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才器械师出狱!!

    (一)

    “喂!!那边那个!!”

    “………”

    “喂!!那边那个绿色头发的!!”

    “……唔……是在叫我吗……?”

    这是在一个还不算很冷的早晨……

    刚刚进入秋季……

    年仅十六岁的现正穿黑白相间纹理衣服的刺猬头绿发少年——费雷·亚斯特……显然就是在一个囚所的里面。

    “喂!!那边那个绿色头发的!!今天就是你出狱的子了,呆得太长时间了连脑袋瓜都长出草来了吗?”警探样人物仍然对着那绿发少年这样大声喊着。

    “对了……我——费雷·亚斯特………………在一年前因为制造并贩卖国家级高度机密的军用设备而被逮捕了。然后也很理所当然的…………因为还是未成年的少年而得以减缓刑罚。”绿发少年费雷·亚斯特这样自言自语地说着,也即很自然地又自个儿地开始发起呆来。

    仍然还记得非常清楚,被关进这个囚所的那个时候费雷他还正在上初三……

    一年后的现在也应该要转读高中部了……

    而这天,也终于到了这绿发的少年天才器械师费雷·亚斯特出狱的子了!

    “喂!!你这小子听到了没有!?”见到那绿发少年费雷·亚斯特仍然在发着他的呆,警探样人物心里火大,倒也毫不客气地对着他又大喊大叫了。

    费雷倒也苦笑了一下,也即接着说道:“是,是,我听得到!!来了,我马上就来了!!”

    “费雷老大,你要抛下咱们走了吗?”这时候,旁边的一个同样是穿黑白相间纹理衣服的三十来岁的红发独眼囚犯倒也突然对着费雷这么问道。他的脸色看上去是那么的凶恶,但他的眼神却是显示出一丝的不舍。这么看来,这绿发少年——费雷·亚斯特在这个囚所的里面还是相当有人气的呢!

    但是费雷笑了笑,倒是回答说:“啊,抛下你们这帮家伙那是早就已经注定好的事了,你们这帮家伙就在这囚所的里面呆上一辈子吧,呵呵!”

    ……这是非常不留的冷漠话,但是听到这话的其他所有囚犯倒是不知道为什么的却突然非常高兴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是的,这就是仅仅在囚所里面呆了一年的天才费雷·亚斯特的才能,囚所里面的大家都是被他那超级强大的才能所感染的呢!是的,即使是囚犯,也是可以有他们的信仰的,而这个绿发少年——费雷·亚斯特也就是他们所信仰的像是神一般的存在了!

    说完了这么些话之后,费雷也便以背对着他的那些囚犯崇拜者又挥了挥手,即潇潇洒洒地离开了这个囚了他整整一年的囚所了。他的手铐倒也发出了“咔喀”“咔喀”的响声,似乎也在为他的出狱而高兴呢!

    是的…………

    从这一天开始,命运的齿轮又再次转动了……

    ……

    “……卟嗵卟嗵……卟嗵卟嗵卟嗵(列车发动的声音)………………”

    “……卟嗵卟嗵……卟嗵卟嗵卟嗵卟嗵………………”

    “嚓!!!!!!!!!!!(列车停的声音)”

    ……啊,到了。

    绿发少年——年仅十六岁的天才器械师费雷·亚斯特又回到了这个小城市了,回到了这个八年前他曾经呆过的小城市——广海市。

    也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他并没有回到他原来所居住的城市很明显就是为了避免碰上太多熟悉的人,毕竟一个刚刚被释放出来的囚犯是不会回到让他感到不安的地方的……

    所以,选择到很久之前曾经呆过的一个小城市重新开始也就是非常明智的选择了。

    “……唔,都已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到这里逛逛了,不知道这里是不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呢……”绿发少年费雷·亚斯特走下了列车,也便开始向四周张望。

    “……唔……”

    “……你……”

    “……难道你是……费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谜样的少女站在了费雷的后,并突然对着绿发少年费雷·亚斯特这么问道了。

    这谜样的少女穿着一件无袖黑甲的类似于校服的衣服,那轻蓝色的长袖衬衫倒也是穿在那无袖黑甲的类似于校服的衣服的下面。浅红色的短裙在空中飘呀飘呀的,看上去总觉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飘得足够让路过的人们看到她的小裤裤的!长长的蓝色单马尾辫子在她的后一晃一晃的,同时也透露出了几分引人注意的清秀的香气。唯一的一点可以确定的是,这个谜样的少女是使用杰利牌洗发水的!

    “唔!?……小姐,你,你是在叫我吗?”听到那谜样少女的这样的一番话,费雷迅速向四周望去,但是很明显的并没有在这个车站的里面发现其他可能拥有“费雷”这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好名字的人物存在!可以确定,这个谜样少女刚才在叫的那个人就是那天才器械师费雷·亚斯特他自己。

    “……呃,这位小姐,你是在叫我吗?”虽然已经确定眼前这名少女叫的人百分之一百二十就是自己,绿发少年费雷·亚斯特还是非常小心翼翼地又问上了这么一句。

    “……果然……果然是你……我们都有八年的时间没有见面了呢,你还记得我吗?”谜样少女这样说着的时候,她的眼睛里也已经泛出了一丝的泪光来了。她的那单马尾辫子倒也一摇一摆地在她的后挥动着,仿佛也在对着眼前的这绿发少年发出十分犀利的质问!

