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不掉的泪痕 皮绣作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金梁 书名:短篇小说集
    她捂着口说:气死我了,那二个挨千刀的畜生把老娘的钱骗去了,哎,也怪我一时疏忽大意,



    女儿问:丢了多少



    胡兰花说:几十个铜板,幸亏我没有带银元金币



    深深坐在妈妈旁边,拉起妈妈的手说:不要生气了,诅咒也没有用啊,骗子又不会由此而立地成佛,气坏子是自己的,



    深深想,尽快让妈妈从丢钱的伤痛中出来,为了消除妈妈的痛苦,她打算转移妈妈的注意力。她从上拿起皮作品,托在手掌上,说:妈妈,你看,这是什么



    耷拉着脑袋的胡兰花,抬了一下眼皮,懒洋洋的瞧了一下,突然,她眼睛一亮,一把抓过皮作品,急吼吼的说:这是宝贝,你从哪里弄来的



    深深平静的说:什么宝贝,那是掌柜给我的,让我回家琢磨琢磨,看看能不能绣出来



    胡兰花噌的从上站起来,走到门口,趁房间外面黄昏还有一丁点余亮,仔仔细细的看起来,说:点灯,深深灯点了。哎呀,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皮绣作品啊



    深深站起来,划火点亮油灯,屋子一下子亮堂起来,两个脑袋和油灯凑在一起,皮作品摊在桌子上。



    懂得刺绣的深深在想,在丝织品上绣不难,自己也会。在临安府那边就有这门技艺,长安街上丝织品刺绣作品满街都是,价格也不贵。还有从长安转口销往中东欧洲的丝织品,刺绣品退转回来内销的就更便宜了。不过,在皮料上面刺绣,而且绣出这么好看的图,真的还是少见。她想,也许妈妈知道这门技艺,如果把这门技艺用在豪华马车的车棚子上,那马车就更漂亮了。她问妈妈:你知道怎么绣吗



    妈妈摇摇头说:我也不会,听你姥姥说起过,皮绣是咱们长安的特产,现在已经失传多年了



    深深焦急的问:那姥姥会吗,长安还有会皮绣的人吗



    妈妈叹口气,深的说:当年,东有苏绣,南有广绣,西有长绣,北有齐绣,四大绣中唯独长绣是皮绣,就是绣在皮上的。我不知道掌柜的这块料子从那里来,但是我家也有一块和这个一模一样的皮绣,几年前在战乱中丢失了。你有想法,掌柜的有眼光,这些都是好事,不过,谈何容易啊。想抢救这门技艺的人不少,都因财力不济而半途而废。



    深深把油灯拨亮一点,问:那你的意思是做不成了。妈妈,你听我说,我是这样想的,皮制品给人的是粗狂之美,而丝织品是秀气之美。马车棚子用皮和给人做皮衣穿在上的皮是不一样的,虽然同样是皮,但是对透气,牢度,厚度,耐磨等等方面的要求不一样,穿在人上的皮衣对透气要求高,马车棚子上的皮就不要求有这么好的透气。是不是?



    妈妈没有听懂女儿的意思,问:你什么意思



    深深微微一笑说:我们暂时绣不上去,就另想办法。可不可以镶嵌。就是在皮上面挖去一块,把绣品镶嵌上去。等到以后知道这个技艺的时候。再替代它。



    妈妈笑呵呵的说:也只能这样了,要不,干等着,不知道到猴年马月呢,你明天就这样对掌柜说吧,先用镶嵌的办法吧。



    深深不好意思的说:就是镶嵌,我现在也不会啦。



    妈妈说:这个倒可以帮助你琢磨琢磨,不过,要给我一点时间。



    深深说:你真是我的好妈妈。



    妈妈说:这两天没有心,过几天给你一个样品吧。针线活不能急,那是精细活,哎,我差点忘记问你了,马车铺子怎么样



    深深说:修的都是衙门的车子,军队的,府衙的公务车子。我们缝工连我在内一共三个,都是女孩,其他部门我没有来得及仔细瞧,暂时还不知道。下班就回家来了。



    妈妈关心的问:累不累

重要声明:小说《短篇小说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