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爱情、创业 9、夜不归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苏州男人 书名:日久生情
    5、夜不归宿



    



    我回头一看,眼前是一位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一米五几的样子,很瘦。我说:“小妹妹,你是问我吗?”小姑娘说:“是呀,大哥,你想住店吗?我那儿可好啦,价钱便宜,还能洗澡。”看着她单薄的影,家里没困难不会这么小就出来打工,我答应了。



    



    我跟着她走,随口问她:“你叫什么?哪里人呢?”小姑娘说:“我叫王娟,随州人,爸妈在汉正街给人送货,我给旅店介绍客人。”走了一会,怎么还没到?我说:“王娟,你不是说很近吗?到底要走多久?”王娟不好意思地说:“还要走一会,不远了,要不,我们坐麻木的士吧?”“麻木的士?”我不知那是什么东西?王娟见我一头雾水的样子,笑着说:“就是电三轮啊,这儿管那叫麻木的士。”要坐电三轮,看来路程不近,时间快半夜了,我还想早点休息,就跟她一块儿坐上一辆电三轮车。



    



    那是一家小旅店,在小弄堂里,跟着王娟走进去,走道上睡了好几个人,有一个年轻女人就穿着裤衩,露出浑圆的腿和鼓鼓囊囊的,四仰八叉地躺在一张竹椅上。王娟小声说,那是老板娘。通过窄窄的木楼梯,上了二楼,楼梯口摆着一张桌子,坐着一位精瘦的中年男人。王娟说:“那是老板,你去登记一下。”



    



    王娟领我进了一个小房间,也就七八个平方,一张铺,一个旧桌,一台黑白电视机,墙上糊着发黄的报纸。我问:“哪里可以洗澡?”王娟歉意地说:“哎哟,现在太晚了,没水了。”我想,算了吧,先睡上一觉,明天再洗,大约一觉醒来,天就亮了。我把包往上一扔,也把自己扔在了上。王娟站在门口没走,我挥挥手,说:“我困了,要睡觉了,你走吧。”王娟有点失望地走了。



    



    我把包塞在枕头下,起把衣服脱了,看到墙上的报纸,歪歪扭扭写着好几行字,什么“离地三尺一条沟,一年四季水长流”,什么“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什么“一双玉手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尝”……我并不愚笨,知道那是下流诗,是前任房客留下的“墨宝”,不过,这破旧的小旅馆,还有什么猫腻吗?



    



    看了那几首*歪诗,困意消去不少。房间里连个水瓶都没有,我感到有点饥渴,就下楼去外面买点水果。穿过走道,走过黑咕隆冬的弄堂,来到了大街上。马路两边的地上,睡着很多人,男男女女的都有,就铺着草席,男的打着赤膊,女的穿着短裤汗衫。我心想:怎么睡大街上?大概是图外面比室内凉快吧?我在一家通宵营业的水果店买了一个西瓜,吃了半个,既解了渴,也填饱了肚子。



    



    第二天上午,我给杜小玉打了个传呼电话,电话是安在街道居委会的,然后由那里的阿姨上门叫人来接电话。我第一次听到了杜小玉的声音,感觉是那么亲切,很快就能见面了,真有一种“有缘千里来相会”的激动心。小玉问我在哪里?我看了一下路边的商店名称,对她说了。小玉说,你不要走开,我马上就来。



    



    才十几分钟,我就看到马路对面,三位穿着裙子的女孩向我翩翩走来,我有预感,她们三人中,肯定有杜小玉。三位女孩来到了我的跟前,两位年龄和我相仿,一位要小一些。站在中间的,高大约一米六左右,模样很温柔,相貌很像宋庆龄,就是她主动和我握的手;站在左边的,是一位苗条的女孩子,高一米六五左右,让人感觉有点像林黛玉弱不风的样子;站在右边的,就是那位年龄稍小一点的,高也是一米六五左右,材比较丰满。我看着她们,腼腆地笑着。我说:“我是李佳明,请问你们哪位是杜小玉?”那位年纪小的笑道:“你猜猜看?”我再次看了她们一眼,指着中间那位女孩,笑着说:“就是你了。”边上的两位一阵惊呼:“哇!好眼力!”我刚有点沾沾自喜,接踵而来的是更大的惊喜,只见杜小玉张开双臂,给了我一个的拥抱!



