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不掉的泪痕 根本就没有站住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金梁 书名:短篇小说集
    孙飞,当兵来到长安城外一个山沟沟----飞来石,在军队当炊事员已经一年了。以前军队提拔小头领都是领导说了算,结果提拔上来的都是溜须拍马一的,带兵打仗一愣一愣的。将军阎大人为了选拔人才,对军队进行了大改革,凡是小头领的产生都通过比武,从获胜者中挑选。孙飞参加了比武,并且胜出。接到鸡毛信后,他就到了长安军爷集训中心。在集训中心接受为期三个月的短期培训。那天后半夜,孙飞的肚子突然痛起来了,他说:6,我不行了



    睡在下铺的6问:能不能坚持一下,三更半夜的,怎么办



    孙飞额头冒豆大的汗珠,说:你把那棍子递给我



    6问:抵住肚子吗



    孙飞说:嗯。



    就这样,睡在上铺的孙飞熬到天亮。第二天上午,长安城里唯一一家军队开的医院接待了他。在就医的办公室里,老军医高岛屋漫不经心,连肚子都没有碰一下,更不用说摸一下检查一番,高岛屋说:你没有什么问题,回去吧



    孙飞说:怎么会没有问题,晚上,我在上打滚,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你还是给我看看吧



    高岛屋说:你们这些当兵的,没病说有病,小病想大病,真的拿你们没有办法



    孙飞一下子被激怒了,说:当兵又怎么啦,生不生病,和是不是当兵有关系吗



    高岛屋说:你声音这么大干什么,你什么态度,好好,算你狠,我不跟你说了,你走吧



    孙飞说:我今天就不走了,你什么时候给我看,我就什么时候走



    高岛屋问:你那个单位的,你不走,我走,行了吧,怕了你了



    高岛屋仔仔细细看了孙飞的登记的档案,不看不知道,一看就嘿嘿的笑了,说:还是是个军爷苗子,像你这样的当了军爷还得了。



    说完,高岛屋离开办公室。



    坐在高岛屋对面的一个女军医说:小伙子,我给你开点药吧,赶紧离开,不然会影响你的前程的



    



    下午,没有看成病的他回集训中心,晚上,才到房间的他,坐在沿休息。集训中心的马头领就找他来了,扯东扯西一番之后,亮出底牌,让他卷铺盖走人。并且说这是司令部军爷衙门柳叶刀掌门下的命令。孙飞的头一下子嗡的大了,自己和高岛屋吵架,柳叶刀怎么会知道,看样子已经惊动司令部军爷衙门了。他觉得事严重了,他急急忙忙找到自己单位----飞来石小分队的头领吴宁。把自己和老军医高岛屋为了就医发生口角的况,原原本本一五一十的告诉自己的头儿----吴宁。一直抽烟的吴宁扔下最后一个烟蒂,说:走,找他去



    他陪孙飞找到马头领。马头领把柳叶刀的命令给他看。



    这个时候孙飞才隐隐约约感觉到,原来自己需要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当军爷虽然不是唯一的机会,但是也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机会啊。对孙飞来说,面对这样一个成熟而强势的系统,他就好像一个一点反抗能力没有的婴儿。作为军医的高岛屋的地位跟军爷是一样,他有机会接触像柳叶刀这样的掌门一级的军爷。高岛屋个人报复心理极度膨胀,为了报孙飞跟自己吵架的一吵之仇恨,他利用掌控军爷衙门这个强势系统的柳叶刀把一个像不懂事的婴儿一样的孙飞轻而易举地扼杀在摇篮里了。这个系统不可能让孙飞有说话的机会,高高在上的柳叶刀无法听到孙飞的话,他只听了高岛屋的一面之词之后,就下了命令。压根也没有想过有没有必要听听孙飞的意见。其实,这个系统只对军爷负责,不对当兵的负责,换句话说,当兵的不归军爷衙门管。孙飞的名字已经在军爷衙门的花名册里了,但是孙飞的个人影响力还是非常弱小,几乎为零,也就是仅仅在那里的花名册上有个名字而已,根本就没有站住脚

重要声明:小说《短篇小说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