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爱情、创业 13、如愿以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州男人 书名:日久生情
    7、如愿以偿



    



    张玉梅几乎每个星期天都要过来,她男朋友孙耀照例不在,倘若有其他舍友在,她停留的时间就很短,如果就我一个人在,她会和我无拘无束地聊天。我能感觉到她对我的好感,不过,目前她还是孙耀的女友,我得注意分寸。我知道速则不达,心急吃不了汤团,我在和她益加深的交往中,等待质的飞跃。



    



    由于我学习用功,有幸得到了二等奖学金。揣着那几百元钱,我暗想:时机来了!我有了一个请客的理由,有了一个约张玉梅单独相处的机会。我立即给她的宿舍打电话,接电话的正是张玉梅。她问道:“谁呀?谁找我?”我说:“是我,李佳明。”张玉梅说道:“哦,是你!找我有事吗?”我来了个擒故纵,说道:“非得有事才能找你呀?那我不说了。”张玉梅果然说道:“好好,你说吧,我听着呢。”我说:“我获得了奖学金,想请你吃饭,可以赏光吗?”张玉梅格楞也没打一下,一口应:“好啊,什么时候?”我说:“今天晚上,行吗?”张玉梅说:“今晚孙耀约我去看电影,改天行吗?”我说:“那明天吧,明天晚上我约你,不见不散!”



    



    第二天放学后,我去商业大厦买了一西服,还买了一双皮鞋,去理了一下头发。虽然和张玉梅早就认识了,但毕竟这是第一次约她,意义非同一般,就算我不英俊潇洒,也得给她留下个好印象吧?第一次的记忆是令人难忘的,要不,怎么人们到老了,还念念不忘初恋呢?



    



    我坐在酒店的小包厢里,等张玉梅来。我特意选择了这家小酒店,它坐落在瘦西湖的旁边,拉开窗帘一角,近赏琼花,远眺瘦西湖,地理位置绝佳。晚上六点多,张玉梅推开了包厢门,绽颜一笑:“李佳明,我来了。”我笑道:“谢谢!你请坐。”等她落座后,我叫服务员上菜,然后拿出了一个礼品盒,我说:“这个送给你的礼物,希望你能喜欢。”张玉梅犹豫着没有接,说:“今天是什么子呀?”我说:“能认识你这位扬州美女,我深感荣幸!这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希望你能喜欢。”她笑了:“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了。”张玉梅接过纸盒,先是掂量了一下,可能感觉份量很轻,我笑着说:“你可以打开看看。”



    



    张玉梅小心地打开包装,当她看到那条红色的围巾,顿时露出喜悦之色,还把它拿出来,轻轻抖开,围在了脖子上,转找镜子。我由衷地说:“玉梅,你一洁白的衣裳,围上这条红围巾,真是太美了!”张玉梅的白色羽绒服,配上这条红色围巾,犹如雪花中的一朵梅花,她白润的脸庞,在红色的映衬下,更加艳。张玉梅开心地说:“谢谢你的礼物,我非常喜欢!”我笑道:“我还是穷学生,送不起贵重的东西,你喜欢就好。”我是上次听她说,她冬天畏寒,才想起买一条围巾送她,没想歪打正着,给她如此锦上添花,难怪她会笑逐颜开了。



    



    开了这个好头,我和张玉梅吃饭的气氛,很融洽也很温馨。我们边吃边谈,我故意讲一些笑话,逗她乐。如果把女人比作花,那花静止不动,就是一种静美,如果花枝乱颤,就给人一种动态的美,静态的美只能欣赏,动态的美能给人带来遐想。我知道,光吃饭不喝酒的话,一顿饭很快就会结束,还会缺少调,而有些话有些事,你喝了酒之后去说去做,就算错了,也可以假装糊涂,把责任推在酒上面。其实,酒有什么过错?还不是人借酒掩饰罢了。



    



    初的夜晚,天黑得早,我掀开窗帘看了下,外面已是路灯摇曳,瘦西湖一派清冷的风光,只有路旁的琼树,花朵密密层层,给扬州平添了许多雅兴。欧阳修当年做扬州太守时,曾诗云:“琼花芍药世无双,偶不题诗便怨人,曾向无双亭下醉,自知不负广陵。”诗人不也是在琼花盛开时节,醉倒在无双亭下吗?今晚良辰美景,美酒佳人,我不能醉一回吗?我和张玉梅频频碰杯,相视对饮,到晚上九点左右,我们已有几分醉意。我见她面泛桃花,不心里微微发



