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不掉的泪痕 太后身边的那个王公公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金梁 书名:短篇小说集
    接过资料只扫了一眼并没有看的伍德手里拿着资料继续躺下,两个眼睛盯着孙福明。故意躲开伍德眼光的孙福明扭头看看外面,嗖一下子把窗帘拉开,顿时车厢里亮了起来,他对伍德说:这样看的清楚一些。伍德急急忙忙说:拉上,拉上。马车走的跟牛车差不多,车厢里的伍德,孙福明都不吭声。



    黄昏,到了临安府大酒店。他们住店之后没有休息,孙福明,屋子骑坐在车厢里待命。伍德马不停蹄的去了关系户那里。



    太后边的那个王公公早就传话了,说要喝开坛十里香的。能不能够开坛十里香,伍德没有把握,不过,让王公公的屋子来个满屋子香还是有把握的。抬进屋子之后,孙福明,屋子骑就退出去了。坐在狗头椅子上的王公公手里拿着暖手壶,阳怪气的说:我说伍德,这么冷的天,你要不要喝一杯



    一直跪在地下的伍德说:岂敢。说不冷是假话,但是为了公公能够喝上这酒,就是再冷,我伍德也不怕。



    公公说:难得啊,难得你有一片孝心,起来吧



    伍德说:嗯。



    在公公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之后,伍德斜着眼睛偷偷地看了一下屋子。正前方是一个西洋酒柜。酒柜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洋酒,全是瓶装的。在这些酒里头,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人头马的那瓶,他对公公说:跟西洋通航之后,我才知道洋酒原来是马尿做的



    王公公说:喝过马尿没有



    伍德说:没有。不过,我知道,马儿啊,浑是宝啊。马匹可以当马车的动力,没有马匹,马车就动弹不了。马尿可以酿酒,还有。。。



    王公公打断他的话,说:你们临安县城的酒怎么酿的,名气怎么这么大,真的开坛十里香吗



    伍德说:酿酒我说不上来,说出来怕公公怪罪于我,我也是道听途说的



    王公公说: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们是不是往酒里撒尿了,只有撒了尿的酒,才有这个香。



    伍德说:公公英明。



    白生生的脸庞泛起微微的红晕的公公说:洋人知道个,马尿能跟人尿比吗



    伍德说:那是,只有人骑马,没有马骑人的



    公公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伍德扭头看看他,觉得那声音特别刺耳,但是脸上不能露出半点来,伍德看看差不多了,就站起来说:公公,小的还有事要办,先告辞了



    公公站起来说:我送送你。



    伍德说:留步,请留步。



    离开王公公府之后,他们三个人急急忙忙奔下一个目标。屋子骑提着缰绳,准备挥马鞭,突然,伍德从窗户里探出半个头颅,说:屋子骑,算了,今天休息了,明天再送吧



    坐在车厢里的孙福明说:老板,你先上楼到房间休息吧,我们把车厢和酒寄存了。



    伍德跳下车,走进临安府大酒店。孙福明下车又上车,他没有坐到车厢,而是和屋子骑肩并肩坐在一起,马车缓缓地向寄存处走去。



    办了交接手续之后,两个人坐在柜台前面的椅子上,屋子骑解开衣服扣子说:车箱上的酒明天送,至少要一天时间吧



    坐在他旁边的孙福明说:都在临安府,用不到一天。不知道老板去不去城外



    屋子骑问:谁在城外。一般这些皇亲国戚都在城内住,那个会住到城外,奥,你是说迅达车行吧



    孙福明摇摇头说:不是迅达车行,迅达肯定要去的,不过,不会送酒的。我说的是陈

重要声明:小说《短篇小说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