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爱情、创业 11、玉人何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州男人 书名:日久生情
    6、玉人何处



    



    人生是有限的,面对万紫千红的生活,得到和失去总是相伴相随,有些经历,还会让我们刻骨铭心,这次短暂的武汉之行,不管结果如何,都是我人生中珍贵的记忆,我会把它珍藏在心底。



    



    回苏州不久,我就去大学报到,虽然考上了大学,但我在江苏农学院读园艺专业,并没完全跳出农门。“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我的确刚从黄鹤楼的故乡回来,就要动去扬州,尽管现在不是阳三月,但我对扬州之行满怀憧憬。扬州位于长江北岸,一直与苏杭齐名,以美景和美女著称。据说,隋炀帝开凿大运河,也是出于垂涎扬州美色的缘故呢。



    



    读大一时,我把大部分精力放在学习上,近在咫尺的瘦西湖和大明寺,只和同学去过一二次。我们宿舍有位姓孙的同学,他的女朋友在扬州医学院读书,经常过来看孙同学,他女朋友相当漂亮,我们宿舍的男生,看到她时就两眼放光,每次她来,我也无法安心看书了。



    



    我们学校的宿舍管理很有意思,女生的宿舍楼前是“男生止步”的牌子,而男生的宿舍楼下是“欢迎光临”的致辞,我们从不拒绝女生来串门,倘若有漂亮女孩来找男生,我们就能一饱眼福,哪有拒之门外的道理?让舍友们心里不平衡的是,孙同学长相一般,学习也一般,为人也没什么过人之处,他怎么就有艳福找到那么漂亮的女友?为了尊重同学,我们当然不会说“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生活充满了戏剧,现实中就有很多让人费解的男女搭配,比如胖的配瘦的,矮的配高的,丑的配俊的,早让人见怪不怪了。



    



    一个星期天,我靠在上看书,忽觉眼前一暗一明,暗是因为门口站着一个人,把室外的光线遮挡了,明是因为门口站的那人长得很靓,此人正是孙同学的女友。她穿着雪白的羽绒服,衬托着她雪白的脸色,在一瞬间,让我恍惚有白雪公主翩然而至的错觉。



    



    我的视线从书上移到了她的脸上,停留有十几秒,然后说:“你是找孙同学吧?他出去了。”她并没有转离开,反而走了进来,东看看西瞧瞧。我心想:你不是来过吗,又不是没见过,男生宿舍,除了脏乱差,还有什么好看的?



    



    她的目光停留在我看的书上,微笑道:“你看的是武侠小说吗?”我笑道:“港台有名的武侠书,我看的*不离十了,再说,男生光看武侠小说,怎么提高文学鉴赏水准呀?”男生对于武侠小说的酷,不亚于女生对言小说的痴迷,她那么问我,可以理解。



    



    她听我这么说,好奇地说:“那你看什么书呀?”我把书一合,把封面向着她,说道:“张抗抗写的《画廊》,讲一个北京画家和苏州少妇之间的故事,跟我们苏州有关,所以我看看。”“是吗?你是苏州人?这本书我听说过,可惜没看过。”我随口问道:“你到过苏州吗?”她摇摇头,说:“没去过,苏州是我的一个梦想,那里是人间天堂,我一定会去的。”她的脸色白里透红,既嫩又充满朝气。她笑着说:“苏州一定比我们扬州更美!”我微微一笑:“各有千秋吧,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独特的魅力。”



    



    她笑着问我:“嗯,宿舍里怎么就你一个人?他们去哪了?孙耀呢?”孙耀就是她的男朋友,我真羡慕他,有这么漂亮的女友,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分?我笑道:“男生嘛,一到星期天,就像脱缰的野马,到处乱跑了,我也不知他们去哪玩了,不过,孙耀好像去踢足球了。”她笑道:“脱缰的野马?那你怎么没出去玩,还在看书呢?”我笑道:“这哪叫看书?只是消遣罢了,再说,我也没地方去。”她笑着说:“没地方去?扬州城那么大,还怕没有你玩的地方吗?”我笑道:“我是男生,一个人吊儿朗当去逛街多没意思?还是安心待在宿舍里看书好了,既省力,又省钱。”她扑哧乐了:“省钱省力?你是没钱还是没有力气?”我一本正经地说:“金钱和力气,是男人证明自己价值的两样东西,但现在还没到证明自己的时候。”



