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不掉的泪痕 回临安府的当天就去了长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金梁 书名:短篇小说集
    见到姚强的影在马车铺子的赌王赵,也颠的来到铺子,进门之后,满脸堆笑,说:姚捕头,看中了没有



    姚强扭头看看他,慢腾腾的说:够了,赵掌柜,你要有数



    赌王赵偷偷地看了不远处的秃子一眼,说:这里说话不方便



    姚强对秃子说:你告诉孙福明,如果来临安县城,让他去我那里玩



    秃子说:那是一定的。你慢走



    站在马车铺子门口,他对赌王赵说:大主任在哪里



    赌王说:打发了,不在临安县城



    姚强说:我回家了,提前给你拜个早年吧



    赌王说:我送你,马车就在赌档。



    姚强说:不用了。



    姚强离开马车铺子。



    孙福明在临安县城呆了二天就回临安府了,回临安府的当天就去了长安。长安那家马车铺子的货全部从迅达车行进的。迅达和长安马车店的结算周期是六十天,就是迅达把马车发到长安店的那天开始计算,往后推迟六十天拿银子或者银票。每个季度对账一次,一年对账四次。自从孙福明到账房上班之后,临安县城马车铺子,长安马车铺子,还有本地马车铺子----迅达马车店与总部的往来账目都统统移交给他了,这些都得管起来。到了长安之后,白天他一直在账房。晚上,回长安府衙门招待所休息。



    那天,他趁中午休息的一会功夫,走出账房,来到修理车间。一张漂亮的皮绣一下子吸引了他的目光,他三步并作两步走走到车棚子前面,仔仔细细的看起来。边看边频频点头,一个劲的赞美。他问站在旁边正在缝制皮件的赵深深:这是怎么绣上去的



    赵深深说:那是祖传秘籍,一般不会告诉别人的。你们南方不是也有漂亮的刺绣吗,而且有名气的,我们长安街上就买的到



    孙福明扭头仔仔细细端详起眼前这位长得亭亭玉立的女孩,问:你怎么知道我是南方的,难道我的额头上有字吗



    赵深深说:都来了快半个月了,谁不知道你是总部的。你不认识我,还不许我们这些打工的认识你啊



    孙福明问:这是谁做的针线活,皮绣是谁刺的。说实话,我真的第一次见过这么漂亮的皮绣。



    旁边的女工偷偷地笑。



    孙福明说:你们笑什么吗



    赵深深说:你仔细看看,是不是刺绣



    孙福明用手摸那个刺绣,然后,笑呵呵的说:刺绣不假,不过,绣在布上,再镶嵌到皮上的,是不是



    赵深深说:嗯。其实,在我们长安是有皮绣的,不过,现在已经失传多年。



    孙福明说:可惜的。不过,就是像这样镶嵌也不容易啊。是不是你的手艺?这样好了,下午等我查完帐,就来找你,我得好好跟你讨教一番



    赵深深说:随便你啦



    孙福明离开车间。



    账房里的孙福明坐在账房先生的对面,他问:账房先生,那个赵深深会皮绣



    戴着老花镜还握着放大镜的账房先生对孙福明说:你对那个姑娘感兴趣,她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姑娘,心灵手巧,刺绣,针线活都数一数二的。她是土生土长的长安人,和母亲相依为命。来我们马车铺子快一年了吧,人品不错。



    孙福明微微一笑,说:我问的是皮绣

重要声明:小说《短篇小说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