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奇异昭然,巫师鬼坤!

    温暖的阳光毫无边际的照而下,恰到好处的打到广场上昂首而立的铁铜像。奇异的洒下了铁铜色的光辉,借着这数缕光辉,灰衣老者那洪亮的声音响彻在整片广场中。

    伴随着灰衣老者的缓缓站起,广场之上的所有护卫和测试者也都纷纷起立。陈阳与炎云自然也是不例外,也都随着起立的人群缓缓起,待得全场每个人都纷纷起站立。灰衣老者饶有兴致的冲着看台下方黑压压的人群笑道;

    “呵呵!很是荣幸本届天力测试会有老夫主持,为了以表老夫诚意。此次天力测试我将会挑选三个测试者做我的入室弟子,从而继承我的衣钵。”

    老者一灰衣,与陈阳相同的是在其灰衣的口也是有着一个相同的山水画,微微不同的则是老者的图案上的三个字。

    “大长老!”

    听到老者哪响彻边境的话语,广场之上就如潮水般翻涌。

    “什么?竟然.......”广场之上的一个与着陈阳一样黑衣裹体的中年男子一抹震惊的望着看台之上的老者,目瞪口呆。

    如果你是当在广场上围观“买三级兽心”的话,对于眼前的这一中年男子自然不会陌生。赫然便是当在广场之上变卖“三级兽心”的蓝衣中年男子。

    “叔叔!叔叔!说话的老头是谁呀?”就在中年男子木目瞪口呆时,男子忽然感觉到一股来自腿部的拉扯之力。中年男子微微低头。

    一个看似与着炎云差不多大的灰衣少年,只是与后者相比,眼前的而这一少年可是要比炎云矮上许多。不只是高,甚至连手臂的粗细都是远远不如炎云。不知是因为炎云发育的早还是少年发育的晚的缘故。虽然少年影略显弱小,但在其小小的生体之上,隐约有着常人难以具有的狂躁之气。此时正抡起嘟嘟的双手拽着中年男子。一双乌黑的大眼直勾勾的望着前者,乍一看,如果没有那双乌黑的眸子,眼前的少年就如一块烧焦的木炭。最为令人恐惧的是少年的一只耳朵早已消失不见,只有一只灰黑的的残耳!让人不决有些胆颤兢兢。

    “小然呀!这个可不是什么老头,在整个山泉镇他可是除了镇长之外最厉害的。”中年男子下伏着子,对着少年的耳畔轻轻吟道,谈吐间不时的流露出对看台之上的灰衣老者的敬佩!

    “喔?”少年用尽所用的力气使劲的踮起脚步,借过凌乱不堪的缝隙。神一致的儿望着看台之上的灰衣老者。

    “老头,你等着我吧,我一定要成为你的徒弟,让你将全部的本事都交给我。”少年青涩的眉宇间一丝丝自信之色涌现而出。少年可不是在自卖自吹。少年之所以如此,可是........

    看到少年满载自信的眸子,中年男子泛黄的脸上一抹难以掩饰的欣喜之色。微微收敛笑意,再度看了看目光一至的少年。不想到少年的世。

    每每想到这少年都会趾高气昂的留恋一挥。少年名昭然,略比炎云大商一岁,出生于山泉这附近的野花村。打小昭然就有着和别的孩子不一样的活力与精力,全的力量似乎用不完,因此,六岁的昭然对于家里的农活就已经开始独揽一面。就这样,少年被村子里的人视为神童。

    然而不知天地有还是无,就在十几天前,诡异的一幕发生在看似平凡的野花村中。也正是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改变了昭然的一生。

    同样是鬼魅的星空远远的拉出一块硕大的黑幕,黑兮兮的。远处的一块麦子地异常幽静,可能是因为夜深的缘故吧,平阔的麦地上没有一个人。却只有一个短小的影正在垂头的忙做,较之前者,清秀的模子格外粘人,细白的肌肤就如水一般清澈透明。汗水飞洒。少年虽然劳累酸痛,但那秀美的脸上还是洋溢着幸福的味道。

    然而,诡异的星空不知为何发出就如光剑一般的光束,刺眼的白光死死地将整个星空遮掩。昭然自然是安奈不住着锋芒的光剑,乌黑的眸子死死地闭上,待得光束诡异的消失,少年这才缓缓地而正开双眼,原本以为风平浪静的昭然。取而代之,则是一股相比前次更为的恐惧。

    一团淡淡的蓝色火焰从恢复平和的夜空由远到近的朝着充满恐惧的昭然来。拉近视线,才知道并不是一屯火焰,而是一个直径约莫十厘米的而蓝色珠子,在其周遭有着数缕淡淡的蓝色火焰。

    “啊.......!”少年一阵惨叫。

    弥漫在火焰中的而蓝色珠子随着昭然一声裂人心肺的痛叫缓缓地钻进了昭然的体内,一丝丝淡蓝色的火焰萦绕于短小的体周遭。

    一股股被燃烧的焦炭的气息蔓延而出.........

