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不掉的泪痕 胡兰花上当受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金梁 书名:短篇小说集
    人登记过了。你是直接就录用的,不要辜负老朽厚望啊。



    胡兰花拉了一把椅子坐下,说:最后问一下,工钱怎么发



    掌柜说:每个月头发上个月的工钱,和衙门一样的,我们这个铺子是衙门办的,不是个人铺子,是正儿八经的官办铺子。工钱尽管放心好了。



    赵深深留下试工,胡兰花离开铺子。



    铺子里停着几辆已经修好的和正在修的马车,大部分是衙门的公务用车,还有就是司令部的马车。



    作间,一个师父在一张牛皮上打样,几个年轻人在另一张羊皮上打孔,二个女孩坐在长凳子上缝皮件。赵深深换了工作服,坐在瘦瘦高高的女孩对面,一针一线,穿针引线,缝了起来。



    从马车铺子出来的胡兰花没有回家,她拦了一辆出租马车,直奔城南的在军队医院旁边的蔬菜集中交易市场。到市场之后,她就和老板讨价还价起来,她说:你这个大白菜还要这个价格啊,沙尘暴已经过去了,大批的蔬菜就要运到,价格马上就下来了。



    蔬菜老板趴在小毛驴背脊上,说:我就这么点了,卖了就没有了



    这个时候,一个长长的马车队伍从旁边过去,几十匹马拉着空的车子,浩浩的离开市场。迎面而来的是一个骆驼运货帮,十几头骆驼鱼贯而入。熙熙攘攘,皆为利来,熙熙攘攘皆为利往。小毛驴车,雪橇,牛车,应有尽有,市场上人欢马叫,吵吵闹闹,川流不息。下货的装货的,你来我往,忙忙碌碌。



    转了一圈之后,胡兰花还是没有下手,她看得有点眼花缭乱,一时半会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屯大白菜,还是屯大蒜,或者生姜。她想,这个时候有个人商量一下多好啊,可是边就缺这样的一个人。要是这个没良心的赵山洪不跟那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勾搭上的话,要是他不离家出走的话,今天自己就有人商量了。就能够分析一下市场行,就不会举棋不定了。想到这里,她伤心流泪了。



    突然,一双粗壮的手从背后伸过来,蒙住了她的双眼,说:猜猜看,我是谁



    脖子被那人哈出来的气呵的痒痒的胡兰花以为熟悉自己的人在跟自己开玩笑,她腾出两只手去扒那人的手,怎么扳都无济于事,她生气了,说:猜不着,快放手



    那个人松开手,看见胡兰花的脸,一下子蒙了,他非常尴尬,连连道歉,说:看错人了,对不起,对不起,实在对不起。你和我的朋友太像了,一模一样。我看错了,对不起



    胡兰花不好意思说什么,面对那人千万个对不起,本来已经蹿上来的火气一下子没有了,权当一个误会吧,



    那人迅速离开了她。



    她继续往前走,走了一截子路,她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急急忙忙打开背在前的羊皮口袋,把手伸进去摸。她在羊皮口袋里掏来捣去,钱包没有了。她唰的一下汗下来了,轰的一下头顶直冒气。接着她把口袋翻转过来,口袋里什么都没有,钱包不翼而飞。她回头转就追,已经不见那个人的影子。她赶紧一口气跑到市场值班室报案,当班捕快一个不在,她在值班室门口嚎啕大哭。



    原来是两个小偷盯上了她,一个假扮熟人玩猜猜看游戏从背后蒙眼睛,另一个从旁边飞快接近她,趁她用手去扳背后那人的手的一瞬间,偷走了她的钱包。背后那人用一连窜的对不起蒙混过关,迅速逃离现场。



    报了案之后,她垂头丧气的离开市场。



    晚上,下工回家的赵深深手里拿着一张皮作品,她发现妈妈的眼睛有些红肿,就扔下皮作品,问:妈妈你哭了,谁欺负你了



    坐在房间里的沿上的妈妈说:妈妈把钱弄丢了



    接下来,胡兰花把在军事医院旁边的蔬菜市场上遇到骗子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重要声明:小说《短篇小说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