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不掉的泪痕 朱朱粉粉野蒿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金梁 书名:短篇小说集
    总捕头说:他不是临安县最大的*院的老板吗



    伍德说:兼数职嘛。挂个头衔拿钱。现在,谁不是这么干的,就你们衙门里,一个人挂几个头衔的也不少啊。至于王小明有没有拿回扣,谁知道。再说,王小明跟我的关系也不错。作为东家之一的我,怎么会去查王小明的底细呢,马车行有这么多的东家,我才不会去得罪王小明。



    总捕头说:像王小明这样的人还有上升的空间的,说不定,他摇一变就是朝廷一个衙门的掌门人呢,没有必要得罪他。伍德啊,其实,我还是要仰仗你在王公公面前说几句话了



    伍德说:我说管用吗,其实,我和这个太监不怎么样,只不过逢场作戏罢了。王小明才是他的红人



    总捕头说:一个*院的老板和一个太监走得这么拢,不可思议。世道真的变了。怪不得陈霸先将军在越南那边不肯回来。自从金陵局势稳定之后,陈霸先就一个猛子扎在越南那边。



    伍德说:你应该算是陈霸先一伙的吧,其实,我非常佩服陈霸先的。从民意调查看,陈霸先的威望高于当今皇上。



    总捕头赶紧环顾四周看一下,轻轻地说:谁说不是。除了越南那边,全国局势初步稳定,还都金陵是迟早的事,其实,不是皇上不想还都金陵,而是陈霸先没有发话。



    伍德说:连年战乱,兵荒马乱,市民都厌恶战争了。大家都想念太平子,谁能够给大家一个太平子,大家就拥护谁。陈霸先经百战,出生入死,平定南方,初步结束战争,只要陈霸先在朝廷一,战争就不会再起。陈霸先不在朝廷的时候,马上就会有北齐来犯,战火熊熊燃起。有陈霸先和没有陈霸先大不一样,缺了陈霸先还真的不行。是不是陈霸先玩养敌自保,现在说不清楚。不过,陈霸先提出一个中心三个基本点并且一百年不动摇的政策还是耐人寻味的。



    总捕头说:伍德,你不简单啊,有政治头脑。你经什么商啊,从政吧。



    伍德微微一笑说:刚才,还说让我干好自己熟悉的事,现在怎么又改变主意了,劝我从政啦。其实,都一样,都有朱朱粉粉野蒿花,有得有失,有利有弊。我暂时还是卖马车吧,你还是做你的总捕头吧



    一直站在门口的孙福明听不到包间的谈话,但是能够听到时不时传出来的朗笑声音。他想,老板和总捕头交不错,应该不是那种送酒才有的交。看在眼睛里的事让孙福明的脑细胞激烈的运动,擦出来的火花可以点燃自己的野心。不是所有的交都是用酒换来的,也不是所有的交不是用酒换的。老板,总捕头和自己的脑袋差不多,没有谁比谁脑袋好使,为什么我站在门口替他们看门,而他们在里面吃香的喝辣的?



    总捕头说:差不多了,喊门口那小子进来吧。他可靠吗



    伍德说:绝对忠心耿耿。孙福明,孙福明。可能听不到



    站在门口的孙福明一动未动,不是没有听见,其实,他已经听到了,他是故意装作没有听到,看到门开了,才对门里头的伍德说:老板,你有什么吩咐。满脸通红的伍德说:来吃饭吧,喊你怎么不答应。屋子骑呢,你去喊他一下吧



    买单的时候孙福明吐了舌头,轻轻地对屋子骑说:你猜,这一顿花了多少



    屋子骑说:这个地方消费不低,多少



    孙福明说:你我一年的薪水不够他们吃一顿。



    总捕头握手言别之后,迅速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伍德带孙福明屋子骑离开烟雨楼饭店。伍德在车厢里说:孙福明,你和屋子骑先回临安县城,我去迅达车行,过几天回才能县城,资料都在这里了吧。



    坐在老板对面的孙福明说:资料都在了。那马车留给你,还是跟我们回去

重要声明:小说《短篇小说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