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初遇野兽,独角风狼!(求收藏!)

    温暖的欣阳缓缓的映而下,在欣阳而下有着一片茂密的山林,山岭虽不大,当却给人一种来自全乃至灵魂上的凄凉。这种凄凉并不是平白无故的,那是因为在掠过及片黄叶,便看到崎岖不平的山路。在这不平的山路上不是还看见一堆堆森森的白骨。也许就是因为这个的缘故才使得这一片如此凄凉。

    随着缓缓上升的欣阳钻进来自一排排树所形成的空隙中,旋即便看到一个长长地黑色的影从略而至。让刚刚皮飘落而下的泛黄的树叶再度腾空而起。狠狠地甩开了数十米。赫然便是赶往山泉镇的李护卫和炎云了。影一个仓促,一路上几乎没有停歇。

    欣阳渐渐升至正中,一丝丝淡淡的徐白气散发而出。直至山岭才渐渐收敛,毕竟山岭这有着数不胜数的树木。黑影再度袭来,依然匆匆不停,直至一个硕大的山坡,黑影这才缓缓地停了下来,随即便看到两道熟悉的影。

    “云儿,这块山坡我没有办法在背着你走了!就得你自己翻越了。”壮硕的黑衣中年男子微低着头说道。其实李护卫如果非要翻越这个山坡也是可以的,只不过那是独自一个人的时候。但是现在有了炎云变有些小麻烦。但也不是李护卫背着炎云就翻越不过去。这么说吧,李护卫如果真的想要越过这个山坡也就是十几秒的事。只是李护卫也想趁这个机会来考验一下炎云。

    这也不能怪李护卫,毕竟以前李护卫也带了许多孩子修行,大多数孩子都是一开始都肯定的要修炼。可刚一开始修炼哪一些些的事就出来了。但是李护卫也从来不怪这些孩子,因为李护卫是清楚的,修炼一件多么枯燥无味的事,毕竟李护卫也是从修炼过来的。

    “嗯!李叔叔。”炎云看着眼前着一个大山坡点了点头应到。听到前者没有丝毫的犹豫变时肯定的点头,李护卫露出一脸得欣慰。

    看似不大的山坡却有着数十米的高度,山坡全部是有累积的黄土形成。也许是应为过度的炽导致整个山坡没有一株草。这也使得翻土额的难度从本质上大大的提高。最为庆幸的是,山坡上并不是平整无缺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雨水的缘故,使得整个山坡没有一处是光滑的。到处是一个个陷下去的的小洞。

    “哗哗!”伴随着炎云一只手抓住洞肯,零碎的黄土沙沙的流了下来。掉落的沙土随着坡体缓缓滚落到炎云那早已被沙土染黑的的脸上,不时引起一阵呛咳声。炎云并没有过多的沮丧。昂起布满泥沙的小脑袋,望向快要到坡顶的李护卫。不低头一咬牙,随即另一只手再度扬起。“啪!”又是一阵泥沙的滚落。

    烈阳毫无急的疯,一屡屡仿佛蜕变一般的赤光犹如箭一般。凹凸不平的黄土坡静静地矗立与山岭中,躲开几缕刺眼的光束。映入眼连的是一个全黑衣的中年男子负手而立的站立与小破之上。精瘦的脸庞布满严肃的表

    “啪!到顶。”直至听到一声喘着粗气的音声。严肃的表这才缓缓消融,随之而来的是一抹惊喜。

    就在刚刚李护卫还想着,如果炎云没有爬上来就算了,毕竟炎云才是一个八岁的孩子。也的确,就如眼前的这个黄土坡,就算一般十二三岁的孩子也很难爬上。只要有这一份坚毅就行了。可是,直至炎云的一声低吟这才使得李护卫刚刚产生的念头立即打灭。

    看着炎云慢慢的爬上来,李护卫开始真的从内心来之灵魂上的认可眼前这一个看似八岁的孩子。正是炎云所表现的这一份坚毅使得李护卫都不由得感叹。

    两人没有过多的停留,只是为了让炎云休息一会。就在炎云真被起赶路时,忽然从背部感到一股冲击力。“啪!”瞬间激起了一股灰雾。感觉到这股来自背部的压力,炎云一阵错愕。旋即炎云的体飞到了几米外。就在炎云还没有晃过神来,“嚓!嚓!”炎云一旁的树丛中串出了两道灰色的长影。随即而来的是一阵死人心扉的吼叫。

    灰影整体呈狼形,高约一米,长约四五米。一条约一米多长的黑色尾巴左右摇晃不定。诡异的灰色毛皮上有着如流线型的毛,在其肚皮下还有这一大块的白色毛皮。与其他狼不一样的是在哪平滑的额头上一只青色的角最为显眼,独角整体仕呈直线型,直至再独角的顶端有这一点弯曲。一张似无边际的嘴里布满一颗颗锋利的狼牙,不时的还吐出一个不满血腥的长舌。随着吐舌而出,一颗颗硕大的连夜滚落下来。激起一阵呲呲之声。

    望到两头灰影传出,李护卫随即脸色一抹凝重。

    “独角风狼!三级野兽。”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倾吐而出。但却如同馨石一般沉重,要知道三级野兽就算放在山泉镇上也是会引起一阵宣闹,就算是现在的李护卫也不免一抹凝重。如果是一头独角风狼的话,李护卫可以肯定在几分钟之内将其击杀。但是现在仕两头,这也使得李护卫有些吃力。

    听到这一阵裂人心肺的吼叫,炎云着才从错愕中晃过神来。看到眼前这一幕,炎云不免一股股恐惧油然而生。然后看向李护卫,似乎李护卫察觉到炎云的目光。一声厉喝:“炎云!离这远一点。”

    见到从未严厉的李护卫,炎云也是知道其中的厉害。对于野兽,炎云也是多多少少有些了解的。野兽和普通的家畜可不一样的,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远远的超过前者。要知道一只野兽可是能够将数百只家畜要杀。曾经有一个牧农带着数百头山羊到山上吃草,不幸遇到一头野兽,在短短的数十分钟。凸凹的山上就只剩下一堆堆白骨。

    可以这么说,如果不是刚刚李护卫将炎云推开的话,或许现在炎云已经头破血流了。甚至早已一命呜呼。

    炎云安抚这伤口缓缓地从地上爬起来,随即一步一步的向后走去。就在炎云向后离去时,站在树丛旁的两头独角风狼似乎有所察觉。灰黑色的长尾一扫,旋即灰雾萦绕,瞬间弥漫开来。

    “要来了!”

    第九章到-----

重要声明:小说《苍穹圣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