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假长话短说!

    (十一)

    既然那大演讲台上的菜菜智·迪达波恩老师都这么说了,全场的学生们也即开始在各班主任老师的带领下陆陆续续地离开这学校的大礼堂并回到他们各自所属的教室了。

    “悟,你知道那个菜菜智老师为什么似乎特别有人望吗?”走着走着的时候,因为有点儿不解,费雷也即对着他的那志同道合的好朋友悟·与众丸这么发问了。

    悟倒是笑了笑,也即接着说道:“啊,嗯,虽然说我也是这高一级的新生,但是毕竟我初中的时候就读的也是这一间学校,所以对这个倒是比较清楚的。这一点,你就问对人了。菜菜智老师,她的全名是菜菜智·迪达波恩,如果我没有记忆出错的话,她应该是一个混血儿老师来的。听说过吗?混血儿的容貌一般都会是特别漂亮的,你看那些混血的明星什么的为什么能成为明星那就一清二楚了。”

    “啊,混血儿是不是会特别漂亮这一点我是不知道,但是我想要知道的并不是这些啊……”

    “我知道我知道。”说着这话的时候,那悟·与众丸的眼神倒也突然变得非常的认真,他也即接着说道,“你想要知道的是,是那菜菜智老师的三围数据对吧……”

    “不对,这个事说出来也就俗了……”对此,费雷沉默了一下,倒也非常认真地回应道。

    当然,这样的两个大男人的这么些对话,在旁边的那些女生们看来,这简直就是猥亵到极限的东西了呢!但是说着这样对话的费雷以及悟两个人却是并没有在意,这一点倒也在某一方面让人非常佩服呢!

    “我想要知道的是,那个菜菜智老师为什么能得到那么大的声望。”因为生怕他那刚刚认识的好友悟·与众丸无法理解他所想要问的东西,这时候费雷也即又再一次非常清晰地对着悟开口发问了。

    悟倒也笑了笑,便又说:“嗯,这个嘛……一来那菜菜智老师是个美女,虽然比起学校里面的年轻女孩子们来说她也算是‘上了年纪’了,但是她的魅力倒也并没有衰退多少。这个,你刚才也都看到了对吧?二来嘛,菜菜智老师的教学方式非常的特别,这一点倒也让不少的学生们非常佩服她呢!再说吧,记得菜菜智老师是天才小说家什么的……这个啊,你知道,在这年头,小说家这种职业倒也算是门的,所以说积累人气什么的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来吗?”

    “原来如此。”听完了悟的话,费雷倒也又轻微地笑了笑。

    想来也是,天才器械师VS天才小说家,这个事是不是非常有看头呢?

    也许……

    ……在未来的某一天,这样的事也真的可能会发生呢!

    对了……

    差点儿忘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在费雷·亚斯特所在那个班的那个教室的里面……

    ……是不是还有哪个女孩子的脸上被涂满了鸦的呢?

    不好……这样的事还是不要想起来比较妥当!费雷·亚斯特想到这样的事的时候,倒也强制地让他自己把这样的一件事给忘记了。

    想来,把什么不想要记忆起来的东西都忘记,那是应付一切难于应付的事的最后而且是最好的手段来的!看啊,不是很多电视连续剧都是会有失忆什么的节吗?这不就说明,把不想要记忆起来的东西都给忘记那就是应付难于应付的事的最后而且是最好的手段了吗?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的,采取这样的手段到了最后的时候总是会有意想不到的非常棒的结局的呢!这就说明,失忆就是应付现在这种状况的最好的处理手段了!年仅十六岁的天才器械师费雷·亚斯特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一点,所以他现在就“失忆”了。所以,什么不好的事,都跟现在已经“失忆”了的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但是……

    ……奇怪的事却又再一次发生了。

    那本来应该脸上早已被涂满了鸦而且更糟糕的是她的额头上被画着一只异常精致的小乌龟的那个名为凤熙·喜欢睡大觉的看上去还比较萝莉的橙黄色头发并且扎着短双马尾的少女……

    ……不知道为什么的,她现在竟然清醒了过来而不是在睡大觉!

    而且更奇怪的是,她脸上的那些涂鸦竟然都消失不见了!

    这么说的话,那她刚才是并没有真的熟睡了,而只是在装睡啰?

    无语,这真的是太让人无语了!费雷·亚斯特这么想着的时候,倒也很自然地回到了他自己所理所应当坐的那个座位上面了。

    “咳咳!同学们哟,请稍微安静一下。现在,我要再说一些话。”班主任查理斯·沃尔福克老师稍微咳了一下以示意大家安静下来,也即接着说道,“啊,学校今年可以说是建校XX周年……”

    但是,费雷·亚斯特显然是没有把那查理斯老师的废话听进他的耳朵里面去的。毕竟,即使知道了这学校是建校了多少周年,知道了这学校经历过了什么沧桑,知道这学校到现在总共出了多少的名人……

    ……那,其实也是没有多大的意义的!

    听即使是听了,那又能有多少人能把这么些东西都记住呢?

    毕竟这些东西又不需要考试,管它这么些繁杂的乱七八糟的奇奇怪怪的事呢!只要能上学,这么些历史啊什么的东西根本就没有多大的意义!要介绍这些东西的话,就请介绍给那些想要寻找高中部就读的那些初中部的学生又或者是小学生吧!费雷·亚斯特这样想着的时候,也即开始从窗户眺望那远处的美丽风景了。毕竟,比起那查理斯老师的废话,这窗外的景色是有趣多了。

    “叮咚叮咚——————————————”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学校的放学铃声也即又响起来了。当然,若非是学校的那大钟坏了,不然学校的铃声总是会响起来的。对此查理斯老师倒也非常无奈,毕竟那属于他自己的演讲稿还有好几页的文字还没有读出来呢!但是,那班主任查理斯·沃尔福克倒也不是个不知趣的家伙,毕竟他都知道现在是已经放学了,是以他也只能是把那些有的无的的话语简略地又大概说了一遍,也即示意让在座的学生们放学了。

    只不过,即使是那查理斯老师的长话短说,那也已经是占用了学生们宝贵的十多分钟的时间了!因为,那查理斯·沃尔福克的所谓的长话短说,也只不过是把他要说的话放慢了速度而已。说的东西是少了,但是他的语速却是放慢了,那跟说多一些但是语速不变那又有什么区别呢?

    是以,学生们的怨恨,仍然在持续地积累当中……

重要声明:小说《虹之轨迹三百六乘二的邂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