    



    我决定先试探一下她和孙耀的关系。我说:“玉梅,不知你和孙耀是怎么认识的?”张玉梅说:“我和他是同学,高中时,他追了我三年,高考前,我答应做他的女朋友,就这样。”我接着说:“那你们关系如何?我怎么就看到你来看他,没见他去看你?”她沉默了一下,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男人都那副德,追求时狂轰烂炸,追到手又理不理?”我不平地说:“不是啊,他怎么那样?有你这样的女朋友,疼都来不及,怎么能对你漠不关心?”张玉梅叹息道:“他太足球了,对我似乎不怎么上心。”我说:“他有点玩物丧志,最近他的学习也不好,老师批评他不止一次了。”张玉梅有点无奈地说:“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他好象对我越来越冷淡了。”



    



    时间不早了,我们得回去了,宿舍楼夜里十点就关门熄灯,我可不想翻围墙进去,上个月有人翻围墙,摔伤了腿呢!我先把张玉梅,送到了医学院,在距离门口二十多米的地方,张玉梅停下了脚步,说:“李佳明,谢谢你今天的礼物!就送到这儿吧,时间不早了,你也赶紧回去吧,回去晚了,要露宿街头了。”我点点头,说:“我看着你进去。”张玉梅说:“不,你先回,我看着你走。”我没走,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的眼睛。张玉梅笑笑说:“你不想回去吗?”我壮着胆说:“我,我想吻你一下,行吗?”张玉梅瞅了我一眼,笑道:“胆小鬼!”她用手指指右边的脸颊,笑道:“我准备好了。”我凑上去,在她的脸上轻轻吻了一下。当我刚想转,忽觉脸上一紧,张玉梅猝不及防地亲了我一下,然后就向校门口跑去,突然回头对我喊了一句:“路上小心!”我摸着脸上刚才被吻过的地方,有点陶醉了。



    



    我匆匆走进农学院的校门,后只听匡当一声,大门关上了。刚才还灯火通明的宿舍楼,瞬间陷入了暗黑之中。我借着昏黄的路灯,摸索着上了宿舍楼,蹑手蹑脚地进了宿舍房间,听到的是此起彼伏的鼾声。我看了看睡在门口第一张铺的孙耀,这个睡觉流口水的家伙,就知道玩足球,哪知道今晚我和你的女朋友约会去了?我心说:你边放着这么漂亮的女友不懂得护,早晚她会离开你,投入我的怀抱。



    



    五月,当琼花的香味飘遍整个扬州城,我和张玉梅的关系,已经可以用如胶似漆形容了。说真的,在感问题上,我一直觉得女的比男的更大胆,也更简单,女人是感的动物,敢敢恨,往往不计后果。



    



    舍友并不知道我和张玉梅的关系,他们一直以为她是孙耀的女友,殊不知张玉梅看望孙耀是假,看我是真。宿舍里有位同学叫王建明,绰号“花花公子”,他喜欢在卧谈会上,聊他的猎艳事迹,说他每次把人骗上后,都能激流勇退,绝不拖泥带水,他还有个原则,就是兔子不吃窝边草,玩的都是外校的女孩,本校的女生他从不搭讪,以免*烧,下不了台。就是这位自喻不凡的老兄,也没有觉察我和孙耀的女友在暗中来往。



    



    其实,校园里的所谓,百分之九十是无花果,最后大多会不了了之,然而,我们这些荷尔蒙过剩的男生和喜欢做梦的女生,就像飞蛾扑火一样,仍然渴望在校园邂逅一段可歌可泣的传奇。不管是出于心理与生理的寂寞,还是恋的吸引力,都让我们无法抵抗。从大二开始,我们的注意力会从书本上转移,更多地关注起异,内心也会蠢蠢动。大学时光,正处于一个人的青旺盛期,对,怀有莫大的兴趣,我虽然和异有过接吻和拥抱,但对于她们的体,依然充满好奇。扪心自问,我接近张玉梅,是她的表面还是她的内心?我也说不清楚。



    



    

重要声明:小说《日久生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