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不掉的泪痕 这次正好有这个机会来长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金梁 书名:短篇小说集
    赵深深开心的笑着,说:心术不正,自作自受。撞的好。



    两个年轻人已经熟悉,虽然没有到不分彼此的地步,但是都愿意为对方敞开自己的心扉了。马车一路疾驰,从平坦到崎岖,过了这段崎岖的山路就到了坟头村。下车之后,怀着俯视心态的孙福明跟在赵深深后面走进了坟头村,忍不住要问这问那的孙福明在村子里转悠了半天。他垂头丧气的说:果不其然,一无所获。还是回去吧



    赵深深说:本来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山村,是你自己硬把人家想象为不一般,耳闻不如目见吧,现在应该死心塌地了吧,走,去万人坑



    孙福明钻进马车,坐在原来的位置,他对坐在对面的赵深深说:万人坑的人会不会打我,我是不是继续装哑巴



    赵深深说:万人坑不是坟头村,那里已经没有村子。是官府建造的一个名胜古迹。那里的死人是术士,或者叫读书人。你说谁打你,要么坑里的死人爬出来打你。



    一会,马车到了万人坑,下车之后,孙福明怀着仰视的心态畏首畏尾的近万人坑,判若两人的孙福明一声不吭。他不是跟在赵深深的股后面了,而是走在前面。环坑走了一圈,听到一些游客的纷纷议论,其实,游客不多,广场上马车也稀稀落落。他问:这个地方算是庄严肃穆啦



    赵深深说:你是不是变色龙啊,在坟头村一个样子,到了这里又是一个样子了。



    孙福明叹口气说:是啊,不瞒你说,我自己也为此痛苦,看过郎中,说我人格分裂。算你厉害,一下子就看出来了。



    赵深深说:你是官场生意场混久了。



    孙福明问:你连官场生意场的事都知道,看不出来啊



    赵深深说:还看不看了,不看的话,我们就回去吧



    他们离开万人坑。



    回到长安府招待所之后,孙福明执意要请赵深深的妈妈吃饭,他问坐在椅子上的她:你妈妈什么时候回家



    她站起来,走到窗户前,望着外面,说:算了,你就别客气了,按理说,你是远道而来的客人,要请也是我们应该尽地主之谊,不过,我是打工的,充其量只能请你吃个粉丝汤



    坐在椅子上的孙福明说:今天在城外走了走,明天呢,怎么安排



    赵深深扭头看着他,问:你想去哪里,要不要去看看波斯广场,那里都是波斯人



    孙福明说:可以的,那你去喊你妈妈过来一道吃个饭。要不,我和你一道去喊



    赵深深调侃说:算不算加班,我的下班时间已经到了,再让我陪你,就是加班了



    孙福明说:我不知道你们的作息时间,不过,我是诚心诚意请你妈妈的,见个面嘛



    赵深深说:见面之后呢,



    孙福明站起来说:见面再说,走,我们一道去请你妈妈吧



    赵深深说:见面没有用的,你会失望的。这样好了,我呢,回家之后跟妈妈说一下,然后,再安排见面吧



    赵深深离开招待所。



    在临安府的时候,他就听老板伍德说起过,迅达车子已经出口中东,在波斯湾那里有一大片忠实的客户,不过,在回款上没有衔接好,从而影响了马车贸易。据说,为了这个回款,当年曾经大动干戈,当然,不能说为了钱发动战争,这个理由不能服人。我们这边说为了统一,反对分裂,波斯那边说为了独立,捍卫主权。本来阎将军已经准备好了,再度出兵收复,正好遇上越南那边也闹独立,朝廷一下子捉襟见肘了,只能取其一,只好忍痛割,放弃波斯。越南那边就派陈霸先去了,其实,战火熊熊燃起来,生意还是照做不误的。长安和波斯湾那边的贸易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真正影响生意的原因不是战火,而是回款。在临安府没有那么多波斯人,一般想见到波斯人都困难,既然这次正好有这个机会来长安,如果

重要声明:小说《短篇小说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