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爱情、创业 27、梦过无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州男人 书名:日久生情
    14、梦过无痕



    



    这次回家,我意外遇见了林琴花。在乡间公路上,她一手牵着一位女孩,手里还抱着一个小男孩。虽多年没见,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农村姑娘不怎么会打扮,不会浓妆艳抹,看上去更质朴清秀。她比原来胖了一些,脸上红扑扑的,气色很不错,温柔的眼神饱含着母。她也认出了我,愣了一下,随即说:“是你呀,你回来啦?”她低头对边的女孩说:“桃花,叫李叔叔。”小女孩有五六岁了,模样很俊俏,她看着我,怯生生地叫道:“李叔叔。”我上去摸了摸女孩的头,笑道:“琴花,你女儿都这么大了。”她自豪地笑着:“是啊,我手里抱的是第二胎。他家独子,我们可以养二胎的。你呢?孩子几岁了?”我摇摇头,触景生。当年我攀小亲的对象,如今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她生活得多幸福啊!我呢,虽然上了大学,还娶了个城里姑娘,现在又开了公司,可是,我幸福吗?



    



    我掏出了一百元,塞在小女孩的手里,说:“琴花,我没想到会遇到你,边没带什么礼物,这一百元,给孩子买点零食吧。”林琴花吩咐孩子:“把钱还给叔叔,不能随便拿人家的东西,叔叔挣钱也不容易的。”小女孩果真把钱硬要还给我,我不接都不行。林琴花说:“哪能要你的钱呀?你也是辛辛苦苦赚来的,现在我们的生活也不错,他在厂里上班,我在家种蔬菜,一年也能多个一两万。”是啊,在农村,一年能节余一两万,生活就有保障了,一家再和和睦睦,那就是天伦之乐了。我想着出人头地,可是,我踏实我快乐吗?



    



    我和苏欣说了,要把公司开到家乡去,小镇上的基建工程很多,会有很多机会,在市区做绿化生意,说不定还不如在乡镇,因为市区的竞争对手多,而且他们实力不俗。苏欣说:“开公司的事,我不懂,你一个人决定好了。”我说:“你不是我妻子吗?这样的事,我总得要和你商量一下吧?”苏欣似笑非笑地说:“你舍得我这个老婆,可你舍得那个神通广大的朋友吗?”我狡辩道:“你说什么呢?把你老公想象成什么人了?我可是小葱伴豆腐,一清两白的。”



    



    我在陆老师不知况下,变更了公司的办公地点,在家乡的小镇上,租了一个间,把办公用品都搬了过来。因为换了新地方,原来的名片都得重印,还得装个电话和传真机,电脑也需要申请宽带。为了不让陆老师联系到我,我把手机号码也换了。我想在这里重新开始,定定心心地创业,太太平平地生活。



    



    那天上午,我去邮电局申请安装电话,刚走进营业厅,我注意到坐在营业台内那位面带微笑的女孩,不是别人,正是张燕!整整十年了,从青梅竹马的邻居,到十六岁冬天的那次意外,我们已有十年没有联系了。前一阵回家时,我听父母提到过,张燕去年离婚了,原因是她的丈夫没有生育能力。我以前只听说女人有的不能生育,没想到男人也有这种毛病。



    



    张燕说:“先生,请问你需要办理什么业务?”话刚说完,一看是我,不呆住了。我笑道:“是我,没想到吧?”张燕有点不好意思,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说:“刚回来,你还好吧?”张燕淡淡一笑:“一般般吧。”我说:“我们有十年没见了吧?”张燕笑道:“是啊,一眨眼,十年了,小时候的事,就像发生在昨天。”我说:“这些年在外面,我一直想着你呢。”张燕笑道:“说啥呢?你想我?你老婆不骂你才怪。”我笑道:“想是在心里的,她怎么会知道?”张燕看了看营业台前排队等候的人,笑道:“我光顾着和你说话,把正事忘了,对了,你要办理什么?”我说:“我想装部电话,再开通一下宽带。”张燕说:“哦,那你把表填一下。”我把填好的表交给了她,说:“不耽误你工作了,这是我名片,改天我请你吃饭好吗?”张燕笑道:“好啊。”



    



    见到张燕,我的心很好,勾起了许多美好的回忆。她是我儿时亲密的伙伴,是我童年最纯真的记忆,虽然后来没有联系,但这种记忆,就像酿的酒一样,历久弥香。张燕还是那么时尚美丽,一点也不像是二十七岁,更不像是离婚女人,不知道内的,一定还认为她没有结婚。她这几年的生活,并不是称心如意吧?十年前的意外,导致了我们两家的裂痕,但时间长了,什么都淡了,是该找个时间,好好和她聊聊了。



    



