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不掉的泪痕 阎王爷到长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金梁 书名:短篇小说集
    孙大为一听哈哈大笑,说:说的好,那你呢



    孙飞红着脸说:我怎么能够跟他们比。说实话,我还是喜欢黄河



    父子三个坐在客厅,海阔天空说了一阵子,太阳渐渐地下山去了,孙大为想,家里虽然不富裕,但是边有两个开心果似的儿子也不错。他舍不得让儿子去当兵,他不想儿子出人头地,只想他们能够娶妻生子,自己能够早抱上孙子。



    快六十岁的孙大为其实生了7个子女,老大生下来才一个月,就突发白喉死了,老二在7岁那年淹死在门前那条河里,老三是个闺女,已经出嫁长清县。老四被摩天岭土匪撕票,老五在临安县城丢失,至今下落不明。妻子张宝马也已经快五十岁了,几个月前就没有月经了。



    夫妇两个含辛茹苦把孙福明孙飞养大,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了生活,含着眼泪把孙福明送到临安县城马车铺学修理马车技术,好在儿子争气,已经满师。现在,买马车的人越来越多,这个行当还是蛮有前途的。



    他想,孙福明的前途不用担心了,孙飞的前途呢。在农村,没有一个手艺,娶老婆都成问题,李家村是一个出了名的光棍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为了让孙飞也有个前途,也得给他想办法啊。当兵不是上策,除了没有别的办法想。



    孙福明用手拍弟弟的头,说:你小子野心不小啊



    孙飞嘿嘿的笑



    孙大为收取烟斗和袋子,站起来,说:我去村子上转转,你们去不去



    孙福明说:我不去了,要整理行李,明天一早就回县城



    孙飞和孙大为一起离开客厅。



    当时的长安不在曾经做过秦唐首都的陕西那边,而在黄河的旁边,。为什么长安会离黄河越来越远或者越来越近呢?说法有很多,靠谱一点的说法有一二个,不过,真相应该只有一个。到底是黄河改道,还是长安城搬迁,一时半会没有人能够说的清楚。长安城里昏天黑地,已经肆虐二天的沙尘暴似乎没有半点打住的兆头。那天上午,蔽在家里二天没有迈出门槛的胡兰花冒着生命危险到地窖里拿土豆,厨房里已经没有半点吃的了,再不拿的话,她和女儿赵深深就要饿肚子了。



    自从阎将军接管长安城之后,城里的军队都搬到城外,除了军事医院,军事指挥中心----司令部之外。兼地方行政长官的阎将军有个绰号----阎王爷,其实,这个阎王爷是对他的称,没有半点毁誉的意思。闻风丧胆的贪官污吏暴眼赤腮,个个想吃阎王爷的,想剥阎王爷的皮。经过打黑肃贪之后,原来送官买官蔚然成风的长安衙门开始为民办事了,原来鱼百姓的官吏也对自己有一点束缚了,横行乡里的恶霸被砍了脑袋,一些为非作歹的歹徒开始收敛,山上的土匪被招安,战争已经初步结束。为了巩固不那么牢靠的成果,阎王爷从临安府进口大量食品,马车,在全国范围征兵,挑选人才。由于沙尘暴天气,阎王爷被困在长安府衙门内,和外界失去联系,包括司令部。



    中午,从地窖取回土豆的胡兰花在厨房做饭。长的亭亭玉立的女儿赵深深站在妈妈旁边,和妈妈一起削土豆皮。她问妈妈:这个土豆要不要



    妈妈抓过土豆看看,说:扔在旁边吧,可以问猪



    深深问:坏土豆不少,怎么办



    妈妈叹口气说:长安城物价天天涨,土豆跟着涨。都说来了阎王爷,长安百姓翻得解放。没有想到物价倒是翻,翻番了,生姜大蒜都翻了几翻了。



    深深问:妈妈,最近城里开了家马车铺子,是新开的,老板是衙门的人



    妈妈说:我们又不买马车,他开他的,什么衙门,都一样,换汤不换药



    一脸好奇的深深问妈妈:除了马车铺子之外,还有米店呢,卖的都是南方米。妈,南方好不好玩,听说你去过那里

重要声明:小说《短篇小说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