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不掉的泪痕 第二【姚强招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金梁 书名:短篇小说集
    洗不掉的泪痕



    二



    在李家村的上空终于飘起了雪花,除了杀牛之外还杀猪,杀羊,甚至杀狗的著名屠夫姚一刀背着毛竹篓子走在茫茫风雪中,他才从用户那里杀了一条癞皮狗出来,准备回家。背篓里除了屠具之外,还有一个用户抛弃的血淋淋的狗头。回家后,他就在厨房里洗狗头,洗过之后,就扔进锅里煮。锅里的吃剩下的牛也懒得捞起来,和那狗头一起煮着。厨房气腾腾,香气从锅里飘出,孤独的他坐在灶台的椅子上,望着炉膛里的火出神。酒壶不离的他从口袋里掏出酒壶,拔去盖子扔下,壶嘴对着自己的嘴巴,一仰脖子,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半壶。



    五十多岁的姚一刀从灶台出来,把挂在厨房墙壁上的腊拿下来,他担心气坏了这些腊,双手拎着四五条腊的他来到客厅,在客厅里打转,四壁寻找可以挂腊的钉子,客厅墙壁上的可以挂东西的钉子已经剩下不多,而且年久腐朽,才挂到上面的腊扑通一下就掉在地下了。刚转的他又回头弯腰把腊拾起来。客厅一面墙壁上除了老祖宗的画像之外,还有老婆的画像。画像上的妻子抱着儿子开心的笑着,在画像底下有二个特别大非常显眼的钉子,那钉子原来用来架放香炉的板的,已经多年没有烧香了,香炉也不见了踪影。板拿掉之后,那二个突入眼帘的钉子让他一阵狂喜。他自言自语的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挂完腊之后,他坐在画像前面,凝视着画像上的儿子。



    姚强是他的儿子,几年前被临安县最高的山----摩天岭的土匪绑架,同年他的老婆伤心过度,郁郁寡欢,一病不起,离开人世。他曾经单刀赴会土匪司令,终于寡不敌众而没有救出儿子。临安县令王大明多次进山剿匪,都无功而返。每次剿匪都是他作的向导,就这样一来二往,山上的土匪跟他结识了。李家村一直在传,并且有人亲眼看见,姚强没有死,他在摩天岭。而且他已经升官发财了,做了摩天岭土匪司令部的副官。村民还在传,不是王大明剿灭不了,而是王大明为了养敌自保和收了摩天岭的好处故意不消灭他们。姚一刀为此也背着一个通土匪的大黑锅,村民既怕他,躲他,不敢惹他,又鄙视他。



    斗转星移,皇帝来到了临安府,临安府就成了皇城,府衙县城一下子都价百倍。为了显示皇恩浩,化解社会矛盾,朝廷对摩天岭土匪招安。这样一来,姚一刀又被王大明看中,他成了县衙和摩天岭土匪司令部的不拿朝廷俸禄的中间人,起着桥梁纽带作用。不过,他还是以屠宰为业,种田为生。家里没有了老婆,儿子,家就不成其家了。整天喝的醉醺醺的,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突然,有人敲门,他回过神来,走到门口,问:谁



    声音急促的姚强说:爸爸,是我,我是姚强



    姚一刀又问一句:谁?你说你是谁



    站在门外的姚强说:姚强,你开门看看,是你儿子回来了



    姚一刀跑到雪地里抓了一把雪,塞进自己的脖子,打了一个寒战,让自己清醒一下,他自言自语的说:我不在做梦,虽然是已经是黄昏,但是自己不在梦里。他猛的拉开门闩,一把抓住姚强,说:进来,跪下



    跪在祖宗画像前面的姚强慢慢地抬起头,看看父亲,说:爸爸,我现在是临安县衙门捕头,县令王大明的贴保镖



    姚一刀不吭声,只顾喝酒。



    姚强问:我可以站起来吗



    姚一刀叹口气说:起来吧。我问你,你一直在摩天岭。



    姚强说:嗯。我是虎口余生啊。其他人都被撕了票,唯独我活了下来。我也逃过几回,被打得死去活来。后来,我也不再作无谓牺牲了。和他们同流合污了,不过,我从来不抢穷人。



    姚一刀问:土匪为什么没有杀你

重要声明:小说《短篇小说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