    值得庆幸的的是,昭然并没有死去,而是坚强的存活了下来。昭然醒后,竟然诡异的发现无论是自己的力量还是速度,乃至体质都相比原先强上数十倍。天地是公平的,也因此昭然秀美的脸颊也是随着实力的提升而永远的只能留在昭然的脑海里了。

    也是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天地异象,然的原本和善,勤劳,的昭然。变得异常的狂躁。甚至可以用恐怖来形容,村子上的人也都避而远之。

    “好吧!废话不多说,现在变开始测试吧!”

    一句苍茫的话语打破了脸色苍白的中年男子的沉思。

    此话一出,翻滚不休的广场也是一顿,刹那变的安静起来。一道道炙的眸子应接不暇。

    随着大长老缭乱的余音渐渐的消失,广场中心硕大的水晶球也是在瞬间变得光芒四,一丝丝神奇的蓝光在硕大的水晶球中串动。

    “鬼坤!还不出来!”坐于大长老一旁的另一个灰衣老者起冲着看台下方未满人寰的人群中喝道。灰衣老者眉头紧锁,貌似庄严的老者,却破天荒的没有一根头发,较为平整的光头在旭阳的照下,显得有些刺眼。

    “呵呵!二长老,几个月没见,你那耐不住的子似乎还是没两样!”

    就在光头老者一语既出,看台之下的人群中传出一声笑。旋即一个穿破烂不堪的中年男子满吞吞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哈哈哈.......”男子的一番出场,似的广场之上一阵的哄堂大笑。

    “好了!快开始吧!”一股似乎有着极强束博之力的洪亮声音再度响起。

    在听到大长老的话语,沸腾的广场仿佛一连降了数十度。异常寂静,而看台上的二长老也是强忍着气愤缓坐于一旁。再度朝着看台下方望去,让的数人捧腹而笑出场的鬼坤听到前者的不耐烦。鬼坤也是渐渐收敛的走向硕大的水晶球旁。伸出一只略微苍老的手掌朝着硕大的水晶球一挥。口念咒语.......

    看着鬼坤语无伦次的念着咒语,

    “巫师!”站于广场中间的陈阳不经意的吐出两个字!

    “巫师?”炎云轻咦了一声!满脸的疑惑不解。对于巫师烟云还真是不了解,不管是炎云看过的《大陆秘史》,还是《山泉镇·记》都没有巫师的记载。

    索陈阳在吐出“巫师”之后,并没有一声不吭。

    “巫师!其实就是一种大路上不得外传的职业,凡是一旦开始这个职业都是要受到一个将要死亡的巫师的嫡传,不然普通人是无法继承这一个职业的。即使有一两个因为灵魂变异而有着巫师的特异能力。也是微乎其微,毕竟灵魂变异的成功率几乎为零。所以大陆上大多数的巫师都是得到上一个巫师临死前的嫡传。虽然,成为一名巫师是很坎坷的,一旦成为一名标准的巫师。将会受到各个城镇乃至整个国家的欢迎。因此,对于这个职业,无数人都是想要成为一名准巫师,但巫师可不是那么容易当的。基本上,每死去一个巫师也代表着另一个巫师的诞生。所以,整片大陆巫师的数量基本上是百年乃至千年不会变的。”

    听到陈阳行云流水的解释着巫师,炎云对于巫师着个新名词不再是那么陌生了!

    鬼坤倒背如流的将咒语一个个的念出,随着最后一个字的倾吐而出。硕大的水晶球里逃串的蓝光似乎受到什么束博,一点点的灭。看着水晶球的变故,鬼坤醇厚的嘴唇掀起一丝笑意。

    “第一个测试者!林铭!”看着鬼坤一脸的笑意。看台之上的二长老似乎明白前者的笑意,坦的将第一个测试者念了出来。

    对于这个名字,炎云在听到陈阳的解释之后当然也是不陌生。林铭!今年刚过六岁,并不是其他村子的人,而是山泉镇上四护卫的小儿子!自小聪明好学,别看他才仅仅六岁,但他小小的脑袋里装的可是数百本书呢!

    话语一出,黑压压的人群似乎纹丝不动,过了少许,站在前排的一个短小的影动了动,徐徐的向着硕大的水晶球走来,一双坚定的眸子向水晶球。

    “将左手贴到水晶球上。”鬼坤不温不暖的道。

    林铭照着鬼坤的话撩起红彤彤的小手,缓缓地贴到水晶球之上。硕大的水晶球顿时微微闪烁,原来还如水一般清澈的水晶球顿时闪现出几个闪烁着金光的字。

    “上品天力!低级中等体!”

    一更到~~~

    今天就一更!抱歉了~

    明天两更~(求推荐!收藏!打赏!)

    下午一更!晚上一更!

重要声明:小说《苍穹圣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