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爱情、创业 20、日久生情(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州男人 书名:日久生情
    相对于邮电、财会、商业、医药等炙手可的专业,我学的园艺,在当时是一项冷门,找工作,机会不多,但一有机会,成功率较高。我的运气不错,毕业不久,就在苏州园林局找了一份工作,种树、修剪、除虫、维护等,主要负责十全街路段,工作还算轻松。



    



    我们小组一共有四个人,两男两女。组长吴有财,四十多岁,工龄有二十年了,我尊称他为吴叔。组员三个,我、苏欣和孙建芳。孙建芳30多岁,半老徐娘,风韵犹存,我平时叫她孙姐。苏欣23岁,比我大一岁,去年来上班的,市区人,和我年龄接近,很谈得来。真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我们一组老中青齐全,格各异,但彼此处得很好。



    



    20世纪九十年代,苏州经济蓬勃发展,在全国崭露头角,很多国际知名企业,看好苏州这块风水宝地,相继落户苏州。让人感觉美中不足的是,苏州缺少本土的名牌企业,前几年闻名遐迩的长城电扇、香雪海冰箱、花吸尘器、登月手表、孔雀电视机等,先后走了合资之路,虽然保住了企业,但没保住这些名牌商标。



    



    我能在苏州找到一份工作,感到很满意。本来,我在家乡的镇上,找到一份类似的工作,是到镇绿化队上班,我想,市级单位和镇级单位,当然是市级的好。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在镇里工作的人,想调到市级单位,那是非常吃力的,而市里的人往下面走,易如反掌。父母希望我留在家乡,见面比较方便,但我还是选择到市园林局工作。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的这个选择很正确,为我以后的从商之路,铺了一条光明大道。



    



    我们常的工作比较悠闲,除非苏州要开重要的会议,或是举办什么重大活动,才会有突击的绿化任务,哪里要种树,哪里要摆花,限时完成,而平时的维护相对轻松,在七八月份的台风季节,才会比较忙碌,随时待命,处理被台风刮倒的树木,还有就是年前的一个月,对一些树木进行修枝和保养,有的树木耐寒能力差,要给它缠上草绳保暖。我们小组主要的体力活,当然是吴叔和我做,因为我们是男人,孙姐和苏欣,做些扶梯子、捡树枝、拔草之类的轻活。



    



    工作着是快乐的,从我自食其力的那天开始,我对生活就充满了希望。生命是珍贵的,生活是美好的,而美好的生活,需要我们的双手和大脑去创造。悠闲的生活,让我忘却了许多烦恼,只是偶尔会想起远方的杜小玉,还有绝然而去的任娟,我将她们记在心底。



    



    工作了一年多,在吴叔的带领下,我认识了很多树和花,以及它们的生活习,也知道行道绿化、城市绿化和庭园绿化,需要不同的树种和花草。我们常见的树种,基本上是法国梧桐、香樟树、广玉兰、女贞等。吴叔说,一草一木,都有生命和感,你伤害它们,受损的将是我们自己,你护它们,它们将给我们无穷的馈赠。



    



    聊天时,往往吴叔和孙姐一对,我和苏欣一对,大到国家大事,小到家长里短,都是我们聊天的话题。一天,孙姐开玩笑说:“我来做个媒,苏欣,你和李佳明结婚么好哉,你的男朋友当兵有啥好?”我这才知道苏欣有男朋友,原以为她和我一样是单贵族。苏欣笑着说:“孙姐,你乱点鸳鸯谱,你想破坏军婚呀?”孙姐笑道:“哦哟,你别吓我啊!”



    



    苏欣经常和孙姐搭档去逛街,她私下里对我说,孙姐的审美眼光不怎么样,老叫我买大红、大绿、大黄这种颜色,叫我怎么穿得出去?我说:“孙姐可是职业眼光哪,红的是花,绿的是草,黄的是叶,符合我们绿化队的份嘛。”苏欣说:“我不喜欢太亮的颜色,我喜欢淡雅的。”我说:“淡的好,就像花香一样,淡的好闻,浓烈的就刺鼻了。”苏欣说:“是啊,我就喜欢素淡的。”



    



    转眼夏天到了,苏州的夏天并不很,我们出勤的十全街,更是树荫蔽,凉爽宜人。夏天是个感的季节,女孩子穿得少,秀出各自的材,也让男人一饱眼福。美之心,人皆有之,但不知为何,自从和任娟分手后,我心里隐隐有种对女人的愧疚感,就是和我每天照面的长相甜美的苏欣,也从没激起我心里的波澜。



    



    然而,感是个微妙的东西,有句话叫“久生”,现实中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两个人长期相处,积月累,自然会生出好感,生出份来。即便是两棵树挨在一块儿,时间长了,它们也会勾肩搭背、卿卿我我,何况是两个青年男女呢?

重要声明:小说《日久生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