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价值一个雪糕的友情

    (二十二)

    虽是这样,年仅十六岁的少年天才器械师费雷·亚斯特仍然没有放弃。因为,所谓的搭讪就是这么一回事。并不是说你对着要搭讪的对象说话她就会回应你的话语的,搭讪之所以能成功,其重点就在于坚持!

    俗话说坚持就是胜利,说的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是以,费雷稍稍摆弄了一下自己那绿色的头发,也即又说:“这位小姐,你的气质把我从远方的某处给吸引过来了。所以,请问你可以跟我做个朋友吗?”在这里,费雷之所以说是她的“气质”把他吸引过来而不是说她的“美丽”把他吸引过来,乃是考虑到之前他的好朋友悟·与众丸所说的一番话也才这么说的。既然眼前的这个女孩子的本来样貌并不是现在的这个样子,那么直接称赞她样貌的美丽就没有任何的意义了。但是,气质却是不一样,即使是个样貌非常普通的女孩子,她也是可能会有相当吸引人的气质的!正是因为考虑到了这一些,费雷也才会对着那“京华大小姐”这么说而已。

    这一次,不知道是不是费雷的坚持搭讪奏效了,那“京华大小姐”竟然也开口说话了。她说:“你……”

    但是……

    ……就只是说了这么一个“你”字,那“京华大小姐”倒又再一次沉默了。

    这……这算是一点小小的安慰吗?既然都愿意开口说话了,那么就是说离胜利应该也比之前稍微近了一步了。所以,现在绝对不能气馁!费雷心里这么想着,也即接着说道:“这位小姐,请问,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这是非常普通但是却有神秘魅力的问话。即使是非常腼腆的女孩子,如果只是问这一个事的话,她应该还是会回答的。毕竟,只是一个名字的话,她也可以随口捏造一个出来来稍微应付一下向她搭讪的男人的。

    但是,金黄色长发的她很明显的并没有这么做。她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也便回答说:“啊……我的名字是京华·阿滋特姆。”

    既然那金黄色长发的她都说她自己就是京华·阿滋特姆了,那么,她的名字当然也就是京华·阿滋特姆了!费雷这么想着,也便接着说道:“啊,京华小姐你好。我是高中部的新生费雷·亚斯特,请多多指教吧!”

    “是吗?……啊,说起来我也算是高中部的新生了。”京华大小姐稍微望了一下那费雷·亚斯特的脸,也便又说,“不好意思,今天我还有事要处理,就先失陪了。费雷同学,以后有机会再见吧。”说着,她也即稍稍扬了一下她那金黄色的长长的头发,又转了一下子,倒也真的走了。金黄色的长发在空中洋洋洒洒地飘动着,头发的那种柔软光是看一眼就能完完全全地感受得到,再加上那空气中稍稍溢出的一点清幽幽的菊花香味,倒是可以略微推测出来,她那金黄色的发色应该就是她天生的发色了。

    “阿特,我劝告你,如果你也是京华大小姐的粉丝,又或者你想要攻略京华大小姐的话,就不要再接近那个京华大小姐的替了。不然,亏大了的可是你自己啊!”见到那“京华大小姐”已经走远了,费雷的好朋友悟·与众丸从后面走了上来,也便对着费雷语重心长地这么说道。

    费雷苦笑了一下,也说:“啊,要怎么做那是我的自由吧。京华大小姐的粉丝什么的,打从一开始我就已经不是了。至于说攻略那真正的阿滋特姆财团的大小姐京华·阿滋特姆什么的,我也打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所以说,要跟那个‘京华·阿滋特姆’做朋友,我是一点儿矛盾都没有的吧!”

    “啊,这话也对!”悟用他的手指稍稍摆弄了一下他那根本就没有佩戴眼镜的鼻梁,也即接着说,“真正的京华大小姐是我的白雪公主,能够把她攻略成功的这个世界上也肯定就只有我这京华大小姐的头号粉丝悟·与众丸而已。等着瞧吧,兄弟。待到我跟京华大小姐结婚之后,我就稍微送你一辆价值五十万的名车吧!感谢我吧,兄弟!”说着这话的时候,悟那家伙倒又突然“哈哈哈哈”地狂笑了起来,光是看到他的那副德就能了解到什么叫做所谓的传说之中的恶心了。

    “价值五十万的名车是吗?只是这种程度的东西凭现在的我随便弄一下应该就能弄到手了吧?”费雷心里这么想着,倒是又笑了笑,也接着说,“阿悟,不是说放学之后就到哪儿逛逛的吗?”

