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不掉的泪痕 多跑一次,多一条伤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金梁 书名:短篇小说集
    了几个字之后,他停下笔,问:大王,可不可以把蒙在眼睛上的布取下



    坐在虎皮椅子上的刀把子说:把布去了



    慢慢睁开眼睛的姚强走近刀把子,脱下衣服,说:大王,你看看,我上的是什么,你想知道吗,这些伤疤是谁给我留下的,又是谁治好的。郎中走了,留下了一本医书,这本书就一直陪伴着我,和我相依为命。



    刀把子摸一下鼻子,说:你还跑吗



    姚强苦笑,说:跑那里去,多跑一次,多一条伤疤。



    刀把子说:这就对了,只要你在山上好好干,我不会亏待你的



    姚强捡起扔在地下的衣服穿在上,说:大王,也许你想知道我的医技如何,不瞒你说,医书上写的病我能够治,书上没有写的,我也能治。虽然不敢说包医百病,但是技术不会比开小差跑了的郎中差。不过,你真的想让我留在山上的话,就得答应我一个请求



    瞪着眼睛的刀把子一听跟自己谈条件,马上就不乐意了,说:你找死啊,敢跟我谈条件



    坐在刀把子旁边椅子上的二当家一直没有吭声,他站起来,在刀把子耳朵旁边说了一会,回到椅子上坐下,说:姚强,你说,什么条件



    一直站在那里的姚强走到一个小土匪前面说:去,给我搬一把椅子来。



    刀把子说:什么条件,快说



    姚强接过椅子,把椅子放在刀把子与二当家之间,他在椅子上坐下,慢腾腾的说:从今天开始,摩天岭不抢穷人,劫富济贫,就这么简单,能不能答应?



    刀把子哈哈大笑,说:你那份闲心干吗。只要是钱,管他是谁的,看样子,你小子还他妈的有点良心。现如今,我们到了这步田地,大家上山图什么



    二当家又站起来说:如果不答应你呢



    姚强噌的站起来,嗖的一下,从二当家的挂在上的鞘里抽出他的宝剑,架在自己的脖子上,说:谁也别动,



    二当家一下子傻楞住了,刀把子满脸堆笑,瘫坐在椅子上。



    二当家回过神来说:答应,答应,老大答应了吧



    刀把子连忙说:答应。放下宝剑。



    当上郎中兼副官的姚强知道二当家没有刀把子讲义气,二当家假惺惺的时不时问起刀把子的病,与其说关心自己的领导,不如说在打听刀把子什么时候完蛋,姚强在想,刀把子活不了几天了,二当家掌控摩天岭也是没有几天的事了。从这二个人的一贯做法看,刀把子钱,不管白猫黑猫,只要能够搞到钱就行。二当家可不一样,不是他不钱,而是他不仅仅钱,还想招安。



    那天晚上,二当家在房间喝酒,觉得一个人喝没有劲,就喊姚强过来陪自己喝,他蹲在椅子说,端着酒杯说:来,喝一个。姚副官,你说,摩天岭为什么能够有今天



    姚强端起酒杯喝一口,说:为什么,临安县乃至于临安府都奈何不了摩天岭



    二当家说:不是奈何不了,就巴掌大的摩天岭,人家临安府就奈何不了你,虽然朝廷在北齐面前卑躬屈节,但是对付摩天岭还是绰绰有余的。事不是这样的,你想,谁会跟钱过不去,真的把摩天岭端了,谁给他们送钱啊,端了摩天岭就等于断了自己的财路,只有傻子才会这么干,这些当官的一个比一个聪明。哎,算我倒霉,每年都去官府打点,回来还要受刀把子的气,好像我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似的,盘根问底,问我的钱是怎么花的,怕我吃黑。



    姚强说:我也一样,现在好了,回不得家乡,见不得爹娘。临安县令王大明的通缉令上面赫然写了姚强二字。而且是要犯之一。



    二当家哈哈大笑,说:兄弟,我们是同一条船上的。是一根绳子拴的两个蚂蚱。你下

重要声明:小说《短篇小说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