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不掉的泪痕 老板,你怎么来的这么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金梁 书名:短篇小说集
    姚强孙飞离开房间。



    把父母亲接到临安府自己家过年的孙福明正在厨房烧菜,他对在旁边帮厨的母亲说:你看看饭好了没有



    来到儿子这里已经一个月的母亲张宝马揭开锅盖,说:差不多了,再焖一下吧



    儿子说:我再炒一个宫保鸡丁就好吃了,你出去吧



    自从到临安府迅达上班,孙福明一直忙忙碌碌,从账房掌柜到现在的迅达二当家,只用了一年多时间,说是二当家,其实,老板伍德已经不怎么过问迅达的具体事务了,现在迅达里里外外都是孙福明一把抓,转眼间,原来那个看见过临宰的老牛流泪的孙福明已经成长为临安府最大马车作坊的掌门人了。迅达不仅仅有一流的马车作坊,而且准备在全国中等城市开连锁马车铺子那。和他一起到临安府的屋子骑,也在他旁边的住宅区买了房子,女儿屋安娜也来临安府了,父女住在一起。他从厨房端菜进客厅,把宫保鸡丁放在桌子上,说:要不要喊屋子骑过来一道吃



    妈妈说:怎么还叫屋子骑,应该叫爸爸



    孙大为一听,觉得不那么顺耳,说:媳妇还没有过门那,等过门再喊不迟



    妈妈问:你和屋安娜的婚事什么时候办



    孙福明说:不急,等忙完这阵子吧,我们吃吧,算了,不喊他们了



    在账房上班的屋安娜一早就到办公室,准备对账单,过几天,她就要去长安对账了,迅达和各个城市的马车销售商的结算方式一直没有什么变化,照例六十天周转期,一年对账四次,一个季度一次。现在迅达像屋安娜这样的对账人员就有十几个,各人管辖自己的那一片,出口这一块还是孙福明自己管着。现在的迅达和以前不一样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坐在屋安娜对面的对账员从来不上班,每个月只来一趟,领了工资就走。这样的人还是不错的了,有的压根就不露面,工资还要人送上门。屋安娜敢怒不敢言,这么多吃空饷的,个个都是皇亲国戚。她看在眼里,急着心里。坐在椅子上的她在余光里看见孙福明的影子,她眼睛还是盯着对账单,问:什么事



    两个手抱在前的孙福明站在她旁边,说:什么时候动



    屋安娜说:正在准备呢,孙福明,奥,孙掌门,长安那个铺子生意好的



    孙福明说:出口中东的那部分马车也是通过它那里走的,你这次去,把出口的账本单独立一个



    屋安娜说:嗯。



    员工陆陆续续的上班来了,孙福明离开账房。



    突然,有个穿大红袍的对账员截住了他,气喘吁吁的说:孙掌门,我正要找你汇报呢,



    一看她,孙福明就知道了什么事了,说:那个钱还没有到账,



    大红袍说:没有呢,那个掌柜说,必须扣除费用,还说,



    孙福明问:还说什么



    大红袍看看他,低着头,说:我不敢说,你听了会生气



    孙福明用手指一下走廊尽头,说:上那边去



    站在走廊尽头,大红袍说:那个掌柜说,迅达的马车刹车失灵,都是马路杀手,棚子简直就是活棺材,质量太差了



    从袖口里掏出一块手帕擦着脸的孙福明,说:多少费用



    大红袍说:具体要看账本



    孙福明说:这样吧,你写一个报告,送到我办公室,交给大管家。到时候,我告诉你怎么处理。



    回到自己办公室,伍德已经坐在那里,他心里咯噔一下,说:老板,你怎么来的这么早

重要声明:小说《短篇小说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