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爱情、创业 25、约法三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州男人 书名:日久生情
    13、约法三章



    



    女人的嗅觉,真是出奇的灵敏。我晚上一回到家,苏欣的眼神就透着狐疑,说:“你中午没回来吃饭,是不是跟别的女人上饭店了?”我说:“哪能呢?你别瞎猜了,自从和你结婚后,我的眼里就只有你,快去烧饭吧,我跑了一天,饿坏了。”下午和陆老师在酒店里,费了我不少精力,真的感觉饿了。苏欣说:“你骑着自行车东奔西跑,太辛苦了,等你挣到钱,咱们买辆小轿车,风光风光。”我笑道:“快了,咱们一定能坐上小轿车。”



    



    夜里,苏欣不肯睡,非要叫我“加班”。由于白天和陆老师缠绵了一次,我怕体力透支,被苏欣发现破绽。我说:“昨天不是来过了吗?”苏欣色迷迷地说:“昨天是昨天,我今天还想要。”我磨蹭了一下,只得履行“义务”。苏欣和我有言在先,这几年不要孩子,可她不愿吃避孕药,认为吃药伤,每次都是她帮我戴避孕,还要细心检查,防止有沙眼什么的,导致意外怀孕。



    



    幸亏我年轻力壮,精力充沛,出色地完成了“加班”任务,苏欣没对我起疑心。女人如田,男人如牛,有两块田等着我去耕耘,唉,长此以往,非把我累垮不可。当然,我不可能和苏欣离婚,苏欣好的,我总不能和那个半老徐娘陆老师结婚吧?和陆老师上,说孽缘也罢,说各取所需也罢,我自有打算。陆老师表面端庄,骨子里透着*,她能帮我成就一番事业,她现在掌握着绿化工程,我和她在一起,自然不会吃亏。我看看躺在边的苏欣,她哪知道我的想法?吃饱喝足,睡得正香呢。



    



    事进展得顺风顺水,陆老师果真没有食言,她给我垫资五十万,注册了原野园艺实业公司,法人代表是我,但她和我私下订了协议,商定利益分成的细则。隔三岔五的,她会约我到新世纪大酒店“叙旧”。过了三个月,陆老师给我买了辆面包车,她对我说:“李佳明,你现在是公司的老总,甭管公司大小,你总得有点派头,骑个破自行车,那不把生意都吓跑了?”我说:“那好,陆姐,算我借你的,等我挣了钱就还你。”陆老师笑道:“在我眼里,你比钱更重要!别着急,不出两三年,我会让你过上好子的!”陆老师对我真够好的,我不知道,她是真的喜欢我,还是出于寂寞,把我当成她的人?



    



    苏欣对我最近的好运气,半信半疑的,她说:“李佳明,你真遇上贵人了?才几个月,又是公司,又是车子,你哪来的那么多钱?”我说:“我向朋友借的,等我赚了钱就还给人家。”苏欣问:“是哪个有头有脸的朋友,我怎么没听你说起过?”我说:“你放心好了,我总不至于做坑蒙拐骗的事吧?到年底,你就等着帮我数钱吧。”苏欣笑道:“有钱赚当然是好事,可我怕你被人卖了还不知道,你这人,我算看透了,表面上别看你成熟的,实际上你特天真,像个小孩。”我不得不佩服她的眼光,她说的没错,我外表要强,其实内心很脆弱,我更喜欢过一种单纯的生活。



    



    远方公司的绿化工程,还没开始招标,我在陆老师的帮助下,接了几单生意,是其它公司开发的楼盘的绿化,挣了点小钱。陆老师说:“先积累一点经验,对你有好处,别梦想一口吃成大胖子,那容易消化不良。”我觉得她说得有道理,在我心目中,她就是我的老师,阅历比我丰富,生意经比我精通,我称呼她陆姐,那是因为她喜欢,实际上,我还是愿意把她当老师一样尊敬。我和她在一起,对她没有产生过慕,哪怕体叠合在一起,也只是**的驱使。



    



