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不掉的泪痕 牛在天上飞,因为地下有人在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金梁 书名:短篇小说集
    孙福明说:我既不是官府的人,也不是麻将档的人,我想你们也不是。我们都是普普通通的赌友。虽然,我是外地人,初来乍到,第一次进这样的看起来不错,很规范的麻将馆。但是,我已经看出来了,官府办的也好,官府发牌照的也好,归根结底还是一个大赌场。到这里来的人都是来投机的,都是来碰运气的。如果有人说自己能掐会算,包赢不输,那他肯定是骗子,或者有鬼。好像有人硬把这个赌博的麻将馆说成是投资,不是投机一样,是骗人的鬼话,话。



    独眼龙突然拍手鼓起掌来,说:说得好。继续说



    掌声一下子吸引了其他台子上的人,麻将馆的人齐刷刷的把眼光向孙福明的台子,红鼻子埋怨独眼龙,说:动静小一点



    黄部长说:本来我想说一些娱乐一下诸如此类的客话的,听你这么一说,我不好意思说了,说在麻将档赌博是投资,和说在麻将档娱乐一下,都是假话,都是骗人的鬼话。来麻将档不是什么投资,也不是什么娱乐一下,谁都没有必要遮遮掩掩的。也不要把这个麻将馆想得太完美,官府给了牌照不假,但是,不等于就没有欺诈,不等于没有陷阱。小孙是初来乍到,可能还不知道,我嘛,算是老油子了,老赌友了。打麻将几十年了,我还是我,赢过,输过,现在还是那样。



    红鼻子说:大部分人都是不赚钱的,只有一部分人赚钱。凡是游戏都是这样。



    孙福明说:听了三位一席话,真的胜读十年书啊。兄弟我受益匪浅。打麻将是玩游戏,说大一点,陈霸先在越南出生入死也是游戏,只要是游戏就有输赢,谁是大赢家呢,今天赢不等于明天赢,今天输不等于明天输,只要游戏没有结束,就没有什么大赢家。说到结束,我想征求一下各位的意见,我们今天玩到什么时候结束啊



    黄部长说:半夜鸡叫就结束



    孙福明说:这么迟啊



    独眼龙笑了,说:他跟你开玩笑,麻将档有作息时间的,开盘收盘都是规定时间的。你听铜铃声就是了,到点工作人员会打铃的。



    红鼻子问:黄部长,听说马上就可以融资融劵了,是不是



    黄部长说:说了很长时间了,就是干打雷不下雨。官府,麻将档老板之间也在博弈啦。大家都为了利益嘛。如果可以融资融劵的话,麻将档老板的业务量就要翻番了,甚至翻好几个跟斗。何乐不为。



    红鼻子说:嘿嘿,又要全民打麻将了。官府出台融资融劵政策,市民就理解为官府鼓励打麻将,既然官府鼓励,那就一哄而上。前几年不就是这样吗,全民做生意,全民炒房,全民买马车,全民这个,全民那个



    独眼龙说:官府,麻将档老板为了利益联合起来出政策,赌友也一样,那个不想淘金啊。官府的政策就好比一座座金矿,赌友都是一个个淘金者。难道你没有听说过童谣吗



    红鼻子问:什么童谣



    独眼龙说:牛在天上飞,因为地下有人在吹。飞啊飞,总有那么一天,啪,泡泡破掉了。其实,又不是没有破过,那年不是饿死不少人吗,说一亩地打几百斤粮食没有人相信,说一亩地打几万斤粮食才有人相信,到头来就没有粮食吃了,人就饿死掉了。



    黄部长说:说这些没有用的干什么,打牌,白发谁要。抓紧时间打麻将才是正道,快到点了。



    孙福明说:我要,和了。不好意思,打了半夜,才和了一副牌。



    黄部长看着孙福明的牌,说:中发白你也要啊,你是什么牌,佩服,真的佩服你



    孙福明说:打不好,瞎打。



    麻将档的铜铃响了,这是收盘铃声。陆陆续续有人站起来离开麻将档。孙福明离开台子去柜台退筹码换钱。去掉佣金和税,还赢了几个铜板。他离开麻将档,驱车回招待所

重要声明:小说《短篇小说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