    悟笑了笑,也回答说:“啊,对了,对了。上一次放你鸽子了,所以这一次就让我请你吃雪糕来稍微补偿一下吧!到这广海市的市中心吧,那儿的雪糕最便宜了!”

    “喂喂,你这家伙真的有道歉的心意吗?”费雷忍不住吐槽了一下,也即又说,“啊,算了,算了。那一次的事就当作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吧!话说回来我倒也真的没有到市中心看过,这一次就让阿悟你做一下东道主吧!”

    悟又笑了笑,也即跟着说道:“啊,就包在兄弟上吧!虽然我没有什么钱,免费导游什么的还是可以充当一个的!”说着这么些对话的时候,费雷和悟两个年轻人也即又“哈哈哈哈”地大笑了一下,便朝着那广海市的市中心方向走去了。

    所谓的市中心嘛,简单的说就是那种可以买衣服、可以买首饰、可以吃东西等等的比较轻松休闲的地方。费雷、悟两个年纪轻轻的大男人,走在那里其实也是没有多少事可以干的。真的要说的话,算得上是一件大事的也就只有那悟·与众丸请那费雷·亚斯特吃雪糕这么一件小事而已。毕竟男孩子跟女孩子这种奇怪的生物并不一样,走在这样繁华的市中心商店街却又不买东西那其实感觉上是非常无聊透顶的。想来那些女孩子们也的的确确是让人佩服的,走在那异常繁华的市中心商店街上东看一下西看一眼的却又什么东西都不买那样子居然还能逛上那么一整天,这在男孩子们看来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阿悟,这雪糕也真的是太便宜了吧,有诚意要道歉的就至少给我再弄一个雪糕来吧?”

    “好朋友之间还说什么诚意不诚意的呢?我那丁点儿的零花钱,可是得用来花在女孩子们上的啊!今天把其中的一部分都花在你这个不是美女的好友上了,你还说那什么话!”听到费雷那好像有点儿不满的话语,悟倒是稍微生了一下气,也便这么回答道。这么看来,今天他竟然请他的那志同道合的好朋友费雷·亚斯特吃那价格最便宜的雪糕也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呢!

    “啊……原来所谓的好朋友就是如此廉价的东西是吗?”费雷·亚斯特的心里发着这样那样的感叹,也即又对着那悟·与众丸说道,“啊,对了。阿悟,今晚我还有一些事要处理,所以我就先走一步啰!”

    “咦!?怎么了,不是还要再来一份雪糕吗?”

    “原来你这家伙还真的曾经想过请我吃第二份的雪糕是吗?原来,所谓的男之间的友,还是有两份最便宜的雪糕的分量的!”听到悟·与众丸刚才那让人泪奔的问话,费雷·亚斯特再一次充分肯定了他与悟两人之间那深同两份雪糕的友谊,也便接着回答说,“啊,那另一份的雪糕,就让你下一次再请客吧!今晚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要干,所以现在我真的得回去了。”

    “必须得在晚上才能做的很重要的事,那不是就只剩下那么一件正经事了吗!?”想到这里的时候,费雷的那好朋友悟·与众丸也即在远处一边挥着他的双手一边对着费雷大声喊着“加油啊同志”什么的意义不明的话语,最后甚至对着那慢慢离去的费雷·亚斯特深深地鞠了个躬。他的那副模样,简直就像是在目送着将要离他而去的战友一般的诚恳而真切,虽然他的意义完全无法理解。费雷理所当然不知道是那悟·与众丸会错意了,倒以为是因为这一次的请吃雪糕事件让他们两个人的友谊上升到了一个非同一般的高度了呢!

重要声明:小说《虹之轨迹三百六乘二的邂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