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诡异花纹

    一,高挑的太阳缓步而上,在透过熟悉的玻璃后,一个熟悉的面孔浮现了出来。此时的炎云死死地熟睡在小之上。也许是因为前几天拼命炼体的缘故,使得炎云整个子骨满是疲惫。

    “嗒嗒!嗒嗒!”一阵轻微的敲击声从门前传了出来。

    然而此时的少年却使睡的太死,显然没有听到着细微的敲击声。

    “嗒嗒!嗒嗒!”又是两次的轻敲声,似乎有所察觉的炎云微微睁了睁眼,放了放耳朵,细细的听着,听到没有再度敲击。朦胧的嘴角轻轻的张了张;“没人哦!”再度一个侧翻,死死地沉睡了。

    其实这也不能怪炎云,炎云之所以会如此,还不是应为修炼的缘故。在得到“炼体三要诀”后,炎云练了将近两个多月,似乎感到体并没有多大的变化,于是乎,炎云就破天荒的按照原来两倍的修炼,每次几乎都达到了透支的边缘。虽然这短短的几天感觉到体似乎强了几分。但也应为如此,使得全过于疲惫,酸麻疼痛遍布全的而每一个角落。

    在炎云再度合眼时,轻微的敲击声也随着房间的寂静而灭。

    太阳再度上了几步,刺眼的阳光也是彻彻底底的映而至,一丝丝翻腾的气,自下而上的飘动,旋即渐渐的消失在天际。

    感觉到这股炙的高温,炎云自然是按耐不住,微微睁开眼,几乎瞬间,便是抽出一只手掌遮挡在眼球前。躲过刺眼的几缕光线,炎云缓缓的起

    “咯咯咯!”一次次的骨骼的疲惫之声从体传了出来。随即而来的是一阵阵酸涩的麻木,一丝丝尖锐的痛楚。紧咬着牙关得炎云费尽体力的将僵硬的体转了过来,再度强忍着疼痛,朝着洗漱台走去。一声低语道:“看来今天还得呆在家里!”

    “哗哗!”洗漱了少许,将略有些青色的脸庞擦了擦。

    炎云忽然甩开毛巾,闭了闭眼,脑海不想到沉睡中的敲击声。猛的一怔!随即似乎忘记了疼痛,三步并作两步的朝着红木门走去。

    “啪!”灰卡一扫,红木门清脆的声响紧随而来。

    炎云目光一定的朝着门外望去,一望无果,炎云不疑惑道:“难道是在做梦!”仔细想了想。炎云发青的脸带一抹困惑。

    “呼呼~”

    一道细小的呼吸声从门外传了过来。炎云即可便是有所感应。

    随着这数的炼体,炎云也是能够清晰的感应到上的一些变化,除了体之外,比如嗅觉,视觉,触觉,还比如眼前的听觉。炎云都是感觉到有着明显的强上好几倍。

    在听到细微的呼吸声后,炎云二话没说,一个劲的冲到了走廊上,朝着变得略微清晰的呼吸声望去。

    一个着褴褛的灰衣少女躺在靠着红木门不远的地方,青丝蓬乱不堪,原本精致的脸上也是布满灰尘与痕迹。几乎全上下,没有一处是入眼的。

    “小月!”炎云一眼便是认出是林月,随即立刻走向前去,伸出因为修炼而变得涨红的手掌轻轻的将其扶起,使得后者以靠在自己的怀里。

    布满伤痕的林月似乎感应到前者的话语,略带血丝的大眼睛缓缓地睁开,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年。轻巧的嘴角喃喃呢语。

    “炎云!是你吗?”嘴角拉出一个欣慰的笑容。还没等,炎云开口,便是悄然无声的合上了眼。

    “小月!小月!是我!是炎云呀!”炎云尽力的摆动着怀中的林月,可是前者不知怎的就是醒不来。

    时间也是随着这一刻一点一点的流逝.......

    林月感到全浸润在一个柔软温暖的世界里,这种温暖的而感觉,也正是少女所追求的,可是一直追求不到的那份感觉。细细的享受着.........

    终于,林月紧闭的眼睛,一点一点的睁开,一个熟悉的房间吸入了眼球。缓缓地一顿。

    微微侧过头,精致的脸一瞬间便是涌现出一抹难以掩饰的笑意。

    此时的炎云正作于前的小凳之上,双手搭在上,脑袋也是顺势的驾于手臂之上。不是传出巍巍然的呼噜声。

    林月静静的观摩着炎云,一股来自于心田的温暖也是悄然而生。林月也想控制住自己的绪,但往往都会被无的反扑,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越发的想念。

    终于,在林月醒来的片刻,炎云也是不由得而醒来,微微甩了甩困意。朝着李月望去,猛的一愣!两目对视。似乎时间就从这一刻停止了!

    “你终于醒了?”沉寂片刻,当然是炎云一马在先的打破了沉寂。

    “嗯!刚醒没多久!我睡很久吗?”林月羞涩的说道。

    “都两天了!”炎云不假思索的道。

    在林月时时不醒,炎云两天几乎没有合眼,脸上无时无刻不带有担忧之色。不断地责备自己为什么睡得那么死,直到见到刚才林月醒来,炎云心中才逐渐缓和。

    “肯定饿了吧!我准备了一些饭菜。你起来吃吧!”炎云亲切的语出。

    庆幸的是,炎云并没有首先为其去由,只是一再的关心林月饿没饿。就像林月这般,正需要关心的时候。对于词典,炎云也是深有体会。缓缓地而将时间拉到少年落魄之时,当时在田里测试会受挫的炎云,章管家并没有问其原有,只是一番问寒问暖,也是让的炎云心里略微到额好受了一些。

    “唔!”林月点了点头。一股无形的温暖再次从林月的心间弥漫开来。

    说完,炎云便是端起早已准备好的饭菜送到了林月跟前。看着林月一阵的狼吞虎咽。炎云不由的从心间泛起一股说不出的担心。

    待得林月将其吃个精光,餐具也在炎云的而帮助下,收拾起来。

    忽然看到炎云的目光有些菱锐,林月随着其目光,缓缓移至自己手臂。

    一个奇特的花纹可能是因为吃饭的的缘故将袖筒撸起才静悄悄的浮现。一股深邃的而感觉油然而生。花纹不太大,呈扇形,花纹整体是黑色,再其左侧则是有着一个牙状的白色图纹。而在花纹前,隐约有着一片细叶映衬其中。显得尤为诡异。

    炎云诧异的惊讶道。

    “这.....这是什么?”

    二更到~

重要声明:小说《苍穹圣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