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蜕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夜风狂 书名:魔神的星空
    刹那间刘越唯一的感觉就是泰山压顶,他清楚的知道神念的主人正在观察自己,可是偏偏这个时候什么都不能做,仿佛是在冰天雪地之中**着体一般,他只觉得一种沉重的无力感浮上心头。

    不知过了多久,那道神念的主人自言自语道:“有趣的小东西,罢了,让我助你一臂之力吧。”

    一道柔和的白光闪过,刘越再一次失去了知觉,而那把神秘的短剑不知怎么的也不翼而飞了。

    不知过了多久,刘越忽然觉得全上下的疼痛又回来了,他忍不住了一声,坐起来,刚刚发生的一切就像做梦一般,他心里明白,是刚才那道神念的主人救了自己。

    但是最令他感到震撼的是那人离开之前以神念直接传到他脑海里的话:“小朋友,我与你有缘,你若是愿意拜我为师,可于十年后前往明水之,我会在那里等你。”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他说的居然是汉语,刘越的心里顿时如同翻江倒海一般。

    他怎么也没想到,在这个地方,在他几乎已经绝望的时候,居然能够听到自己的母语,他挣扎着站了起来,在炽的大地上疯狂的奔跑,纵声欢啸,一种久违的,名为希望的绪开始在心底里萌芽。

    黑石城位于巴托九狱中的第一层地狱阿弗纳斯的中心地带,之所以如此命名是因为这里附近盛产一种和黑曜岩非常相似的石头,只是这种石头的硬度极高,而且这种石头的表面有星星点点的银色颗粒,黑石城便是用这种石头修建而成的,这里的居民管它叫“暗星岩”。

    这座城市的主人是一个名叫纳撒尼尔的深渊炼魔,这厮对治理城市没有什么兴趣,对它来说与其窝在城里还不如前往血之裂隙参加血战来得有趣,这位老兄和这一层地狱的君王伯尔斯一个德行,非常喜欢享受与恶魔作战的乐趣,所以黑石城的居民一年中常常有大半年的时间看不到这位城主大人,幸好巴托一族向来以森严的等级制度闻名,如果换了是在其他位面的话恐怕它这个城主早就被别人给推翻了,做领主的老是不在自己的领地这像什么话呀。

    不过正因为这样,城里居民的子倒是要比其他的地方好过得多,在刘越的眼里,巴托魔族都是一些变态和受虐狂,而那些领主,天哪,人类历史上最残暴严苛的君主在这里也只能算是乖宝宝而已,对于一个二十一世纪的新新人类而言,这种比集中营还要凄惨十倍的生活实在是让人无法忍受,如果不是波西收留他的话恐怕他连一个月都熬不下去,他会发疯的。

    刘越这一次可说是因祸得福,原本以他的体根本吸收不了那么强的力量,如果不是那个神秘人出手助了他一臂之力的话,那爆体而亡就是他唯一的下场,而经过神秘人的这一番调理之后,他的力量一下子就提高到了一个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境界。

    以他现在的眼界自然无法明白那个神秘人对他的帮助究竟有多大,但是有一点他很清楚,巨眼暴君和狂暴兽魔的力量加在一起决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他现在已经能够轻易的将体内的邪恶灵气幻化成一件甲胄,虽然看上去显得粗鄙不堪,而且防护力也不是很强,但是这已经是了不起的突破了,这可不是随便什么人就可以做到的。

    虽然所有魔鬼的体里多少都有邪恶灵气的存在,但是真正能够熟练运用的根本就没有多少,基本上能够将灵气实体化的都是些厉害角色,就连刚才被他干掉的巨眼暴君都没达到这个水准,可见要达到这个境界有多困难。

    此时刘越的外貌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体型暴增到八英尺左右,全壮硕健美,仿佛古希腊的雕塑一般,背后的蝠翼变成了一对紫色的光翼,可随他心意自如隐现,头顶那对尖角也变了模样,看上去就像两把奇形弯刀般戟指向天,碎金色的双眸开合之际精光四,使他看上去越发狰狞的同时亦充满了邪异的美感。

    刘越回到黑石城以后才发现自己已经昏睡了三天,让他有些奇怪的是城里戒备森严,不时可以看到一队队强壮的铁甲兽在四处巡逻,这些全上下布满厚实鳞甲,看上去就像是一头披着铁甲的巨猿的家伙都是直属于城主的精锐部队,轻易不会出动。