    人是故乡亲,月是故乡明。在家乡办事,还真是顺利,公司搬过来没几天,我就接到了一宗生意,是环镇公路需要八千棵行道树。仅此一笔,我就赚了一万多元。我想,离开了陆老师,我不照样可以挣钱吗?没有陆老师和苏欣两个女人在边,顿时耳根清静,体也得到了休息。虽然我对陆老师心存感激,公司的起步离不开她的鼎力支持,但我不想和她保持那种不三不四的关系了,要是让家乡的人知道了,我哪有脸出去见人?我毕竟有家庭,有空还是要回苏州慰问一下苏欣的,夫妻真要是冷落得像陌生人,于于理都说不过去。



    



    这天下午,我陪着父母,先到镇上的医院检查了体。母亲是老风湿了,医生说,要靠长期的调理,一下子治好是不可能的,目前还没有治愈风湿病的特效药,只能缓解暂时的病痛。父亲的肝脏拍了个CT,说是肝内胆管结石,有两颗比较大的,还有一些细沙状的,目前还没危险,但积月累,结石会变大,最好是做个手术,把结石取出来。父母说没事的,毛病生得久了,会好的。我笑道:“毛病要是自己能好,那医院不就关门了?”我帮父母配了一些药,先吃一阵再说,等有空了,我准备陪父亲去市里的医院做手术。



    



    我叫了辆电瓶车,送父母回家。走在去公司的路上,忽然看到邮电局门口,张燕风姿绰约地走了出来。她看见了我,说:“你在这儿干吗呢?”我说:“陪父母到医院检查,刚送他们回家,路过这儿。你下班了?”张燕点点头,说:“不错,难得你还有这份孝心。”我说:“对父母好一点,这是理所应当的。对了,你下班后有空吗?我请你吃饭。”张燕看着我,犹豫了一下,说:“现在时间还早,那我回家洗个澡,换件衣服,然后再联系你,好吗?”我说:“好,那我六点钟打你电话。”



    



    张燕,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一直给我亲切的感觉,自上次见到她后,时常在我心里咀嚼回味,尽管曾有过一段时期的疏远,但并不影响我对她的思念。同样是女人,留给我的感觉却截然不同,不管是得到还是失去,有的异,我就是发自内心的喜欢,比如林琴花、张燕、任娟,我觉得她们留给我的感觉是美好的,不可磨灭的,而有的我就是喜欢不起来,即使喜欢也是一时的,比如张玉梅、陆老师,跟她们在一起,我的感受是模糊的,甚至是不干净的。



    



    傍晚六点,我在饭店的包厢里,见到了清香丽影的张燕。她穿着一件浅蓝色的连衣裙,颈下露出心形的空白,白皙的肌肤衬托着一条闪闪发亮的细金项链。裙子无袖,两截手臂如细藕般嫩白。她的材不胖不瘦,恰到好处。她气质优雅,又不失妩媚,柔和中散发着成熟的光彩。我笑道:“张燕,你真美!”张燕莞尔一笑:“你过奖了。”



    



    我和张燕十年没有相聚,自然有说不完的话。我粗略介绍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至于那些*韵事,当然只字未提。张燕说:“我在苏州呆了几年,亲友在这边帮我介绍了对象,是个小学老师,我觉得还不错,就把工作调了过来。后来,我又离婚了。”我说:“现在离婚不算什么,何况,你还这么年轻漂亮,完全可以有新的生活。”张燕笑道:“现实没你想象得那么容易,和我差不多年龄的,都结婚了;比我小的,我也看不上,我可不想既当老婆又当妈;比我大得多的,我也不想嫁,嫁个老头,想着心里也别扭。哎,我现在就过过单生活吧。”我笑道:“单的羡慕结婚的,结婚的又羡慕单的,这世界就这么好玩!”



    



    到底是儿时的朋友,话一开闸,就聊起个没完,我们还有个共同的话题,就是对于家乡变化的关心。对于生态环境的恶化,我们感慨不已,流淌了成百上千年的河流,为什么十来年的光景,就被污染得不成样子?这是工业文明必然带来的副作用吗?还是现代人太急功近利,不考虑子孙后代的生存?清澈、纯真、淳朴,这些美好的词语,只能在童年和梦境中温习了。



    



    我说:“前两年听说你结婚了,本当祝福你的,一直没机会,没想到你赶了个时髦,转眼又离婚了,你可真行啊。”张燕笑笑说:“结婚和离婚一样,都是受法律保护的,我想,要是能过下去,谁也不想走到那一步吧?”我说:“你打算以后怎么办?”张燕说:“遇到合适的,当然还想有个家庭,没合适的,我就一个人过,反正现在也习惯了。”我说:“单是贵族,还是一个人自由自在好啊。”张燕笑道:“富人不知穷人的苦,你就别说风凉话了。”

重要声明:小说《日久生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