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不掉的泪痕 客随主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金梁 书名:短篇小说集
    账房先生说:我说的是皮绣,你听我说,她妈妈的妈妈就是皮绣艺人



    孙福明说:赵深深她姥姥是皮绣艺人,她老人家现在哪里



    账房先生叹口气说:可惜,已经不在人世了。



    孙福明说:真的可惜。那赵深深的妈妈呢,她会皮绣吗



    账房先生说:我不能肯定,听说母女两个针线活刺绣都是一流的,好像母亲比女儿还要厉害。



    在临安府,孙福明的看人的方式是仰视,尤其看老板伍德的时候。而在长安府,就大不一样,看人的方式是俯视,包括看马车铺子的胡掌柜。他想,难道这就是朝廷和地方的区别吗?虽然自己在一个临时皇城呆着,也跟老板伍德经常出入皇宫府衙,耳朵也时不时听见这些大人说的私房话,眼睛也看见这些将军的小动作。但是,自己还是非常茫然,还是摸不着这些高官的脾气,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在做什么。当然,自己接触的最多的人群还是账房先生掌柜诸如此类的,最熟悉的人还是像姚强孙飞这些从小一起长大的。虽然和这些人一起长大,但是算是沧海桑田吧,自己也不怎么知道他们现在的想法和做法了。自己跟伍德这么久了,算是知道老板伍德在想什么,算是知道老板是怎么看这个世界的,也多多少少了解一点老板的一贯做法和脾气。至于宫里的王公公,长安的阎王爷,临安府的总捕头,自己对他们这些更高层次的人就知之甚少。作为总部派来的人,当然会被看高一些。虽然不像官场那样迎来送往,没有夹道欢迎,也没有什么尚方宝剑,更没有钦差大人的架势,但是,马车铺子里的人,上上下下对自己还是非常欢迎的。想这样的待遇,和老板伍德一起的时候还没有过,虽然住的吃的都比这次出差长安要高档的多,但是,自己总觉得没有这次出差心里爽快。他想,自己见到这些高官就犯怵,而见到这些熟悉的平民百姓就有一种想指使他们的冲动。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不是趾高气扬,也不算是呼来喝去,更谈不上仗势欺人,似乎还算是平易近人,但是,总喜欢在熟悉的想账房先生诸如此类的人面前高谈阔论,而在伍德王公公王大明等人面前一下子就没有话说了,好像有惧怕的感觉。在这个谁有钱谁老大,谁有权谁牛的临安府,眼睛盯着领导,不用看老百姓一眼是可以的,但是听说长安府不一样,阎王爷非常重视人才,玩的一和临安府不太一样。他想,有时间到长安府走走,看看这里到底是怎么个不一样法,看看这里的蔬菜市场,看看这里的丝织品进出*易市场,还要接触一下来自中东的商人。



    账房先生问:孙掌柜,你在想什么



    回过神来的孙福明笑着说:能不能告诉我赵深深家的地址



    账房先生说:问赵深深啊,你想去她家啊



    孙福明说:我想到长安街上走走。



    账房先生说:要是嫌老朽老,就让掌柜给你安排一个年轻的,你说,看中哪个了,是不是赵深深?就让赵深深陪你走走吧,她熟悉长安



    孙福明说:这样也可以。



    那天,赵深深爽快的答应了胡掌柜的安排,陪孙福明在长安走走。她问:孙掌柜,你是去城外呢,还是在城里走走



    孙福明问:城外有哪些值得走走看看的地方,去城外也可以。



    赵深深说:城外有陵园,不过,这里的陵园和你们南方的不一样,等一会你就知道了,用土堆起来的陵墓下面都是地下宫



    孙福明问:你怎么知道南方的林园,你去过南方吗



    赵深深说:没有。人长着耳朵做什么,那我们怎么去呢,可以包一辆马车,也可以坐出租马车



    孙福明说:你看着办吧。客随主便嘛。说句不好听的话,就是黄仙草缚在狗尾巴上,随你了

重要声明:小说《短篇小说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