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李护卫

    平和的星空再度恢复,一丝丝黑雾涌动在天际间,在硕大的黑幕中弥漫开来。广场在黑雾的笼罩下显得格外神秘,青色的铁铜像昂首为立。闪烁着蓝光的眼睛傲视星空,似乎有着某种特定的意识存于星空中,这种意识凌驾再整片空间。

    篬老的影瞬间消失在天际间,只留下一阵虚雾弥漫而开。。。。。。

    小镇静静的笼罩在黑雾中,随着一阵清风的徐徐迟来,撩起了几丝黑雾。新绕的小镇悄然浮现在眼前。再度甩开几缕烟雾,随即是一个粗造的黄土屋,黄土屋在山泉镇的西边的一个小伤坡上,静静的矗立在小坡上。

    黑雾四绕,烟雾笼罩,也许是因为时间过久的缘故,粗糙的黄土屋无的被岁月拉出了几条缝隙。虽然黄土屋布满了岁月的痕迹,但依然纹丝不动的昂驾小破之上。在黄土屋的门台上,一个约莫四五岁的青涩少年静静的坐着,少年一黑衣,灰溜溜的眸子不时的朝着小镇望去,一望无果,青涩少年不由得微叹了一口气。

    硕大的黑幕漆黑一片,没有一丝星光。伴随着一阵黑风的袭来,撩起少年泛绿的发丝,少年不说手抱腿,机灵的脑袋微微下浮。不时发出一阵瑟瑟之声。

    “哥哥!哥哥!哥哥!”少年再度探头遥望,随之而来的是一脸的兴奋。远处,稠密的雾气漂浮不定,在雾气的衬托下,一张与前者相比,少了几丝青涩,多了几分成熟的脸缓缓浮现。少年一脸震撼,在泛黄的袄子的映衬下,少脸的脸色似乎有了一些改善。此人赫然便是炎云(道歉!道歉!道歉!由于强几章早早就发了,并没有将文中的少年改成主人公的名子!与第一章起了矛盾,泥鼠在这里道歉了!)

    直到听到那熟息并带有几分稚幼的喊叫,炎云一脸的沉才开始渐渐消融,随即而来的是一脸的笑容。

    “怎么在外面呀?”炎云微微皱眉,佯作着严肃的表道。

    “等哥哥你呀?”青涩少年微微张着嘴,不时露出两颗稚嫩的虎牙。

    “等我干什么呀?外面多冷呀!”炎云微皱的眉毛渐渐收敛。

    “等哥哥一起睡啊!我一个人睡不着!”青涩少年故作委屈的看向炎云,机灵的脑袋像左拉出一个轻微的弧线。

    “外面多冷呀,以后不许在这样做了!知道了吧!”炎云刚收敛的眉毛,顿时再度皱起。其实炎云也不想对着青涩少年故作严肃,只是不知道为何每次看到青涩少年,炎云就不自觉的摆起了一副严厉的神态。不是炎云讨厌弟弟,可以这么说,在炎云的心里永远都把这两个人排在首要的地位,一个是母亲,另一个便是弟弟。至于为什么炎云一见到弟弟就会摆出一副严肃。也许是因为太过喜欢弟弟的缘故吧!同样,在弟弟的眼里,不论炎云多么严肃,严厉。炎云在他的心里从来就没有动摇。

    听到炎云的话语,青涩少年立即睁大那灰溜溜的双眼,两只手抓住炎云的左臂使劲的摇晃。佯作一副撒的样子。

    “不冷!不冷!”

    见到青涩少年这番佯作,炎云将那微皱的眉毛瞬间加紧了,漆黑的眸子有点泛白。见到炎云那严厉的神,青涩少年嘟溜溜的大眼睛吃满了委屈感。机灵的小脑袋不由得微微低下。青涩少年一阵自责。

    望着青涩少年一脸的委屈,炎云一股莫名的刺痛从心间涌动而出。

    “呵呵呵!别那样,我和你开玩笑的啦!”炎云一脸的喜悦。见到前者的一副笑容,青涩少年一脸的委屈也瞬间溶解了,随之而来的是两颗虎牙的迎合。

    “我就知道哥哥最好了!”箐色少年两手再度握起炎云的手臂。一股炙的气息弥漫开来。其实炎云心理是知道的,之所以弟弟会在着么晚还在外面等他,就是怕自己一个人觉的孤单,所以弟弟才冒着寒风在此等候自己。虽然炎云经常摆上一副严肃的神,但青涩少年早已就适应了,依旧不时给炎云带来一次次的小震撼。也许是因为着一次次小小的震撼,才酝晾着炙的兄弟吧!

