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腾教官

    次凌晨,清风徐徐,相对于前几,明显今天要清爽的多。

    硕大的广场除了昂首而立的铁铜像之外空无一人,也许是太早的缘故,算算时间,也就凌晨五更天吧!眼光放宽,慢慢合眼的亲去感受,空旷的广场似乎有着人的微微呼吸声。随着呼吸声,眼线拉近,一个着一件较为熟息的蓝衣少年。

    少年来回的走着,不时还朝着广场之外望去,目光直溜溜的,一脸的焦急。似乎在等着什么人,一望无果,少年只好找到一个石台坐下。

    广场中心的铁铜像屹立如初,纹丝不动。随着一阵清风的徐徐吹过,铁铜像诡异微微震动了一下,似乎察觉到铁铜像的动静,炎云微微的探出脑袋。远处的铁铜像依旧静静的耸立。炎云不由得晃晃脑袋,低低吟了一声:“难道是我听错了?”

    就在炎云收回了目光,诡异的铁铜像再度微微一震,旋即虚白的雾气缓缓的从铁铜像的膛冒了出来,虚白的而雾气并没有过很多的扩散。随即尽数的溜到铁铜像的头顶之上。一丝丝虚白的雾气瞬间奇异的交织到了一起,只听“唰!”的一声,一个胡须苍白的老者静静的悬空坐于铁铜像上。赫然便是当夜震撼对决中的老者。

    老者在清风的映衬下,显得额若隐若现。晃晃悠悠的,一双苍老的眸子静静的望着远处倚坐于石台上的少年。皱皱的脸上掀起一抹慈祥之色。

    “小........”刚开口,立刻就咽了回去。忽然老者微微一怔,化作了屡屡虚白的雾气,刹那便钻进了昂首而立的铁铜像中。

    “炎云!炎云!”就在虚白老者消失后的不久,一道飒爽的喊叫从远处传了过来。

    少年回首望了望,焦虑之色慢慢退了去。微笑道:“陈哥!来了!”

    “你早就来了呀?”陈阳略显惊讶的道。

    “也就刚来一小会!”炎云道。

    “哦!”陈阳饶有兴致的应声道。

    望着带有微微笑意的炎云,陈阳不由的一怔,暗暗自叹。这几天,由于刚刚结束天力测试会,会后有着不少的事要做,所以这几天也没去看炎云。此次前来,也是硬抽出一些时间的。

    就在昨天,李护卫告诉陈阳炎云已经没事了,当时陈阳还有些,似信非信,再见到前者后,陈阳不免有些惊叹。能够在短短几天从失利的影下走出来。这不枉谁也会感叹呀。知道炎云的伤痛,索陈阳并没有提及这一件事。

    “走,我带你去教武场吧!”陈阳思索了一会,笑嘻嘻的道。

    “嗯!”炎云点了点头。

    两人刚刚转立的铁铜像再度还晃了晃,虚白的老者悄然无声再度浮现。淡淡的瞟了几眼,轻声道:“小家伙!”

    虚白的老者没有过多的停留,在倾吐三个字后,便再度化作虚白的雾气,钻进了铁铜像中。

    在陈阳的带动下,炎云穿过了几条小径,掠开几家房屋。

    “哇!”炎云不免一阵惊叹,目光直勾勾的儿盯着眼前的而这一幕。

    硕大的广场壮阔不凡,略知相比下似乎比这镇中心的广场还要大,与前者相同的而是,在教武场的中心也是有着一个雕像,较为不同方的是,眼前的着一个雕像是塑雕,并不是用铁,铜等,一些金属做成的。雕像高仅三四米,仔细的一看,成一个巨手一般自上而下。视线下移,在巨手的爪下,豁然是一个略小的水晶球。

    在雕像的周遭则是一个硕大的圆形草地。草并不是很深,浅浅的,如果躺上去,还不是的带来一些痒痒的感觉。草地一雕像为圆心不断地额向着外围蔓延,约莫数十米。在教武场的左面有着一个长宽协调的石台。石台遍及六七米。再是太大而周围,还有这一些炼体的器具,简简单单的一扫就是有着数十样。而教武场的而右侧,则是几栋凌乱的房子。

    陈阳并没有在教武场停下脚步,而是潜移默化的朝着一栋最为大的房子走去。直至到一个宽大的门前才停下脚步。

    “进去吧!我还有许多事,就先回去了!”陈阳仓促道。

    “嗯!”炎云应了应声。

    听到炎云的应声,陈阳冲着前者微微笑了笑,随即便转离去。

    “啪!”伴随着一声轻响,宽大的门慢慢地开起。

    随之而来的而是一个宽敞的房间,房间里并没有什么设备,只是有着数百个相同的石凳。而此时上面择是有着百许个于炎云相差不妨的少年坐在上面,在炎云进来的一霎,一道道诧异的目光聚了过来。

    “我认识他!他....废物!”一个作于前排的而一个石凳上的少年,首先打破了寂静。

    “对!他好像叫炎云吧!”紧随而后的而另一个少年起叫道。

    “这个废物!他怎么来了!”作于略后一点的黑肤少年扬起神来说道。

    “呵呵!笑死人了!他还来修炼!”又是一个起的少年撑着嗓子嘲笑道。

    “这个废物!”.........

    一句句的冷嘲讽瞬间铺天盖地的卷到炎云耳边,炎云慢慢地低下脑袋,紧紧的咬着牙关。一双因为握的太用力而变得泛红的手死死地拽着裤脚。一步步的朝着房间内走去,甩开一句句锋芒的讥讽。炎云走到空无一人的拐角处的一个石台缓缓地坐下。

    就在满堂的嘲笑声中,一道严厉的声音从门外穿了出来。

    “都在嘲笑什么呢?”

    听到着一句话,教堂上原本起嘲笑,讥讽的少年顿时立正坐好,就像教武场上的雕塑一般纹丝不动。

    听到话语的炎云,不约而同的朝着门外张了张嘴。

    “腾教官!”

    二更到~

    再次在祝广大作家于读者,“七夕节快乐!”天下有人终成眷属。

    刚刚从欢乐谷赶回来,从上午十点到下午四点,休息了两个多小时!泥鼠二话不说,赶快码字!!!

    所幸的而是还是赶得及。八点未到终于将第本章赶了出来!

    呵呵~

重要声明:小说《苍穹圣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