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爱情、创业 17、出乎意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州男人 书名:日久生情
    9、出乎意料



    



    那种温润的感觉,把我整个地吞没了,过了好一会儿,我的心才恢复了平静。任娟抱着我,喃喃地说:“别走,让我再抱会儿。”我轻声说:“任娟,我你,我会对你负责的。”任娟脸上的红晕渐渐消退,抿嘴笑道:“这是你说的,可别耍赖。”我笑道:“是不是口说无凭?要不我给你立个字据?”任娟说:“的承诺,写在纸上是没用的,我要你铭刻在心里。”我笑着说:“嗯,一定!”



    



    我想:今晚我能轻易得手,一是任娟的父母都不在,给我们创造了单独相处的机会,二是我和任娟是二十出头的青年,心萌动,难自,在冲动之下偷食了果,应是两相悦吧?



    



    这几天,我和任娟过得非常开心,她买了许多零食,买了许多书,还给我买了一纯棉内衣。内衣虽说不贵,但她的这份心意,让我感到无比的温暖。她是一个细心和体贴的女孩,尽管家境富裕,但她做家务,而且懂得照顾人,能娶她为妻,一定会幸福的。



    



    也许是精力充沛,也许是投意合,我和任娟每天夜里都要亲昵好久,沉浸于鱼水之欢。除了晚上的“正餐”,深夜还要“夜宵”,早晨还要“早餐”。年轻就是资本,我们一点也不感到疲倦。她笑着说:“佳明,我喜欢和你在一起,虽然你有点*,但你不下流,你心地不错,有孝心,我会珍惜我们的感,直到开花结果!” 我感激地说:“任娟,你对我的好,我一辈子不会忘记的!”任娟笑嘻嘻地说:“你以前的*韵事,我就不追究了,不过,以后你只许有我一个,知道吗?”我笑道:“遵命!”



    



    三天后,任娟的父母回来了,看到女儿喜气洋洋的样子,他们很高兴。任娟的母亲是过来人,她一看女儿的神色,就知道女儿恋了。我在院子里眺望河水时,隐隐听到了她们在厨房里的谈话。任娟的妈妈问:“娟娟,这几天你们两个在一起,没什么事吧?”任娟矢口否认:“没有呀,我们过得很好啊。”任娟的妈妈问:“真没有?老实说,你们有没有发生那个?”任娟佯装不懂:“妈,什么那个?”任娟的妈妈说:“别跟妈装糊涂!你坦白说,你们有没有偷偷做什么?”任娟说道:“有啊。”任娟的妈妈追问道:“真做了?”我在外面有点紧张,我害怕任娟的父母知道况后,会把我臭骂一顿,甚至把我赶出去,没想到任娟回答说:“做了呀,我们在一起做了饭,还做了菜,怎么啦?”真有她的,我在外面,听了差点笑出来。



    



    寒假结束后,我们回到江苏农学院。这是我们在大学里的最后一个学期,马上要面临毕业了,同学们都很用功。我和任娟也投入了紧张的复习,偶尔会出去散步,和上学期不同的是,现在我会和任娟携手并行,在僻静的地方,我们还会拥抱与亲吻,除此以外,我们没有更亲密的举动。我不想当初跟张玉梅那样,和任娟去外面开房,任娟是个乖女孩,我不想让她看到我的坏,也不想让她变坏。事实上,学习忙了,也无心去想其它。



    



    临近毕业,校园里原本很多成双作对的,此时大多分道扬镳了。也许他们一开始就不是,而是相互取暖。宿舍里的孙耀,出人意料地和那个张玉梅和好了,张玉梅毫不介意地在我面前跟孙耀亲。哎,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都说“好马不吃回头草”,张玉梅虽然漂亮,但有点水杨花,保不准还会给孙耀戴绿帽子,孙耀愿意当这个冤大头?据宿舍里的消息灵通人士王建明说,这个孙耀的父亲是个副局长,有点权势,而张玉梅出在普通工人家庭,当初张玉梅肯和孙耀好,就是看上了孙耀的家境,绝不是他这个人,如今,快要毕业了,张玉梅主动来找孙耀,愿重修秦晋之好,答应毕业后就跟孙耀结婚。孙耀有自知之明,他材较矮,相貌一般,要不是有个手握实权的老爸,凭自条件,哪个漂亮女孩肯嫁他?他也就顺水推舟,不计前嫌,又把张玉梅搂到怀里了。我在心里说:孙耀,你上次说把二手货让给我,这回,你怎么把我的退货当宝贝了?



