竟然背叛了我!”



    



    祸福相依的道理,很多人都知道,但是,何时是福?何时是祸,谁又能预料呢?傍晚,当我开车去酒店的路上,眼皮一直在跳,我意识到可能会有危险,但不知危险来自哪里?一路上,我瞪大眼睛,小心翼翼地开车,生怕发生交通意外,直到把车停在酒店门口,平安无事,我才长出了一口气。



    



    陆老师在我来之前,就给我打了电话,说今晚有一份礼物要送给我,要我务必过去。我并不需要她送礼物,她送给我的已太多,让我无以回报。可陆老师说,她要送我的这份礼物,并不昂贵,但很珍贵,她希望我能珍惜,她还希望能给我一个惊喜。在很多人眼里,我算得上是成功人士了,虽然没有妻子和儿子,但我有几百万的票子,这是不少人一辈子也挣不到的。然而,我一直摸不准陆老师怎么看我的?是学生,小弟,还是人?或是三者兼而有之?她曾经是我的老师,我很在乎她的评价。



    



    我匆匆上楼,叩响了房门。映入我眼帘的,是满屋摇曳的烛光,还有屋子中央一个大蛋糕!陆老师拍着手,笑眯眯地冲我唱着:“祝你生快乐!祝你生快乐!……”啊?我真是又惊又喜!今天是我生?我自己都忘了啊!我真没想到,这种在电视和小说里才有的节,竟然真实出现在我的面前,太让我感动了!哦,我的陆老师,我的陆姐,竟然记得我的生?我30岁的生,竟然是陆老师为我过的!



    



    过生,对于现在的孩子来说,也许不值一提,可对于我而言,你也许无法相信,这是我的第一次啊!生于七十年代,生活艰苦,农民都在喝粥,谁会讲究过生?后来我出去读书了,很少回家,同学们有在学校过生的,但我没有。我从一本书上看到,孩子的生,也正是母亲的受难,当时我就想,我们不该为自己庆祝生,应该对父母多一些感恩。我想等我工作了,要给父母庆祝生,可真的工作了,却把这事给忘了。



    



    我感激地看着陆老师,她对我的意,让我受之有愧。陆老师在衬衫外了件毛衫,她的笑容,她灿若红霞的脸庞,让我想起十几年前的那个下午,我和她的第一次拥抱,而今,我们可以毫无拘束地相拥,莫非冥冥中早已注定?此刻我上穿的毛衣,是她在工作之余,亲手为我编结的。我被一片烛光包围着,我感觉陆老师在烛光里,仿佛变成一个满面羞、一红装的新娘子,她是那么端庄,那么美丽。我和陆老师,吃了一顿真正的烛光晚餐。今晚,她在我的眼里,消失了年龄的界线,消失了师生的代沟,我要好好地她,好好地疼她,好好地珍惜她!



    



    凌晨时分,我们结束了“战斗”。我刚做了几个深呼吸,突然听到激烈的敲门声:“咚咚咚!咚咚咚!”我说:“陆姐,有人在敲门。”果然听到门外有人叫道:“开门!快开门!警察查房!”我吓了一跳,有点不知所措。陆老师说:“快穿衣服!”我连短裤也没穿,直接上了一条长裤,上迅速穿上了一件衬衫。陆老师和我一样,快速穿上外衣外裤,迅速把我和她的内衣*塞进被子,简单整理了一下被。我走过去开门,陆老师小声叮嘱:“别害怕,就说咱俩是朋友。”

重要声明:小说《日久生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