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爱情、创业 12、玉人何处(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州男人 书名:日久生情
    林琴花的母亲当即变了脸色,怒气冲冲地说:“亏你还是大学生,做人怎么能这么没良心?我家琴花哪点不好?论相貌,论脾气,论农活,村上的姑娘里是数一数二的,你别识了几个字,就欺负人!退亲?没那么容易!”她的父亲也说:“没几年就要办喜事了,你怎么能这样?要退也应该早点退,耽误了这么久,你不是害人吗?我不相信我女儿除了你,就嫁不出去了!”我理解他们的心,将心比心,换了是我,也会牢满腹的。我抱歉地说:“我知道琴花人很好,是我配不上她,真的,凭她的条件,她应该到更好的人家去享福,可是,我虽说是大学生了,但读的是农学院,说不定后还回来当农民,我不想琴花跟着我没面子,我退亲也是为她好啊。”



    



    他们虽然不服气,但都是老实的人,说几句就不吭声了。我说:“我也不想啊, 琴花人多好,可我们没有缘分,呆在一起也不会幸福的,她年纪也不小了,我不想耽误她太久了。”林琴花从里屋出来了,泪痕在脸上清晰可辨,她说:“李佳明,你别说了,我同意退亲。”她的格真的很好,是个好媳妇的料,谁娶了她谁有福气,但我知道,她不属于我。



    



    随后,她的父母开口跟我要“青损失费”,理由有两个:一是说我耽搁了她们女儿的青,害得她成了“老姑娘”;二是说我曾经和林琴花同了,有亲戚看到的,不管有没有做什么,都要对她的名誉负责。我说:“那天我喝醉了,睡得很死,但我知道,我没有碰琴花,不信,可以去问你们的女儿。”林琴花的母亲说:“她白白等了你六年,说什么也得赔点钱,要不然,我女儿也太亏了!”我确实感到理亏,何况她们一家的人都很好,我也不想在这件事上,太对不起他们。我说:“那这样吧,我让我爸明天给你们送来三千块钱,那三千块算是我出的,我将来工作挣了钱,要还给我爸的,往后我们两家,还客客气气的,我要遇见你们,还叫契爷契娘,你们看行吗?”林琴花一家人忍不住笑了,是又气又好笑的那种笑。她的母亲说:“该你叫的时候你不叫,不该你叫的时候,谁稀罕你叫?从今往后,咱们路归路,桥归桥,再也不搭界了!”



    



    张燕参加工作了,在苏州郊区的一家邮电局,快到节了,这几天她放假回家了,但我没去看她,既然她不想理我,我又何必自讨没趣?何况,我现在满脑子牵挂的不是张燕,而是那个医学院的张玉梅。这个扬州美女,把我的魂都勾走了,真希望有一天,我能让“白雪公主”睡在我的旁。



    



    早二月,我回到了学校。我从苏州带去不少土特产,分送给宿舍的同学,但我没倾囊而出,暗里留了一手,准备等张玉梅下次来宿舍找孙耀时,我可以给她一个惊喜。孙耀是个足球迷,虽然中国的足球没有雄起,但丝毫不影响他对足球的,每到星期天,他就吆五喝六地邀上同好,到郊区的邗江体校,尽兴地踢几场友谊赛。他没想到,正是他的足球和冷落美人,给我接近张玉梅创造了有利条件。



    



    初时节,乍暖还寒。星期天中午,舍友们出去了,我坐在沿看一本小说,是苏州作家范小青写的《裤裆巷*记》。正看得入神,忽听道:“书呆子,又在看什么书?”我窃喜,来的正是我魂牵梦萦的张玉梅。我笑着说:“喏,《裤裆巷*记》。”她扫了一眼书名,掩嘴笑道:“我以为是什么好书呢?原来是带色的。”我纠正道:“错,书名虽然不雅,但内容很好看,写的是活灵活现的市井生活。”



    



    张玉梅指了指孙耀的空铺,说:“他人呢?又去玩球了?”我笑道:“是啊,他一早就出去了,你怎么不去?”她一撇嘴,说:“哼,我才不去呢,去了也是喝西北风,在他眼里,足球比我重要多了!”我同道:“是吗?他怎么不懂怜香惜玉?让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不开心,真是好无啊!”



    



    我弯腰把底下的皮箱拖出来,掏出卤汁豆腐干、五香凤爪、采芝斋的芝麻糖和开心果,往上一放,笑道:“这是我从苏州带来的,送给你尝尝。”张玉梅惊喜道:“真的?你送给我吗?这,这怎么好意思?”我笑道:“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你品尝。”



    



    张玉梅模样清纯,但格活泼,她高兴地把我送她的食品收入包中,笑道:“谢谢你!改天有空,我请你吃火锅,好吗?”我暗自得意,没想到我略施小惠,她居然投桃报李。我说:“好啊,我求之不得!”她接着说:“你上次看的《画廊》,可以借给我看看吗?”我大喜,某位名人曾说过,借书和还书,是很多男女发展关系的借口,张玉梅分明在向我伸出橄榄枝呢!



    



    张玉梅高兴地走了,宿舍里弥漫着她的香水味儿。我深深地吸了一口,香气馥郁,就像扬州琼花的味道。莫非,我要撞桃花运了?不,应该是撞梅花运了!

重要声明:小说《日久生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