    “……你是……”

    ……你是莉亚!?这是费雷·亚斯特脑海里面出现的第一个选项。

    ……你是莉比!?这是第二个选项。

    ……………………(沉默不语)……当然,这就是费雷的第三个的选项了。

    正确的答案只有一个,非常明显的,一旦选择错误,也许就会有非常可怕的遭遇等待着这个刚刚从囚所里面出来的绿发少年费雷·亚斯特的呢!所以,在这里的选择,一定要小心!

    “……你是……你是邻居家的姐姐莉比!?”思考了片刻之后,费雷小心翼翼地选择了第二个选项。

    的确,从这名少女表面看上去的年龄来猜测,这么一个选择也是比较妥当的!毕竟,邻居家的姐姐莉比的的确确是比自己长那么一岁。

    可是……

    ……事却总是不可能那么容易猜测得到的。

    “……我很失望呢,费雷。”谜样的少女摆着一副很是无奈的眼神说着这话的时候,也即用她那双强而有力的拳头狠狠的拧着那绿发少年费雷·亚斯特的头。

    对!摇啊摇,摇啊摇的,就像是蜡笔小新的妈妈对付他的儿子野原新之助那样对着费雷的头攻击了过来!

    “呜哇哇哇哇————————————————————————投降投降,刚才是开玩笑的!你,你是莉亚姐对不对?”

    而听到费雷的这句话的时候,谜样的少女笑了,但是她的双拳却并没有停下来!

    不对!!应该是根本就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

    呜哇哇哇哇!!!——————————————————————————————————————————————————

    ……瞬间,这绿发少年费雷·亚斯特就受到了80000点的生命值损伤了!!也毫无疑问的,费雷也在这个瞬间晕倒在血泊之中了!

    可怕的压倒的巨大的力量!!是莉亚姐,绝对是费雷那个仅仅比他大一岁的青梅竹马的莉亚·乌达布瑟,是那个人称“莉亚姐”的广海市的大姐头不会错!毕竟从费雷出生到八年前,他那时候一直都住在这个广海市,所以费雷和她都算是比较熟的。“女人”加上“暴力属”再加上“是认识的人”这三个条件,即完美地构成了那名为莉亚·乌达布瑟的少女在费雷心目中的印象了!而当费雷醒来的时候,那名为莉亚的少女也正用着一种如同看着奇珍异宝的眼光望着他呢!

    ……呜!!

    被一个美少女用这样的眼神望着,这样的感觉也真的是多少有点微妙啊……

    “莉、莉亚姐,已、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呢!啊啊,跟八年前比起来莉亚姐你真的是变了很多了呢!!”费雷终于从噩梦中清醒了过来,又晃了一下脑袋瓜,也便对着他那莉亚姐这么说道。

    莉亚听了,倒也微笑着对着费雷回答说:“是吗?那,那么……那么我变得怎么样了?”

    “唔……也许没有以前那么暴力了……”费雷想了想,也便冒出了这么一个不加思索的非常欠揍的答案来。

    对,绝对是非常欠揍不会错!

    “呵哦!!抱歉了呢!我以前那么的暴力!!!”

    呜哇哇哇哇——————————————————————————————————

    说着这话的时候,莉亚也即再一次用她那双强而有力的拳头狠狠的拧着那绿发少年费雷·亚斯特的头,摇啊摇,摇啊摇的,就像是蜡笔小新的妈妈对付野原新之助那样对着费雷的头再一次攻击了过来!

    呜哇哇哇哇哇哇哇!!!——————————————————————————————————

    ……瞬间,费雷也即又就受到了50000点生命值的损伤!!

    “投、投降!!开玩笑的,莉亚姐!!莉亚姐你现在比起八年前的时候漂亮到会引起连街边的大叔都会看得出神到踩到狗屎都察觉不到的超自然现象!看,看啊,看那边,那边的大叔要小心——”说着这话的时候,费雷也即故作肯定地向着远方望去,以试图让他的莉亚姐相信。

    要知道,几乎每一个人都是会有从众的心理的,如果有人留意什么的话那么其他的人也会下意识的以为那个地方有什么好看的东西存在而跟着去看的。而且有个成语叫做“三人成虎”,看的人多了的时候连假的东西都是可能变成真的,这样的话就可以多多少少吸引到他的那莉亚姐的注意力而让费雷他自己趁机挣脱了。

    可是……费雷他却是大意了。

    虽然道路并没有选择错误,但是这绿发少年费雷·亚斯特却是忽略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因为……

    ……现在在这个车站里面的除了这绿发少年费雷·亚斯特和他的那莉亚姐之外根本就是其他什么人也没有!!所以,也理所当然的莉亚的拳头攻击也仍然并没有停止下来!

    “抱、抱歉莉亚姐!!!我所说的是真心话来的!你,你真的是变得非常漂亮了呢!”

    在费雷·亚斯特的印象之中,对付他的莉亚姐就只有这一句话最管用。

    而且,事实上也正是如此。莉亚在听完费雷的那句话之后,心好像也变得非常的好,倒也真的放手了。而这绿发少年天才器械师费雷·亚斯特也终于算是稍微恢复了一点的生命值了。同时也在这个时候,他也终于是有了那么的一丁点的真实感……

    对,这少年天才器械师费雷·亚斯特的的确确是回到了这个他八年前曾经呆过的名为广海市的小城市了。

重要声明:小说《虹之轨迹三百六乘二的邂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