    “母亲睡了吗?”炎云轻声询问道。少年睁着嘟溜溜的眼睛点了点头。

    黑雾渐渐变得稀疏了,似乎再过几个时辰整个黑幕将会变亮了。远处的黄土屋前,两个高低不同的少年正在垫着脚步向着荒土屋内走去。

    “轻点!比吵醒了母亲!”炎云微微张了张嘴。青涩少年连忙点了点头,再度露出尖锐的虎牙。

    “是云儿回来了吗?”就在两人刚刚踏进门台半步,从黄土屋深处传来一个妇女的喊声。

    “母亲!你醒了!”炎云收起踮起的脚步,缓步走向屋内,旋即映入眼帘的是在黄土屋正中的一张破旧且泛黄的方桌,方桌四周有着几张用木头和钉子人工顶做的圆凳,在方桌的上方有着将里唯一一个能都看看的山水画。除此几样,黄土屋变没有在可以汝阳的家具了。走到屋里,变看到一张用一块长方形的。上面用一些草简易的铺在上面,一个看似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躺卧在草上,无力的眼神死死的朝着屋外望去。不是传来一阵咳嗽声.

    “咳咳!!!!”

    又是一阵人心弦的剧烈咳嗽!

    “娘!快躺下!”炎云听到母亲嘶声裂肺的咳嗽声,炎云顿时两眼一阵潮湿。一旁的青涩少年也有着一丝丝闪烁。

    炎云阻止着潮湿将炎母慢慢的安抚倒上。

    “云儿!你去哪了?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刚刚躺上,立即变开始询问起。听到炎母的询问,炎云顿时一愣。

    “我去。。。。。。”见到炎云的犹豫不决,炎母枯黄的脸微微变了变。

    “是不是又背着我去买药了?咳咳咳!”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

    “不是的,不是的,我是去。。。。。。”又是一阵沉默,这也难怪,炎云自出生起变一直呆在母亲旁,从为出过远门。也从来没有向母亲撒过慌,即使一两次破不得以。也会使得自己慌乱不定。

    “你一定去了!我说过多少次,我的病过几天就会好的。不需要买药的,你怎么就是不听呀!”炎母无力的叫道。

    “我真的没。。。。。。”话还没说完,顿时。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伴随着一阵长长地撕心裂肺。炎母的脸色一片仓白。

    “娘!娘!我以后再也不不听你的话了!”看到一脸苍白的炎母,炎云立刻变喊道。旋即一阵潮湿用上心头。

    “是呀!娘!个以后再也不会了!”一旁的青色少年哭喊到,一个个硕大的泪珠缓缓滴落。

    见到两个孩子的哭泣,炎母心头一,枯黄的眸子顿时变红,随即一串的泪珠滚落下来。见到炎母泪珠滚落而下,青涩少年向前一拥,变扑到了炎母怀里。看到青涩少年的扑泪而来,炎母随即伸出左臂将青涩少年抱起。一只早已因为岁月而枯黄的手撩起青涩少年微微泛绿的黑发。

    “娘!娘!娘!”青涩少年再度以泪洗面。

    旋即炎母另一只手将炎云搂住,三人抱头而哭,这一夜注定是个不平静得夜晚。。。。。。

    竪,一缕欣阳照着大地。远处的小镇在欣阳的浸润下,显得格外亮眼。躲过几缕阳光,一个布满痕迹的黄土屋浮现。

    就在黄土屋的一旁的小丘之上,忽然,一道残影卷席而至。

    “云儿!小凡!”

    ***********************************************************************************************************************************多多给力!多多给力!****************************

    **************************************************************************************************第四章到;

    新书刚刚上传!希望读者们多多推荐!

    只有得到你们的推荐!泥鼠才会有力量写书!

重要声明:小说《苍穹圣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