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名侦探费雷·亚斯特!

    (八)

    “不,那个恶作剧的家伙并不是学生来的。”费雷说着这话的时候,也即用其极其锐利的眼神又望了望那班主任查理斯老师。费雷他的那副模样,就好像在对着那查理斯老师说着名侦探柯南一直非常喜欢说的那句名言话:哼!犯人就是你!

    “哼!你,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虽然班主任查理斯老师非常想这样说下去,但是可惜的是,犯人并不是他自己啊!查理斯老师虽然非常想要为他自己辩护,但是周围众人的眼光倒也不知道为什么的就是顺着那费雷·亚斯特的目光投向那班主任兼老师的查理斯·沃尔福克了!看那个样子,周围的同学们也都认定了是这个名字为查理斯·沃尔福克的班主任老师是为了彰显自己的存在而又在像之前在黑板上写下占据了黑板一大半的他自己的名字那样在故弄着他的玄虚了。

    “不,犯人不是我!”班主任查理斯老师苦笑了一下,也便指了指费雷并接着问道,“哼哼!看来小孩子还是只懂得开口说白话是吧?既然你说那个犯人就是我,那么,你有什么证据可以指出犯人就是我吗,这位绿色头发的男同学?”

    “要证据是吗,这位查理斯·沃尔福克老师?可以啊。”费雷轻轻地笑了笑,也即接着说道,“这个如同苍蝇般细小的小型播放器,因为它并没有电线,也没有什么可录音的功能,所以可以猜测出犯人是通过无线电来对它进行远距离作的。我说的对吧,查理斯老师?”

    “嗯……这,这话倒是有几分道理啊!”班主任查理斯老师回应着那费雷的提问话,倒也接着问道,“那话说的虽然没有错,但是,这位同学你又凭什么说老师我就是那个犯人呢?”

    “哼哼~你想知道那个答案吗,查理斯老师?”费雷故作镇定地又笑了笑,也即接着说道,“要说要凭什么的话,那,那就是凭我那从福尔摩斯的先祖那里继承下来的福尔摩斯的超直觉!”费雷说着这话的时候,脸上倒也显示出了几分的神气。但是,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眼前的这个绿色头发的少年才真正的是在胡蒙混,他的所谓的凭据根本就是没有凭据!他,才是那个真正想要吸引这个班里面的女孩子们注意的家伙!

    “太、太厉害了,费雷!果、果然是志同道合的好兄弟!”意识到这里的时候,那悟·与众丸倒也发自内心地笑了。这个引起女生们注意的招数,真的是太高明了!

    但是,班里面的女孩子们倒也大多都不是笨蛋!当她们意识到这个叫费雷·亚斯特的绿发少年只是在胡蒙混的时候,她们倒也又一起起了个哄,稍微数落了一下那名为费雷·亚斯特的少年,也即又各自返回了她们自己的座位了。虽然是这么说,但是那费雷·亚斯特毕竟还是对那个所谓的班主任老师做出了一些比较无礼的举动,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班里面的女生们其实倒还是高兴的。

    毕竟,能稍微戏弄一下自己班的班主任,那对于本班的学生来说是多么爽快而又让人兴奋的事来的呢!

    “这位同学,你知道你现在是在对一个老师作出侮辱的行为吗?”突然发现原来自己是被这个绿发少年给作弄了,班主任查理斯老师有点儿生气了,也便对着那费雷·亚斯特这么说道。他的音调是如此之高,那也可以想象得到他现在是多么的生气了!

    只不过,费雷这个人倒也不是省油的灯。只见他又稍微轻笑了笑,也便又说道:“查理斯老师,你这是不相信一个学生的直觉吗?难道就因为我是一个学生,我的直觉就是会变得不可信吗?”

    “这并不是学生不学生的问题,这是本质上面有问题那才是真正的问题!”查理斯老师越说越生气,而他的那副不知道有多少深度的眼镜似乎也被他那张涨得通红而又邹得满额头皱纹的脸所稍微抬高了。这样看来,现在不到道歉的话,那么等一下肯定就不会发生什么好事的了呢!

    费雷当然也察觉得到事的严重,也便马上对着那快要被气炸的查理斯·沃尔福克老师说:“查理斯老师,这样看来应该是我的推测有误了呢。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毕竟人总是会有失手的时候,即使是我那先祖福尔摩斯也不例外。在这一件事上面,我向老师你道歉!好,学生我这就到走廊那里去罚站!”说着这话的时候,费雷也即非常自觉地离开了教室,并在那教室外的走廊上面罚站去了。对此,那查理斯老师倒也稍微下了一口气,也便继续开始上他的课了。

    但是,奇妙之处就在这儿了!因为今天是那开学式,所以学生们今天根本就是不用上课的!也正因为这样,所以连那作为班主任的查理斯老师也是没有备今天的课的呢!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那班主任查理斯·沃尔福克也才突然明白到他自己是已经上了那学生费雷·亚斯特的当了呢!

    没有办法,因为今天是开学式,所以几分钟之后全体的学生都是要到那大礼堂那里去集中开那所谓的开学典礼大会的!也就是说,那个名为费雷的学生所自告奋勇的罚站,也就只不过是那么的几分钟而已。待到所有学生都到了那学校的大礼堂之后,理所当然就会变成是全体学生的“罚站仪式”了呢!

    “现、现在的学生还真的是太狡猾了呢……”查理斯老师心里这样想着,也便又对着全班的同学进行了那么几分钟的教育了。

    但是,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是不把这老师所说的那些话当作是一回事的,他们有的是在玩着他们的手机,有的是在四周张望物色周遭的美女,有的仅仅是在做着他那堆积如山的练习题,就仅仅是这样而已。

    把老师的话当作是耳边风,那是作为学生的一贯传统来的!

    因为他们是学生,这样的传统他们也就会一直遵守下去!

    他们,就是这样一群有信念的年轻人们!

    又没有经过多长的时间,那学校的“镇魂曲”也即又开始响起来了。这,很明显是已经在催促着学生们到那学校的大礼堂那里去集合了。即使是老师,也是没有违逆校长的能力的!是以,那作为班主任的查理斯老师也只能是让在座的所有学生都到那大礼堂集中而已。

    一般而言,既然那班主任都这么说并且那查理斯老师他自己也都去那个学校的大礼堂的话,那作为学生的当然是应该到那大礼堂集中并听那校长先生的演讲催眠曲才对的!但是,在这个班里面却是有两个人是例外没有那么做的!一个当然就是那年仅十六岁的少年天才器械师费雷·亚斯特,而另一个却是一名少女,一名坐在她自己的桌子上面流着口水睡大觉的看上去还比较萝莉的橙黄色头发并且扎着短双马尾的少女!

重要声明:小说《虹之轨迹三百六乘二的邂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