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出手教训

    清风徐徐,相比前几的清晨似乎清凉了少许。远处的一个硕大的广场首先引入眼球。广场中心的硕大塑雕在微风的领略下,尤为奇特。越过最为起眼的塑雕,一个单薄的影悄然的现了现。

    少年约莫八岁,一双愤怒的眼球粗略的动了动,眉头紧锁。

    “咯咯咯咯咯!”

    一阵清脆的骨骼声传了出来,少年手掌紧握,细微的青筋在涨红的手臂上有着一个小小起伏。

    再看眼前的十几个少年在听到满带愤怒的话语后,也是渐渐收敛,一个个眼球直勾勾的盯着站与对面的恼怒少年,脸上都撩起惊异之色。为首的少年也是微微一愣,放了放预想抬起的脚,白色的眼瞳映而至。眉宇间无不带有丝丝的怒气。

    地上萎缩的少年同样一抹的诧异之色,带有点点血迹的嘴唇动了动。

    “炎云?”

    萎缩在地的少年轻轻的念叨这曾今最为要好人的名字,脑海不由回忆起那段温馨的生活。少许片刻,便是使劲的晃了晃,因为少年知道,往的是光时不会在次降临在自己的边。一阵自嘲的似笑非笑。

    “混蛋炎云!给本少爷再给我说一遍!”为首的马豪满带怒气的喝道。

    “你们太过分了!”

    此话一出,炎云并没有多大的反应,依旧不动声色便是照着前者的话语道了出来。谈吐间炎云有意的放慢了语速。

    听到炎云一字不讳的将原话到了出来,马豪顿时就急了。就在刚才,马豪已经听到了炎云口中的语句,但一向自高的马豪另可相信是自己听错了,也不愿意相信眼前的这个废物竟然敢对自己这般说话。索便是再度问了问炎云,出乎意料的炎云果然在度不留面的一一道出。

    听到这如雷霆般打击的话语,马豪不由的一阵眩晕,在其后的十几个少年在见到马豪如此,一个个刹那变得沉默寡言。在看地上萎缩的严机,一双稚嫩的手死死的握住腹部,缓缓地起,望向炎云。在看到炎云那般置顶的眸子后,暗暗叹了一口气。

    原本严机是想起来,然后企图劝阻炎云不要为了自己招惹马豪,所幸的是,在看到前者目光一致后,整个脑海的念头也是瞬间打消。

    在场真正了解炎云的,不可否认的便是严机,如果说,如若谁对炎云有过恩,即便拼上命也是义无反顾的助你,反之,如若谁对炎云起有不菲的心思,同样的是,炎云也会毫不留的将之解决。想想炎云独特的格,严机不由得看向几米外的炎云。

    “你........”马豪语序连段道,一条线下的眸子泛白的有些可怕,此时的马豪可以说是怒气滔天。

    这也难怪,一向过着至高无上生活的马豪赫然便是无法忍受这般指责,即使是炎云并没有用一些肮脏的词句,马豪也是受不了。

    从未见到如此暴怒的马豪后的十几个少年,也是微微震了震,随即而来的是源自内心的偷笑。一旁好不容易站起来的严机,心存担心的看向远处的单薄影。

    “混蛋!!”

    马豪口吐着怒态,三步并作两步的朝着炎云跨去。望到气冲冲而来的马豪,炎云所幸没有理会,左右摇晃了一下脑袋,一副无动于衷的神

    察觉到前者的动作,冲来的马豪更是像着了火一般的袭来。旋即猛的一抬脚,顷刻间略有欣喜之色。

    “啪!”

    原本都等着看炎云怎么被修理的十几个少年顿时呆了,一个个一动不动的眼球死死地盯着几米开外的炎云。

    因为担忧而闭上双眼严机也是缓缓睁开眸子,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难以掩饰的震惊。苍白的嘴唇颤了颤:“炎云......他!”

    掠开刚刚马豪暴起的灰雾,眼前的这一幕也是让的马豪更加的难以置信。

    就在马豪抬起脚的刹那,炎云便是不知何时便跑到马豪的后,一双因为修炼变得粗造的手掌死死的按在马豪的头部。

    感觉到来自头顶的劲道,马豪脸色一变,微微低沉:“不会吧!这混蛋怎么有这么大的力气?”

    再度抽了抽,企图摆脱前者的束博,然而,整个体依旧无法动弹。收了收满脸的震惊。

    “混蛋!还不将本少爷放开!”马豪在此摆出阔架子,狠狠地喝道。

    似乎听到马豪的喝声。原本站于马豪后的十几个少年都不颤了一下。

    “马少爷!难道动不了吗?”

    “不可能地吧!马少爷似乎已经到了‘低级高等体质’吧!“

    “难道这个炎云也到了这个体质!”

    “这个废物也能到这,绝对不可能!”

    “我听父亲说,炼体似乎跟天力没有关系!”

    “哦!那这么说炎云已经是中级了吗?”

    “有着个可能!”

    一阵阵满带震惊议论声如海潮一般用了出来。

    一旁的严机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虽然过去和炎云相当要好,但对于前者,严机也是知道其体质远比一些常人,但让严机感到难以置信的是让拥有低级高等体质的马豪丝毫没有动弹的余地。这种震惊,任谁也吃不消。

    略有察觉到马豪的喝声,炎云照着其话的松了松手。见到前者松手,马豪惊异道脸庞也是微微收了收。

    “啪!”

    就在马豪原以为解脱时,忽然来自肩上的一声轻啪让的马豪松懈的神瞬间凝固。

    “炎云!你想干什么?”因为惊吓,就连平必不可少的“混蛋”都在一霎丢弃了,满脸是毫无遮掩的恐惧。

    感觉到后者的惊吓,炎云轻薄的唇角顿时拉出一个诡异的弧线。

    “教训你呀!”

    二更到~

重要声明:小说《苍穹圣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