    



    她哈了口气,伸出右手说:“谢谢你!既然孙耀不在,那我走了。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握住了她的手,她的手上沾有她刚才哈出的气,略有点潮湿,有点凉。我说道:“我叫李佳明,等孙耀回来,我会告诉他,你来过了。”她微笑地说:“好的,谢谢你!”我松开了她的手,笑道:“你的手有点凉,记得要多穿点衣服,要美丽不要冻人哦!”她笑了,脸颊现出两个浅浅的酒窝,说:“我穿得还少吗?再穿就变成大熊猫了,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怕冷,一到冬天,我就手脚冰凉。”我笑道:“只要人不冷血就好。”她微微一笑,道:“你看我像是冷血的人吗?”



    



    看到她走到门口,我忽然想起还没问她的名字,我“喂”了一声,她回头看我,问道:“是你叫我吗?”我不好意思地点点头,说:“我想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她笑道:“我叫张玉梅,一个很俗的名字。”我笑道:“没有啊,玉和梅,都是很高洁的物品啊。”



    



    说不清为什么,看着她翩然离去的背影,我竟然有一种预感:她离我近了,近到我们可能会发生什么?也许,人和人之间的交往,就是这么偶然,同时又是一种必然。我想到了孙耀,虽说他和我是同学,从道义上说,我不应该对他的女朋友有非份之想,但他们还在恋阶段,还没有尘埃落定,我即便参与竞争,也不算违规。所谓“临池羡鱼,不如退而织网”,在一边看别人抱得美人归,就是流干了口水,又有何用?不如想方设法接近她,才有赢得美人心的机会。



    



    当夜,明月高悬,月光如水。我倚在宿舍楼的走廊上,触景生,不吟诵起唐朝诗人徐凝的那首《忆扬州》:“萧娘脸薄难胜泪,桃叶眉长易觉愁。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宿舍门扉半掩,屋内鼾声大作,我继续低吟道:“青山隐隐水遥遥,秋到江南草未凋。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我心底暗忖:杜牧啊杜牧,你当年是否真的遇见了“玉人”?而我遇到的这位张玉梅,她的名字中间,正好藏有一个玉字,老天是否在暗示我,她就是我的“玉人”?



    



    寒假回家时,我下定决心,要把父母给我订的小亲退了。父亲闻言大怒,斥道:“你不要以为考上大学,就自以为了不起,就头颈硬了,不听话了!人家等了你六年,你可不能没良心!”我说:“当初就是你们给我订的,现在也要你们给我退了,包办婚姻可是违法的。”父亲虽识字不多,但对法律很敬畏的,他听了我的话,嗫嚅道:“违法的事咱不能干,你自己去退吧,我哪有脸上她家的门?要不,你和媒人一起去,也好说话。”



    



    我没有麻烦家人,也没有麻烦媒人,自己一个人就去了。我觉得,解决这件事,还是我亲自去比较好。林琴花一家见我“大驾光临”,喜出望外,因为我和她家攀了六年的亲,却从无主动登门拜访的先例,以至于林琴花的母亲给我倒茶时,不小心把茶杯碰翻了,若不是我躲闪及时,我的大腿要被开水烫伤了。看到她们一家的笑容,我感到很内疚。



    



    当我说明来意,我看到林琴花的眼睛红了,蹬蹬蹬跑进了里屋。看着她美丽的背影和一头飘逸的秀发,我心里有些不舍和不忍。在农村,她是一个非常标致非常淳朴的姑娘,若要找一个比我更好的夫家,那是太容易了,而她足足等了我六年,守如玉,把她最美丽的豆蔻年华,浪费在我这个“薄郎”的上,我真的很对不住她,可惜我和她没有夫妻的缘分,想到她后将成为另一个男人的老婆,我居然还有点妒忌。我和她订亲了那么多年,直到现在才提出退亲,确实伤了她的心,也让她们家空欢喜一场。

重要声明:小说《日久生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