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不掉的泪痕 孙飞想当兵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金梁 书名:短篇小说集
    目睹杀牛全过程的孙福明孙飞离开这个曾经是皇家神道的临时屠宰场。



    中午,李家村家家户户都推迟了吃饭时间,孩子眼巴巴的瞧着正在煮牛的锅,村民都在等着尚未煮熟的已经香喷喷的牛当午饭呢。



    回家的坐在客厅椅子上的孙福明问爸爸孙大为:爸爸,牛怎么会哭



    满不在乎的孙大为看看儿子,说:哭又什么用,凡是脊梁骨朝天的都是给人吃的。哎,那张牛皮呢



    孙福明说:牛皮归姚一刀了



    孙大为说:嗯,那是,这也是应该的,他辛苦了一个上午呢。牛尾巴,牛*呢



    孙福明说:给村民甲他们几个了。



    孙大为说:嗯,还算是公平。



    在厨房帮助妈妈做饭的孙飞时不时的趴到灶台上闻一下,他问正在做菜的妈妈:牛要烧这么长时间吗



    孙母说:牛本来就难烧,何况是一头老牛呢



    一直在吞口水的孙飞急吼吼的说:要不先弄点汤出来喝一下吧



    妈妈说:怎么跟小孩似的,马上就要娶媳妇了,嘴还是这么馋



    脸蛋通红的孙飞用头轻轻地撞妈妈的体,说:我不娶媳妇,我要去当兵



    妈妈说:俗话说,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你怎么想到去当兵



    锅里的菜熟了,妈妈边打菜边说:不要加柴火了,牛焖一会就可以了,去客厅看看你爸爸哥哥,让他们把桌子整理一下,马上吃饭了



    这顿饭,说是午饭,其实,比晚饭早不了多少时间。坐在妈妈旁边的孙福明没有怎么吃牛,他问妈妈:锅里蔬菜还有没有



    妈妈说:吃什么蔬菜,吃牛。怎么嫌妈妈做的不好吃啊。当然,妈妈的手艺比不上县城的大师傅。你什么时候回县城



    撂下饭碗的孙福明说:刚才正在和爸爸商量着呢,我想自己开一个铺子



    妈妈说:你有本钱吗,



    孙福明说:老是做伙计,不赚钱。拿几个工钱,饿不死,富不了



    妈妈说:这两个孩子怎么了,一个想当兵,一个想做老板



    一直没有吭声的孙大为说:那不好吗,孩子大了,由不得父母了。不过,我还是那句话,娶妻生子是头等大事。



    现在是农闲季节,吃完饭在家玩牌,村子上的人一般在村子中央的几户人家聚集玩牌,不到村子最西边的孙家玩牌。妈妈张宝马在厨房洗碗,她对在旁边帮助收拾桌子的儿子孙飞说:你去客厅吧,跟你爸爸,哥哥聊天去吧



    坐在客厅椅子上的孙大为抽了一口说:李家村连连发洪水,十年九灾,朝廷年年救灾,临安年年受灾。这次朝廷非常重视,尤其临安府成了皇城之后,我们李家村算是天子脚下了,盼了多年的道路和河流整治会加快了,街坊邻居也受够了



    孙福明说:听说皇帝丢了北方一些城市,逃到临安来的。他是来避难的,哪有钱修水利。



    孙大为呛了一口烟,咳嗽起来,喘着气说:谁说丢了,金陵城还在我们手里,北方佬不敢进攻,金陵守军在陈霸先将军领导下,英勇杀敌,已经打退了敌人五十多次大大小小的攻击。这是一个方面,另一面,阎将军已经杀到西北长安,而且在那里站稳了脚跟,牵住了北方军队。



    孙福明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结束这场南北战争。



    孙飞最喜欢听父亲讲阎将军的战斗故事,他坐在哥哥旁边,竖着耳朵听着,说:阎将军和陈霸先都是大英雄,陈霸先擅长在江边打仗,阎将军喜欢在黄河旁边遛马

重要声明:小说《短篇小说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