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爱情、创业 34、别样芳香(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州男人 书名:日久生情
    那个男人走后,我对苏欣说:“我不想离婚。”苏欣说:“你以为我想离吗?哪个女人结婚不是想跟丈夫过一辈子?你做的那么多荒唐事,伤害了我对你的信任,让我对婚姻失去了信心!”我说:“我们还有挽回的余地吗?”苏欣说:“太晚了,已经太晚了!你不是原来的你,我也不是原来的我,你的心不在我上,我的心也不在你那儿,我们的婚姻有了不可弥合的裂缝,没有继续下去的意义了,我们不要再自欺欺人了!”我说:“苏欣,我们结婚有好几年了,感还是不错的,要是你早点生个孩子,我们现在就是幸福的三口之家了,不会闹到现在不可挽回的地步……”



    



    苏欣打断说:“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意义呢?我知道,你是担心我跟你分家产,才找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想拖延我和你离婚,是吗?”虽被她说中心事,但我没有承认,我说:“婚姻就像一个生病的孩子,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们就要尽百分之百的努力去挽救,如果我们摒弃前嫌,还可以在一起做夫妻的。”苏欣笑道:“你呀,说这些话不是骗你自己吗?我们之间还有合好的可能吗?你不要再抱幻想了,你也不用担心我借离婚狮子大开口,我会有分寸的。”



    



    我说:“苏欣,那就说说你的具体想法吧。”苏欣说:“我知道,这些年都是你在赚钱,我的一点工资,还不够我买时装,你开公司也不容易,我不多要,只要一百万,你办好一张存折交给我,这房子,你也得留给我,等你把钱给我,我们就去把离婚证办了。”我苦笑了一下,说:“一夫妻百恩,你都考虑得这么周到了,我没必要说什么了,就依你的吧。”我见苏欣的要求并不过分,只跟我要一百万现金,虽说暂时会影响公司的资金周转,但问题不大,我松了口气。一想到维持了六年的婚姻就要宣告终结,心里还是涌起了难言的伤感。



    



    我探询地问:“那今晚?我们就分开吗?”苏欣灿然一笑,说:“今晚么,我们还是夫妻,就不用分开了。”我忽然觉得,苏欣刚才那一笑之间,颇有徐志摩的那句“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羞”的风。我平时没怎么在意,没想临到分手了,才发现她的美,难怪人们常说那句话:拥有时不懂得珍惜,失去时才觉得可惜。



    



    苏欣洗了澡,温顺地躺在我的边,我发现,此刻她才像是我的妻子。无论是材还是容貌,她都是典型的苏州女子,很是俏,只可惜,我们夫妻的缘分只有短短几年。我在被窝里抚摸着她的体,苏欣默许了。仿佛是最后的晚餐,我们非常有耐心,我抚遍了苏欣上的每一寸肌肤。除去了彼此的睡衣,我们紧紧地纠缠在一起。六年来,这个我耕耘过无数遍的芳草地,此时此刻,如同品尝最后一块面包,细嚼慢咽,使我闻到了别样的芳香。



    



    或许,最后一次和第一次,一样令人*,令人难忘。我和苏欣,很投入很享受地体验这一次的交融。我们都明白,天亮以后,我们的体将渐渐疏离,我们的目光将渐渐冷却,今后将不会向对方打开自己。有个话剧叫《离婚了,就别再来找我》,是的,我和苏欣也将如此,大道通天,各走一边,而不会藕断丝连。我将离开这个精心营造的家,另外去寻找一个可以睡觉的地方。家和房子不是同一个概念,我可以另外买一房子,可是,我到哪里去寻找一个家?



    



    节前几天,我和苏欣协议离婚了。我给了她一百万。我不能给她带去幸福,也不会阻拦她去寻找幸福。前几天,我在园区另外租好一房子。马上到节了,我没对父母说我和苏欣离婚的事。离婚在城里不算什么,可是在农村,并不是光彩的事,会被人指指点点的。我不想父母这么大年纪,因为我的事在村里被人说闲话,再说,他们还指望抱上大孙子,要是知道我离婚,那不把他们气出病来?



    



    除夕夜,我回了家乡,和父母一块儿过。我买了一瓶洋河,跟父亲对着喝。父亲原是喝酒的好手,一碟花生,也能喝下一斤白酒,可动过手术后,就很少沾酒了。我本来只喝啤酒和红酒,这回过年,也想尝尝白酒的滋味,我想把自己灌醉了,忘却去年的不快,过了除夕,等我醒来,那就是节了,我将迎来崭新的一年。



    



    我没喝几口,母亲就不让我喝了,她夺下我的酒杯,说:“儿子啊,过年你怎么不把媳妇带回家?一家人聚在一起,多开心啊?”我搪塞说:“她呀,回娘家过年了,她说不喜欢到乡下来过年,说我们是俗人,是粗人。”父亲说:“现在农村发展好了呀,她还瞧不起咱乡下人吗?”我说:“人家瞧不起咱乡下人,咱还瞧不起城里人呢,也就挣点死工资过子。”母亲说:“都是自个过子,谁也不要瞧不起谁。”



    



    我的母亲是文盲,父亲文化也不高,他们不懂大道理,但他们为人处事,却是我学习的榜样。如今这世道,不缺精明,缺的就是朴实。我不忍心告诉父母,我现在又是单,媳妇没了。只有回到父母边,才是我最安心最幸福的时刻,用不着商场上的尔虞我诈,用不着场上的曲意逢迎,做回真实的自己。我不怕外面的风雨,但我也渴望一个温暖的港湾,我长大了,不能留恋父母的宠,我必须出去闯,像一棵树一样,不但自己扎下根,还要枝繁叶茂,为更多的人遮风挡雨。



    



    节过后,正是植树的好时节,公司的业务开始繁忙起来。陆老师知道了我离婚的事,给我来了个电话,说:“佳明,你现在自由了,恭喜你!”我说:“我离自由还远着呢,我现在是一只小鸟,不是搏击长空的大雁,我的体还没有完全自由,更别说是心灵的自由……”陆老师笑道:“我知道你作文好,但也没必要在我面前班门弄斧吧?”我笑道:“你是我老师,我哪敢在你面前卖弄?”陆老师停顿了一下,说:“我不是你老师了,佳明,你现在一个人了,可以多点时间陪陆姐了吧?”我没拒绝,也没答应,说:“陆姐,你不是说男人要以事业为重吗?你不希望我儿女长、英雄气短吧?”陆姐高兴地说:“好,我就喜欢你有志气,你放心,陆姐永远都支持你!”



    



    我还在履行和陆老师的“约法三章”,现在我离婚了,正常生理需求还是有的,找陆老师切磋,总比找洗头房的小姐强,除了安全,至少我和陆老师还有点感。陆老师对我越来越好了,给我买吃的买穿的,真是比亲姐还亲。她对我越好,越让我不安,我早晚会离开她,我怕她到时会受不了。不过,感归感,原野公司赚的钱,该分她的,我一分都不会少她。除了我这里,我知道她在远方公司,利用职务之便,也捞了一些钱,起码有几百万吧。我曾问她:“陆姐,你的工资就够你用了,要那么多钱干吗?”陆老师笑道:“不是还有你吗?我要为咱们的将来打算呀。”唉,她还是对我抱有幻想,让我无可奈何。

重要声明:小说《日久生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