    



    我们一边走,一边闲聊。我这才知道,那位苗条的是小玉的朋友,叫许莹;那位年小的是小玉的妹妹,叫杜小芳。不知道为什么,我在她们中间,没有感到半点的拘束,仿佛相互熟识很久。中午,是小玉请的客,在一家蛋皮大王的饮食店,我品尝到了武汉特色的蛋炒饭和桂花莲子羹,味香可口,我狼吞虎咽,全不顾风度了。那蛋炒饭和苏州的做法不同,我看到那厨师先在大锅内浇上一层油,然后倒入蛋糊,摊成薄薄的蛋皮,再浇上一层油,又摊放一层煮熟的米饭,分割成均匀的一个个正方形,用铲刀对角一折,放入碟内,色泽金黄,香气扑鼻。



    



    下午,许莹和小芳离开了,剩下我和小玉。杜小玉陪我来到了解放公园,这里树木苍翠,绿荫蔽,漫步其间,心旷神怡。我和小玉像侣一样,手拉着手,谈笑风生,心十分快乐。跟知心的人在一起,几乎感觉不到时间的存在,不知不觉,已是红西沉。



    



    天渐渐黑了下来,我和杜小玉偎依着坐在凉亭内。十九岁,我还没有经历,但在我的内心深处,却有一种细腻的愫,由远及近,由浅而深,如同蚕吐丝一样,绵绵地缠绕,又如泉水叮咚,在我心头潺潺流淌……公园里有很多游人,我们旁若无人,紧紧地相拥,默默无语,过了很久很久。



    



    不知何时,我感到嘴唇一阵清凉,有一股苹果熟了的香味,沁人肺腑。我睁开了眼睛,只见小玉闭着眼睛,陶醉的神色也感染了我,我烈地回应她的亲吻。当小玉甜津津的舌头在我嘴里游动,当她牵引着我的手按在她柔暖的怀,我的心,就像一池湖水被搅活了,沸腾了……



    



    我们在公园里呆了一夜。杜小玉的大胆,让我吃惊,我没想到城市女孩这么开朗。我们不停地拥抱、亲吻和抚摸,不知疲倦。夜晚九点半,公园的关门铃声一遍遍地响过,可我们置若罔闻,沉浸在诗画意中,流连忘返……四周一片寂静,连鸟儿也停止了鸣啾,可我依然心存胆怯,不敢为所为,我怕她会骂我流氓,我怕自己不得要领……尽管我们没有冲破最后一道防线,但我已心满意足了。



    



    早晨六点,公园开门了,我们整理衣衫,神愉快地离开了凉亭。这时,我才发现,原来在公园内流连忘返的,不只我们一对,还有好几对侣模样的男女,从假山和树丛中钻出来,笑容满面地相拥而去。



    



    我去一家旅社办理住宿手续,杜小玉说,这儿距离她家很近,她随时可以来找我。我随她来到了她的家里。小玉家在四楼,这是一座老式楼房,楼梯很窄,两个人并排都不好走,还是木楼梯,走在上面嘟嘟地响。厨房和卫生间也是几家合用,就在过道里,有的人家在生煤炉,烟雾有些呛眼。走到过道最里面的房门前,小玉说:“这就是我住的地方,我和妹妹、姥姥住在一起,父母有另外的房子,过两年,这里也要拆迁了。”



    



    两个小房间,外面一间放着一张大桌子,还有一张上躺着一位年迈的妇女,满脸皱纹,面目慈祥。小玉推开了里间的那扇门,我看见杜小芳钻在被窝里,睡眼惺松地看了我和小玉一眼。小玉对我说:“我换一下衣服,你等我一下。”小玉进屋后,把门掩上了,我听到小芳在问小玉:“姐,你们第一次见面,就在外面过夜了?”小玉说:“没有。”小芳说:“做贼心虚!过夜就过夜,何必抵赖呢?”



    



    中午,小玉带我去她的父母家里吃饭,小芳和我们一起过去,姥姥年纪大,下楼不方便,小玉说:“等会我们吃了,我给姥姥带一份。”我见到了小玉的父母,他们五十岁左右,很和气。当时我和小玉还没有确立恋关系,不算是她家的女婿,只是朋友。小玉的妈妈不善言语,是一个勤快的家庭妇女,小玉的爸爸是个工程师,戴着眼镜,和我谈得很投机。他说:“我常听小玉提起你,嗯,小玉没瞎说,你是个不错的小伙子。”

重要声明:小说《日久生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