    



    生活不是风平浪静的,我和任娟遇到了意外况,让我们不知所措。任娟最近有感觉恶心和呕吐,我担心她生了什么病,陪她去医院检查。医生的一番话,把我们两个惊呆了!医生说:“小姑娘,你没什么病,你怀孕三个月了,是正常的妊娠反应。”怀孕?我和任娟面面相觑,一阵茫然。



    



    离开医院的路上,任娟说:“佳明,你说我们怎么办?”我说:“我们还是学生,这个孩子来得真不是时候。”任娟说:“佳明,我们毕业后马上结婚,好吗?”我说:“我们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呀。”任娟说:“这是我们的结晶,听说第一次怀孕的孩子最聪明,他是一条生命,我不想失去他。”我说:“事关重大,要不,我们告诉父母,听听他们的意见?”任娟摇头说:“我爸妈肯定不会同意我生的,他们要是知道我怀孕三个月,就知道是你睡在我家时干的好事,我妈妈知道我骗了她,肯定气死了,我爸更是老古董,要是知道我未婚先孕,他会打我的!”我说:“要是让学校知道你怀孕的事,恐怕会影响我俩的毕业,这可怎么办?”任娟说:“要不,我退学吧,等你毕业后,我俩就结婚,我们的孩子就能在今年年底生下来了。”我连连摇头:“退学?那怎么行?你三年的书不是白读了?我们得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突如其来的况,我和任娟都晕了。凭心而论,我是乐意和任娟结婚的,像任娟这样的女孩子,正是贤妻良母的最佳人选,不过,结婚是几年以后考虑的事,现在我还是一名学生,一贫如洗,最起码工作后,有了点积蓄,才能撑起一个家。婚姻和是两回事,,饿着肚子也能有,婚姻就不同了,要维持一个家庭,柴米油盐酱醋茶,哪样少得了?缺乏必要的经济条件,还是过几年谈婚论嫁比较好。



    



    还有两方面的问题,不得不慎重考虑:一是我们的恋关系,还没有公开,连双方的家长都不知,这一关,肯定是先要通过的,我的父母不存在问题,问题在任娟一方,万一她的父母不同意我们结合,那事将更复杂,一切努力将付诸东流;二是我们还没毕业,在校学生怀孕,校方一旦知,肯定不能容忍,弄不好会开除我们,如果不能顺利拿到毕业证书,对我们以后的生活是非常不利的。



    



    我和任娟绞尽脑汁,想来想去,还是束手无策。我们一直回避把小孩打掉,特别是任娟,她一心想把孩子生下来,她说这是她上的骨,又是我们的结晶,哪怕现在还只是一个球,但上天已赋予他生命,我们不能残忍地剥夺他的生命权。我理解任娟的心,可实际的况不容乐观,首先,我们自己还是孩子,一直在父母的庇护下生活,还没有真正体会生活的艰辛,还没有为人父母的心理准备;其次,我们在生活没有充分保障的前提下,如果让这个孩子出生,我们将不能给予他足够的护,我们也会难过和不安。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怀孕已经四个月了,她有了强烈的妊娠反应,她尽量穿宽松的衣服,有时呕吐,有同学问起,她以肠胃不适搪塞过去。我不能去怪那个孕育了四个月的宝宝,他是无辜的,我只能怪自己的鲁莽,当初没采取避孕措施,没有周全地保护好任娟,以致造成现在的彷徨局面。怀孕已是事实,无论生不生,对我们来说都是难题。



    



    任娟见我面容消瘦,也很心疼。她说:“要不,我们先瞒到毕业,然后我们留在扬州,等孩子出生后,我们再回苏州,那时,生米已成熟饭,父母拿我们没办法了。”我说:“留在扬州,工作不好找,孩子又将出生,困难重重,再说,毕业后不回家,你的父母不会来找你吗?”任娟坚持道:“我不管,除了把孩子打掉,别的办法我都接受,哪怕叫我跟你要饭,我也愿意!”任娟对我的意,我很感动,我说:“还有两个月才毕业,你的肚子一天天见长,万一被校方发觉,你的名誉会受到很大的打击,我不忍心你受此伤害啊。”任娟紧握着我的手,说:“我会注意的,不让他们发现,佳明,我需要你的支持!”

重要声明:小说《日久生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