    刘越并没有马上回到自己的小屋,而是去了波西的铁匠铺,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出“叮叮当当”的敲打声,心中不由平生出无限感慨,当初在这里做学徒的子一幕幕的从眼前浮现,刚想到这里,猛觉得头上一痛,“哗啦”一声,坚硬的“暗星岩”砌成的墙壁破了一大块,原来他还没完全适应突飞猛涨的高,头上的角撞在了门框上方,这一下痛得他龇牙咧嘴的。

    “该死的,是哪个冒失鬼,噢,天哪,魔神在上,难道就不能让可怜的老波西过上一点太平子吗?”听到响声冲出来的老链魔看到自家门前的惨状不由大声嚎叫了起来,那声音,啧啧,就象是一只刚刚被人痛打了一顿的“巴布吉亚斯”一样,呃,那是官方叫法,刘越他们通常还是喜欢叫它的本名——炼狱猫。

    全被链条覆盖着的老链魔看上去很像是被束缚的灵魂,所以有不少人认为它们是不死生物,事实上,它们是外表像人类,全包裹着链条而非衣服的魔鬼,不过说真的,在九层地狱里还真找不到几个穿衣服的魔鬼。

    刘越揉着头上的角正想和老链魔解释的时候,猛然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自己的妈妈,他失神了一下,对着那张思夜想的面容,妈妈并不漂亮,常年的劳早已把青和美貌从这个善良的女人的上夺走了,但是这并不影响刘越对母亲的思念,蓦地,他气恼的大声怒吼起来:“波西,你这个脑子生锈的老东西,我说过很多遍了,不许再对我用胆怯凝视这一招,该死的混蛋,你的耳朵也生锈了吗?”

    正准备出手的老链魔听到熟悉的声音连忙放下已经举起来的锤子,看上去显得有些可怖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道:“原来是你这个小子,咦,样子怎么变了这么多,唔,力量也强了不少,小混蛋,力量变强了也不用撞破我的墙吧,该死的,晚饭前给我修好它,不然老子非揍死你不可。”说完居然就那么摇摇晃晃的朝里面去了。

    刘越吐了吐舌头,朝着老链魔的背影扮了个名副其实的鬼脸,转往门外去了,修理墙壁还要准备不少东西呢。

    终于完成了修墙“重任”的刘越此时正惬意的倚*在壁炉边上一张宽大的摇椅上,这原本是他教老链魔打造的,虽然九层地狱里缺乏木材,但是这里盛产各种矿藏,这张摇椅通体以雾铁打造,看上去近乎透明,椅子上面覆盖着柔软滑顺的魔域蓝狐的皮毛,在暗红的火光下呈现出一种华丽的蓝黑色,如果主物质界的人看到这把椅子的话一定会嫉妒的发狂,事实上就算是一位国王也未必能拥有一张如此豪奢的椅子,在熔炼雾铁的时候,只要加入一些适当的材料就可以把它变成上好的宝石,人们通常会用它来制造首饰或者魔法道具。

    据波西讲,在主物质界能够拥有一把雾铁打造的武器是许多战士的梦想,除了传说中那些用秘银打造的神兵利器之外,雾铁打造的兵器是冒险者们的最,但是在主物质界极为稀缺的雾铁大多掌握在那些法师手里,因为这种奇妙的金属同时也是极好的触媒和实验材料。

    波西手里端着一杯闪耀着血色光芒的“忘忧水”,不时的轻轻摇晃着用雾铁做成的香槟杯,这同样是刘越的主意,此时的他看上去一点也不像平时那个粗鲁的老铁匠。

    刘越甚至敢发誓,只要把缠绕在他上的链子拿走,再换上一合适的衣服,说他是贵族别人也绝不会怀疑,对波西的了解越深,就越觉得他的上藏着无数的秘密,就拿他喝的“忘忧水”来说吧,别人不知道,刘越心里可明白,那是用血之河的河水酿造的,也不知道老家伙怎么办到的,竟然能把腐臭的河水变成极品的佳酿,不过这玩艺儿也不是谁都敢享受的,凡人别说是喝下血之河的河水,就是不小心掉下去也会丧失所有记忆,那可就真的是彻底忘忧了。

重要声明:小说《魔神的星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