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爱情、创业 14、如愿以偿(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州男人 书名:日久生情
    一天晚上,我和张玉梅看了电影《魂断蓝桥》后,我们走进了一家小旅馆。电影中罗依和玛拉的,催化了我们的感,使我们有一种强烈的**,想及时抓住什么。当我迫不及待地褪下我心目中“白雪公主”的衣衫,当我大汗淋漓又酣畅无比地翻山越岭,盘桓在我心里的,是巨大的兴奋和失落。张玉梅表现的激与疯狂,把我引领进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境地,可是,同时我也感觉到,她的表现比我娴熟多了,显而易见,她不是第一次,而我把神圣和鲁莽的第一次,献给了她。



    



    我搂着玉梅光洁的躯体,心感到难以言喻的欢快。她轻拭着我额头上汗珠,嗔道:“你刚才太猛烈了,像一头疯牛!”我笑道:“在你这片芳草地上耕耘,我能不卖力吗?”玉梅甜蜜地问道:“你开心吗?”我点了点头:“只要你开心就好。”玉梅说:“你真的这么在乎我的感受吗?”我笑道:“那当然,男女之间的快乐,应该是相互的。”玉梅在我脸上亲了一下,又在我上磨磳起来,见我有了反应,笑道:“我还想要。”不由分说,她就翻到了我的上……



    



    我不是老古董,对贞观念很看得开,对于张玉梅有过经历,我并不在意,我的失落感,并非来源于“处女结”的破灭,而是她这么轻易地和我上,在上的表现又那么疯狂,颇有点反客为主了,破坏了我原先认为她很“淑女”的印象,我幻想中她如天山雪莲一般的纯洁,变得有些荒唐可笑,她打碎了我美丽的梦,她如果拒绝我,或者表现拘谨一些,都会让我心花怒放。也许,任何东西,得不到的才是最美好的,得到了,反而感觉不珍贵了。



    



    从相识到上,我和张玉梅,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世人大多以为,美女是高不可攀的,是最难追的,其实不然,正因为多数男人对美女望而却步、敬而远之,反而使美女陷入无人问津的尴尬,一旦有男人勇敢向她示,很可能一拍即合。女人担心美貌会成昨黄花,她是不愿等到变成残花败柳的那一天,把自己降价处理的,只要有男人真心喜欢她,她是很容易有嫁的心理的。



    



    就像猫儿偷腥一样,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第三次。我和张玉梅之间,并没有山盟海誓,她好象并不在乎这个,颇有点“只求今拥有,不求天长地久”的意思。后来我才明白,她并不我,她和我的亲密接触,不过是逢场作戏,她利用她的清纯假象,蒙骗过不少男生,她不过是在玩着“鱼戏莲叶间”的游戏,自始至终,她没有想过要嫁给我。



    



    我曾经问过她,要不要向孙耀摊牌?现在我们这样偷偷摸摸,我有负疚感,对孙耀来说也不公平。玉梅满不在乎地说:“你怕了?我和谁好,他管得着吗?”我说:“他不是你男朋友吗?”她笑道:“现在是什么时代了,别说他是我的男朋友,就算我是他妻子,我想跟谁好,那也是我的自由!”我哑然,觉得有点不认识她了。



    



    以前,我是很渴望和张玉梅同共枕的,这么漂亮的女孩躺在我边,既满足了我的虚荣心,也满足了我的生理需求,这是很光荣的事,如今,我改变了想法,感觉她不过是一个花瓶,看上去很美,其实没什么内涵。白色并不代表纯洁,就算她穿上白色的时装,就算将来她穿上白大褂,在白色外表包裹下的灵魂,依然是平庸的,甚至是龌蹉的。当然,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纸是包不住火的,我和玉梅的关系,孙耀还是知道了,但我不怕,张玉梅也不怕。中外历史上,有过几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而决斗的事,但在我上是不会重演的。我会保护心的人,但为了一个三心二意的女人,跟别人以命相搏,是不值得的,是愚蠢的。尽管单打独斗,比我矮十公分的孙耀,相信不是我的对手。



    



    那天放学,孙耀约我去场后面的小树林见面,起初我有点担心,担心他约一帮人对我下狠手,毕竟他是本地人。谁知,孙耀站在我面前,平静地说:“足球只有一个,女人天下多的是,哥们,你要是喜欢我的女友,我就无偿转让给你了,反正她是被我用过的,你觉得好你就用吧。”孙耀的平静,不管是不是装酷,但他的话,让我有点愤怒。他故作潇洒地把用过的女人当成旧物品,轻飘飘地处理给我,这不是对我的侮辱吗?我差点抑制不住想痛揍他一顿,但还是忍住了。“小不忍则乱大谋”,他那是打肿脸充胖子,让他去和足球*去吧,哪比得上我温香软玉搂满怀?



    



    自从孙耀和张玉梅划清了界线,我和张玉梅就堂而皇之地出入于我的校园和宿舍。然而,我们偎依的影,并没给我带来掌声和好运,相反地,一些知道底细的家伙,添油加醋地传播我夺人所的光辉经历,害得我所到之处,总有人对我的指指戳戳。舍友对我也冷淡了,我心里有了压力,学习上也退步了,由于经常和张玉梅出去玩,我花钱有点大手大脚……总而言之,我得到了张玉梅,却失去了很多很多。



    



    

重要声明:小说《日久生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