    那年七月和八月,老天爷像是碰到了伤心事,绵绵不绝地下着雨,不但是苏州,在长江以南大部分地区,都发生了洪涝灾害。雨水不绝,建筑工程只能暂停,陆老师有了大量的空闲时间,她除了白天经常约我见面,有时晚上也要我陪她。苏欣开始怀疑起来,一天,她问我:“现在大雨下个不停,根本不能种树,你天天出去,到底在干什么?”我说:“应酬啊,总得先请人家吃吃饭,他们才会把生意给我。”苏欣冷笑道:“你以为我是傻瓜?你天天出去,到底背着我做什么了?”我说:“夫妻之间要相互信任,你怎么怀疑起我来了?”苏欣说:“你骗谁呀?你肯定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要不然,你现在怎么三下两下就结束了,以前的劲儿上到哪去了?你说呀!”我分辩说:“我是人,不是机器,哪有可能一直保持最佳状态?”苏欣说:“你要是瞒着我和别的女人勾勾搭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夜里睡觉,她背对着我,我主动去挠她的痒,她也不睬我。这是我们结婚后,第一次背对着背睡觉,以往,她不把头枕在我的臂弯里,是睡不着觉的。



    



    一天下午,我和陆老师见面时,我说:“陆姐,我那位对我起疑心了,以后我们少见几次吧?”陆老师不以为然地说:“现在的家庭,只要你掌握经济权,谁怕谁呀?她要不想和你过,那你离婚,我和你结婚!”我吓了一跳,我以为,我和她只是心照不宣的人,没想到,她居然有和我结婚的念头,我这不是湿手沾着干面粉吗?我怎么可能和她结婚,她年纪比我大,还有点*,这样的女人当人还行,娶回家做老婆,那可不合适。



    



    陆老师似乎看出了我的忧虑,笑道:“怎么,你害怕了?你不想和我结婚也可以,不过,你至少得陪我十年,到我四十五岁,我就把你放手,那时,你想怎么飞就怎么飞!我呢,保证在十年里,帮助你从一个穷小子,变成一个百万富翁,甚至千万富翁!怎么样,你不吃亏吧?”虽是八月,一年中最的时节,但一阵寒意如蛇一样游上我的脊梁,凉飕飕的,使我不住打了个寒颤。我方才明白,陆老师不是盏省油的灯,她居然想控制我十年青,太可怕了!我得想办法摆脱她的纠缠!



    



    我萌生退意,尽管我舍不得新成立的原野公司,舍不得现在舒适的生活,但是,和自由相比,那些都是可有可无的;而且,陆老师带给我的,是繁荣的假象,她既然能让我发达,就能让我破产,我要脱离她的圈子。我的重心渐渐偏向了家庭,偏向了苏欣。俗话说:“夫妻没有隔夜仇”,何况,我和苏欣并没什么仇恨,只不过她对我有点猜疑罢了,在我的哄说和关怀下,我们就和好了。我对苏欣,有了更多的关,我要和她联合起来,一起去抵制陆老师的“侵略”。有时,陆老师来电话约我,我拒绝不了,就给苏欣打个电话,叫她隔一个小时来电话,我有事要处理,请她提醒我一下。有了苏欣的及时提醒,我就缩短了在陆老师那儿的时间,尽快地脱



    



    九月中旬,雨停了。那些停工很久的建筑工地,又恢复了火朝天的忙碌景象。我和陆老师,破天荒地有一个星期没见面了,我暗自庆幸,照这样下去,相信陆老师对我的,也会渐渐减退,那我就能顺利摆脱她了。天生我材必有用,以后就是不做绿化生意,我也可以做其它的,哪怕生活艰苦一点,总比以后被陆老师抓在手心里强吧?我是需要她的帮助,但我不能把自己卖了呀!



    



    我正想着,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响了,是陆老师打来的,她兴奋地说:“李佳明,你马上过来,我要给你一个惊喜!”我说:“去哪儿?”陆老师说:“当然是工地!哦,不!先到酒店,再到工地!我们要好好地庆贺一下!”一听酒店,我就有点条件反地哆嗦了,我问:“陆姐,是什么好消息呀?你先透露一下,要是不急,我就不过去了,我这里还有点小事需要处理。”陆老师愣了一下,大声地说:“还有比我们见面更重要的事吗?还有比我们即将到手的五百万绿化工程更重要吗?”        



    当我筋疲力尽地躺在陆老师的边,当陆老师不顾*地搂抱着我,说实在的,我并没有多少兴奋,片刻的欢娱,并没有给我气回肠的感觉。我是做梦都渴望拥有大把的钱,过上富有的生活,但陆老师和我的交往,越来越使我感觉像是一场交易:她给我生意,我给她体。我似乎成了她垂钓的一条鱼,明知道她的危险,却还是围着她团团转。

重要声明:小说《日久生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